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526章 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邢不霍定定的看着她,睿眸漆黑如墨,“怎么了?”

    “演戏中的你,让我觉得好像是另外一个人,我觉得很恐慌,很不安定,更不安心。”白雅直白的说道。

    刑不霍打量着她,把她拉到怀中,“等我,等我一段时间,你知道,现在的我们一有不对,就会有危险。”

    “你知道有危险还做那些事情,你是分分钟把自己推到风头浪尖上。”白雅生气的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可能看着你和其他男人离开,即便我死。”刑不霍确定的说道,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白雅巴望着他,眼睛发红,“我和你之间,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我也可以为了你去死,要不是冷销告诉我你还活着,我早死了。”

    “我们不说这些了好吗?好不容易见上一面的,非要在争吵中度过吗?”刑不霍拧眉道。

    白雅直直的看着他,他沉眸的模样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难道是她多想了?

    手机响起来,她看是苏桀然的电话,看了邢不霍一眼,走到边上准备接听。

    邢不霍在她身后抱住她,低声道:“小雅,我没有安全感。”

    白雅的心一颤,隐隐的发疼。

    或许,真是她错了。

    她在责怪顾凌擎不信任她,冲动的时候,是她自己的行为让他不信任和冲动。

    白雅挂了电话,转过身,看向他,亲吻了下他的嘴唇。

    刑不霍看向她。

    白雅扬起笑容,“我以后一定三思而后行,不会再这样了。”

    邢不霍也露出笑容,朝着她的嘴唇上吻下来。

    白雅推开,“还有正事没做,我回个电话给苏桀然,是公事,一会详细跟你说。”

    邢不霍拧起眉头,但,并没有阻止她。

    白雅打电话出去。

    “小雅,我拿到了录像,一会发给你,跟你判断的一样,盛东成果然把责任全部推给了沈傲。”苏桀然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气愤,抑郁,和压抑的悲伤。

    “我刚才在回来的路上重新思考了下,拿到了录像,即便让沈傲知道,只会挑拨他们的关系,让他们相互防范,因为利益相互捆绑,要想瓦解,还有难度,最后,他们达成平衡牺牲的,就是你。”

    “这点,我也想到了,小雅,以后记住我好吗?我有些累了,还有,天天麻烦你帮我照顾。”苏桀然疲倦的说道。

    白雅听出他的意思,鼻子有些涩涩然的。

    生命很脆弱,什么时候就没有了。

    她爱过苏桀然,恨过苏桀然,但,除了顾凌擎,她不想欠任何人。

    “天天你自己照顾,你的牺牲没有任何意义。”

    “我只要以盛东成的名义刺杀沈傲就可以了,那样,这两大巨头,同时会被毁灭。”苏桀然说出自己的计划。

    “就算你杀死了沈傲,你觉得别人会相信你是盛东成派过去的吗?盛东成有的是能力狡辩,你杀死的只是一个没有实权了的沈傲,再说,这个时候,说不定沈傲和盛东成已经设计好了天罗地网让你跳。”白雅分析道。

    “你希望我怎么做,你说,我做,以前我从不听你的,现在我全部听你的,你有你想要守护的东西,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刚好,我们想要打败的人,都是一样的。”苏桀然沉声道。

    “你最好躲在一个盛东成和沈傲发现不了的地方,找到你妈藏起来的证据,那些证据找到了,直接放在网上,让公民来审判他们的罪行,另外,我这边也在一根根的拔掉盛东成的爪牙。”

    “好,我都听你的,小雅……”苏桀然停顿下。

    “嗯?”白雅等着他说。

    “别爱上刑不霍。”苏桀然提醒道。

    白雅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转眸,看向邢不霍,确定的说道:“我只爱顾凌擎一个人。”

    苏桀然再次停顿了好久,没有再说话,把手机挂上了。

    刑不霍眼神冷了几分,微微拧起眉头,“你对他还有感情。”

    “我不想他为了我做什么,那样会让我觉得负担。”白雅解释道。

    “他不是为了你做什么,而是为了他自己,现在盛东成和沈傲都是他的仇人,是你在帮他报仇,怎么变成他为你牺牲了,我倒是要说你愚蠢还是单纯,被他玩的团团转。”刑不霍生气的说道。

    白雅望着邢不霍,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争吵。

    她心里明白的,苏桀然的城府很深,他当初为了对付邢霸川可以娶不爱的她,忍了二十几年,同样,为了能够对付沈傲和盛东成,他也可以忍耐二十几年。

    她说这些,刑不霍肯定会生气,觉得她在帮苏桀然说话。

    她心里明白就好了,不亏欠就够了。

    走上前,抱住邢不霍,柔声道:“所以,你赶紧回到我身边,没有你,我不行的。”

    刑不霍顿了顿,所有的愤怒烦躁,瞬间烟消云散了,喉结上下滚动着,睨着她那双剪水般的双眸,腹部有些紧绷,捏她的鼻子。

    白雅打开他的手,“干嘛啊?疼的。”

    “我今天不走了,在这陪你。”刑不霍说道。

    “你会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吗?”白雅试探性的问道。

    刑不霍拧起眉头,犹豫着。

    白雅巴望着她,等着他说。

    “一,如果我还是以顾凌擎的身份出现,盛东成更忌惮我,我不想你跟着我过提心吊胆的生活。

    二,冷销那边我不担心,他听你的,我可以和你沟通,所以能够保存实力。

    三,我换个身份去外交部,可以稳定自己的实力,收集沈傲和盛东成做恶的证据。

    四,两年后总统重新选举,我能顺利的登上位置,对盛东成和沈傲反杀。

    我本来应该装作不认识你,可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你,关注你,担心你,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见你,想把你安排在自己的身边。”刑不霍解释道。

    “你是顾凌擎的事情除了我,还有谁知道?”白雅问道。

    “邢商,我父亲曾经救过他,我说的父亲不是指顾天航,所以,他值得我信任,军区那次刺杀事件我能顺利迷惑住敌人,也是在他的帮助下,军区里面有盛东成的人,所以我连冷销都不敢告诉。”刑不霍解释道。

    白雅明白了,紧紧的抱住了他,“对不起,我还怀疑你不是顾凌擎,我好怕你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