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659章 你死了,我也死,就这样。
    他强烈的雄性气息似乎要把她给吞噬。

    白雅被吓到了,没有给他回应,还有,她有心事,但是怀疑他太多次,她再说出口,就太伤感情了。

    他啃咬着她的嘴唇,进入她的口中,舔着她的舌头,再往里面吸,吞咽,再上下挑着她的舌尖。

    白雅脑子里很乱,回忆他接吻的方式是不是有所不同。

    他以前的吻是直接的,强势的,霸道的,张扬着,充满了力量的爆破,让她无法拒绝的。

    可现在的,更多的是挑逗。

    她一想到他可能不是顾凌擎,就有些害怕,整个人都瑟瑟发抖,推他。

    他拧起眉头,眼中惶恐不安,搂的她更紧,吻也霸道了起来,不是之前的调了,而是不容抗拒的渴望。

    这,又像顾凌擎了。

    她用力的呼吸,他的气息也很清冽干净,如同阳光散在草地上的气息。

    她有些恍惚,闭上了眼睛,回吻了他。

    他激动的,也像是安定下来,吻着不放开了,吻了有十分钟之久,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她。

    白雅看出他心情不好,“你怎么了?”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刑不霍问道,抱起了她,朝着床上走去。

    白雅垂下了眼眸,轻声道:“因为生气。”

    “生气我没有按照约定的做?”

    “生气你不顾自己的安危,如果你要把所有矛盾引过去,假死还有什么意义?” 白雅反问道,拧起了眉头。

    “但我不能看着你有危险,左群益杀人前有一个动作,他会抚摸尾戒, 我朋友明天才会来,用最快的速度让别人知道你们交往了,也需要半个月,才不会让别人怀疑,你太危险了。”刑不霍沉声道,把她放在了床上。

    “你就不危险吗?”白雅眼圈红了,“你死了,我是活不下去的,但,我死了,我知道你比我坚强。”

    “你死了我也死。”刑不霍沉声道,坐到了床边。

    白雅眼眸一颤,望着他,不说话了。

    可是,他看到她眼中的水雾在流淌,没有哭,却格外楚楚动人,好像仙境中的雾气,又像是江南的烟雨。

    笼罩在他心头的感觉也是湿湿的,格外的动容。

    之前不碰她,他还带着道德的底线,她毕竟是他弟弟的妻子。

    可,顾凌擎要是死了呢?

    他害怕她也跟着去了。

    他想让她爱上他,并且隐瞒一辈子,这样,她就会在他的宠爱下好好的活着。

    而且,在和她接触中,他越来越发现他爱她已经无可自拔。

    她的性格不活泼,却灵动,内向,但是每一句话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很温柔但坚韧,很坚强却也柔弱,明明善良到手下受伤都会难过,却为了爱可以站在前线上阵杀敌。

    她的每一个点他都喜欢,她的一颦一笑他都铭记。

    他甚至庆幸,顾凌擎可以遇见她,让他因此也遇见了她。

    “小雅,你三个月有了吧?”刑不霍沙哑的问道。

    白雅微微一怔,她知道他问的是她怀孕的时间。

    她有三个月了,可以发生夫妻生活,但……心里还隐隐的抗拒。

    刑不霍看出她的反应,亲了下她的嘴唇,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别拒绝我。”

    白雅的心里有疼痛的感觉。

    这句话,很久很久之前,他就和她说过。

    那个时候,她还是苏桀然的妻子,回忆,瞬时全部涌进了大脑。

    她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她还记得她被绑架了,顾凌擎出现的那个瞬间,她也记得她被绑架切断小指,顾凌擎也切断小指陪她,也记得那次爆炸,他死都不忘记要救她。

    眼泪滚落了下来,点了点头。

    刑不霍笑了,他是激动的,兴奋的,心情无法言语的,吻了她的眼泪,全部吃到了口中,咸咸的,涩涩的,慢慢的移到了她的嘴唇。

    他先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精壮的上身。

    她手指抚着他的机理线条。

    她对顾凌擎的身体是熟悉的,哪里有疤,哪里有痣,确实,一模一样的,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能这么像,是她不应该再胡思乱想的,主动吻到了他的肌肤上。

    她只是轻轻的吻了他的肩膀,他就觉得有股电流在身体里面乱串,那种感觉很奇妙,想要更多,所以,他没有动。

    白雅看他只是温柔的看着她,没有继续,有些不解。

    刑不霍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低头,深深的吻了她,柔声道:“我喜欢你吻我。”

    白雅的脸红了,在昏暗的灯光下,却明媚动人。

    她沿着他的机理线条轻吻,有时会停留,吸了一个红红的痕迹,刑不霍难耐的低哑出声,她脸更红了,颤巍巍的去解他的皮带,却怎么都解不开。

    他按住她的手,掰开了卡头。

    她很少有主动的时候,以前也这样,性子比较内敛,又容易害羞,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

    他还是没有动,迷恋的看着她。

    她亲吻了她的腰肌。

    “小雅,帮我脱下来。”刑不霍哑声道,在夜间,多了几分蛊惑。

    她吐了一口气,脸上温度烫的有些缺氧,握住了他的裤腰,还没有脱下来呢,就可以感受到他的火热气息。

    他手里突然响起来。

    她吓了一跳,松开手。

    刑不霍烦躁的拧起了眉头,拿出手机想关机,可看到来电显示,他犹豫了下,踏下床,接听,口气很差的问道:“什么事?”

    白雅看他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很差,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挂上了电话,不舍得看向白雅,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下,“小雅,我有急事要先走。”

    “怎么了?”白雅担心的问道。

    “放心,我可以解决。”刑不霍微微一笑。

    她知道,他不想说,也就不问了。

    他快速的穿上衣服,在她的脸上再次亲了一下,嘱咐道:“别太累,我明天可能不能过来,注意休息,有事再打电话给我。”

    白雅点了点头,看他神色紧张,急匆匆地走开。

    他那边的事情应该很棘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和他,从无话不说,又变成了现在这种相互隐瞒和不信任的状态。

    大家好,我是秦汤汤,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 情话书屋,听小说改编的广播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