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588章 不要只剩下她一个人
    “嗯。”白雅应一声

    “对了,现在财务部部长的职位空缺,很多人都对着这个职务虎视眈眈,这个位置也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顶多拖到明年开年,你是怎么想的?”刑不霍继续问道。

    白雅停了下来,表情也凝重了一下,看向刑不霍,说道:“这个位置可能会通过选举的方式,因为觊觎的人太多了,我们的人,也不一定上的去,这件事情我也是想和你商量的,我想搞个大事件,但是……”

    白雅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刑不霍问道。

    “上次艾伦的事件虽然成功的把盛东成拉下马,再来一次大事件,我也担心A国在国际上的声誉,如果导致A国币贬值,就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有些,下不了手。”白雅思索着说道。

    刑不霍露出宠溺的笑容。

    白雅不仅秀外慧中,温婉多情,聪明睿智,还非常的善良。

    她的善良隐藏在坚强的外表下,只是不经意的流露,已经让他心动的不能自已,她能心系天下的。

    顾凌擎运气真好,能够那么早就认识她。

    “这个简单,Y国是A国的友好国,一直以来,都是A国在资助Y国的经济发展,除了国债外,还输送了不少的人才,建筑,电力,化学,科学,医疗,教育,甚至是马路,说他是A国的附属国一点都没有问题。”刑不霍说道。

    “这件事情我好像听说过。”她之前不关心这些,可现在,不得不关心这些了。

    “Y国是多党制,政权斗争一直很强烈,如果这个时候发生内战,势必会损毁很多基础建设,A国除了决断要站在哪方外,还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涉及到资金那么A国的企业大佬们就有话语权了。”

    “要说钱,盛东成有,沈亦衍也有。盛东成为了洗白,肯定会出大量的钱。”白雅猜测道。

    “盛东成的钱是明的,他家族毕竟有那么多的企业,顾氏的钱也是明的,也有企业在那边摆着,沈亦衍的钱却是暗的,他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把钱拿出来。

    盛东成拿出再多的钱也只是洗白而已,要恢复财务大臣的位置一年之内不可能。那么,有话语权的就是你。”刑不霍建议道。

    “这样下来,我的人不仅能够做上财务部长的职位,也能树立A国的国际上的声望,只可惜了Y国那些老百姓。”白雅垂下了眼眸,想起了古法大师说过的,她要成为人上人,必定踏着无数人的尸体,沾满鲜血。

    她不想,她是人,那些也是人,她没有高人一等,心里有些负担.

    人,不能多想,太了解人性,反而觉得悲凉。

    “我的人去协调的时候,会让他们不要殃及百姓的。”刑不霍承诺道。

    “居无定所,硝烟弥漫,如何不殃及。形式的发展,也很难控制吧。而且,内战中,A国也是不能参与的,你看XL国打仗,打了五六年了,还没有结束。”白雅趴在了桌子上。

    “放心,我保证,这次战乱时间会很短,顶多几个月,我有办法的,相信我。”刑不霍柔声道。

    他每次都说相信她,她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

    “凌擎,我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会。”白雅轻轻柔柔的说道。

    邢不霍直接走过来,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我明天凌晨走的时候带一箱子试卷走,白天的时候可以帮你批。”

    白雅依旧环着他的后劲,“你白天还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我这里没有关系的,我慢慢的批,有点事情做,我也不自于那么想你。”

    刑不霍扬起嘴角,露出潋滟的笑容,“你想我啊,哪里想?”

    白雅的脸红了红。

    上次她答应帮他那什么,他最后拒绝了,自己去洗手间里解决了。

    她和他确实好久没有了。

    “我很快就三个月了。”白雅含蓄的说道。

    刑不霍深深的看着她,“嗯,不急,你先睡会,我批卷子,睡醒了一起吃饭。”

    白雅靠在枕头上看着他,“明天就是周一了,如果不忙,过来吃晚饭,我做你最喜欢吃的梅菜扣肉。”

    “好。”刑不霍回到椅子上,继续帮她批卷子。

    白雅巴望着他,很累,但是,就是舍不得闭上眼睛。

    希望,她和他之间不要再有事了,顺利的报仇,顺利的离开,以后,全家幸福的在一起,她想小延。

    “睡吧,我又不走,每天都能见面的。”刑不霍柔声道。

    白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均匀的呼吸着。

    刑不霍关掉了音乐,过来帮她盖好被子,继续批卷子。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顾凌擎,他一个人被困在只有是平方米大的孤岛上,周围没一棵树,四周环海,他就那样深深的看着她,有好多话跟她说。

    但是,她就是听不见,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她的心突然好痛,沉重的悲哀像是潮水一把从心口涌出来。

    突然的,刘爽就站在他的身后。

    白雅的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喊道:“不要,刘爽,不要。”

    刘爽把顾凌擎从岛上推了下去,又带着绝望的,凄凉的笑容看着她。

    她觉得很无助,跪在了地上,“刘爽,不要,不要。”

    刘爽没有听她的,从岛上也跳进了汪洋大海中。

    岛上,只剩下了她,孤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好难过,想都没有想,跳进了海里。

    可,心,依旧好痛,呼吸都困难,睁开了眼睛,枕头已经湿了,入目的是刑不霍那张担忧的脸,“怎么了,小雅,做噩梦了?”

    白雅抱住了刑不霍,哽咽的说道:“我梦见你死了,刘爽也死了,我看到你们死了,一个人好孤单,跳进了海里,跟你们一起死了。”

    刑不霍眼中流淌过一道异样的深沉,宽慰道:“我不会死,要死,我也死在你的后面,不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着,梦都是相反的,看你傻样。”

    对啊,梦是相反的。

    他还活着,刘爽还活着,可是,只是想到,她就觉得悲伤。

    她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不想再经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