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696章 有你在身边,我才更不想死
    突然的,刑不霍看向门,狐疑的拧起了眉头。

    白雅看出异样,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有两拨人,进行了激烈的混战。”刑不霍猜测性的说道。

    “是你的人吗?”白雅问道。

    刑不霍摇头,“我在这里只有四个人,恐怕没有这么大的火力,不知道是谁的人。”

    白雅握住了刑不霍的手,扬起温和如水的笑容,“反正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无所畏惧。”

    刑不霍也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扬起笑容,“有你在身边,我才更不想死。”

    说到这个,就有些伤感了,因为,有时候生死,并不是自己决定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二十分钟后,外面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好像已经风平浪静了一般。

    白雅看向刑不霍,“结束了吗?”

    刑不霍犹豫了会,点头,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来的人,是敌,是友。

    敲门声响起

    刑不霍和白雅两个人下意识地都后退了一步。

    “里面有人吗?我是江行聿。”

    “江行聿?”白雅压根不认识这个人。

    刑不霍是认识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眼睛小小的,不大,脸型长的很好看,比较阴柔的感觉。

    “刑不霍,是你?”江行聿很诧异。

    刑不霍更诧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这段日子一直在B国,我的人汇报说,沈亦衍的人来了,我的人就一直跟踪到了这里,看到他们各个拿着枪,进行了枪战。我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出手了,我没有想到是你,你怎么惹到沈亦衍了。”江行聿好奇的问道。

    “你说那些人是沈亦衍的人?”刑不霍更震惊了。

    江点头,“其中一个我之前跟他交过手,所以知道是沈亦衍的人,他为什么要杀你?”

    刑不霍愤恨的说道:“我也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我的人没事吧?”

    “我来的时候看到你的人已经被全部杀了。”江行聿抱歉的说道。

    白雅锋锐的审视着江,“你敢确定那个人是沈亦衍的人吗?”

    “我敢确定,我之前跟他交过手,有派人盯着他,所以他一进B国,我立马就知道了。”江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个人叫什么?”白雅紧跟着质问道。

    “吴迪。”

    白雅不说话了,这个人她有点知道的,当初刘爽去无形的时候,他作为沈亦衍的心腹侍卫跟着去的。

    她为了保护刘爽的安全,对每一个去的侍卫进行了调查。

    吴迪,刑不霍也是知道的,一直跟在沈亦衍的身边的。

    他握紧了拳头,快步走出去,回到了别墅里面。

    别墅里到处是子弹扫射过的痕迹,他的人死在楼梯上的,地上的,厨房口的,还有沙发上。

    他眼中腥红如血,隐隐的迷蒙上一层潮湿的雾气,放射毁天灭地的杀气。

    白雅看着死去的战士们,心里也不舒服,默哀的站在了刑不霍的旁边。

    “你还觉得,沈亦衍会放过我们吗?他比他的父亲更加的残忍,他的父亲不懂的伪装,他却懂。”刑不霍悲伤的说道,胸口剧烈起伏着。

    白雅知道他难过。

    这些人因为她死,她也难过。

    但,她比他多了一层理智,握住了刑不霍的手,“先别冲动,等一切调查清楚再说,表面的,未必就是最真实的。”

    刑不霍甩掉了白雅的手,很不淡定的反问道:“还要怎样才真实?左群益一去F国就被他控制起来了,虽然飞机上的炸弹是左群益放的,但我不觉得沈亦衍会毫不知情。”

    “那是他不知道你是顾凌擎。”白雅解释道。

    “那我就当他不知情,这次呢?吴迪可是他的心腹,他那么精明的人,会把敌人的人留在身边?”刑不霍尖酸刻薄道。

    “正因为他太精明了,他怎么可能派身边的人来杀你,他大可以请雇佣兵,或者他在X国从来都没有露面过的人。”

    “你在帮他说话。”刑不霍更不淡定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被别人利用,成为别人可以摆布的棋子,我们应该做的是沉得住气,即便是沈亦衍做的,你也应该不要在面上显露出来,不然,死的依旧是我们。”白雅提醒道。

    刑不霍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下。

    他垂下了眼眸。

    白雅说的是对的,即便是沈亦衍做的,也不是他能撕破脸的时候。

    他越是激动,只是加快他的灭亡。

    他得更加的理智。

    白雅看他渐渐平静了下来,松了一口气,“我们一起调查,先从吴迪开始,我相信很快就能知道真相,到底是邢商做的,还是沈亦衍做的,还是其他人,不急,急也没有用。”

    刑不霍伸手把白雅抱在了怀里。

    好久。

    他一句话都不说。

    因为靠的太紧,她能感觉出他的心脏跳的飞快地,胸口也不断的起伏着。

    她知道他难过,他气愤,他在强制性的压制自己的情绪。

    纾蓝被炸伤了脸,她就恨不得左群益身败名裂,何况,顾凌擎看着战友一个个死在他的面前。

    她闭上了眼睛,眼泪流了出来。

    刑不霍感觉脖子上的潮湿,红着眼睛看向白雅,对上她剪水般的眼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这样让你很担心吧,对不起。”刑不霍心情平静下来了很多。

    “说不担心是假的,很想为你做什么,你的人,是先安葬了,还是送回他们家人的身边。”白雅问道。

    “他们都是孤儿。”刑不霍哽咽的说道。

    白雅的眼眸又潮湿了,黄豆大的泪水,滚落下来。

    人的命,真的好脆弱,说没有就没有了。

    年纪越大,经历的生老病死越多,越觉得悲伤,索性,不去思考,才会快乐。

    “凌擎,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不让自己受伤,珍惜每一天的生命。”白雅哭着说道。

    “即便我死了,你也要替我继续活下去,看更多美好的风景。”刑不霍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个问题,她不想说。

    她有她的固执。

    她能好好的活着,前提是他也好好的活着,不然,每一天都是生不如死。

    大家好,我是秦汤汤,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 情话书屋,听小说改编的广播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