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727章 她能做得,是尊重
    白雅也开心。

    他坐回了轮椅,白雅推着他回去。

    刚推开门,可能是推门声有些响,守守翻了个身,咿呀咿的哼哼了几声。

    白雅担心守守,去拍了拍它,回头要去扶顾凌擎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上了床。

    顾凌擎总是那样,承担起一切,却不想给人一点负担。

    她也爬到了顾凌擎的病床上。

    他的床只有一米五乘以两米。

    她蜷缩在他的怀里,心里却是甜甜的。

    明明今天是他第一天醒过来,但是她却觉得他好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样。

    今天真的是有点累了,心也舒服了,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睡着了。

    但好像还没睡多久,就听到了守守的哭声,她立马醒过来。

    顾凌擎也睁开了眼睛,看到白雅把守守抱起来。

    守守被抱起来后,还是哭,白雅估计是尿尿了,赶紧帮守守换好了新的尿不湿,给守守调了奶。

    守守看到奶瓶,突然的就不哭了,捧着奶瓶叽嘟叽嘟的吸了起来。

    白雅看了一眼时间,才睡了半个小时,抱歉的看向顾凌擎,“对不起,吵到你睡觉了吧。”

    顾凌擎摇头,他从床上起来。

    白雅立马跑过去扶他。

    顾凌擎坐到了轮椅上,用手势做了手机的意思。

    白雅明白了,立马把手机递给顾凌擎。

    “我都睡了一年半了,不想睡,我去做会复健,一个小时后回来。”

    “我推你去。”白雅说道。

    “你照顾守守就好。”顾凌擎编辑道,把手机还给了白雅。

    白雅看着他倔强的背影,想起那个时候,他们的飞鹰里有一个士兵断了双腿的事情。

    他们这些军人,大多都是独立而又坚强的活着,意志力是别人的几十倍。

    她能做的,就是尊重。

    敲门声响起。

    “进来。”

    医生走进来,“夫人,总统大人吩咐,把这个病房改造下。”

    “嗯?”白雅一时没有明白刑不霍是什么意思。

    “总统大人说,既然顾先生已经醒过来了,就不用单独睡病床了。”医生微笑着说道。

    白雅明白了,刑不霍还真是想的很周到。

    “他现在人呢?”

    “他在你们去做复健的时候就离开了,说了,不用打扰你们。”医生说道。

    白雅的眼中流淌过波动。

    刑不霍是一个好哥哥,至少从他出现到现在,一直在付出着。

    她却有些绝情,她和顾凌擎的安全有他庇护着。她却想的只有和顾凌擎的小世界。

    对刑不霍,是有内疚的。

    就像家人之间的争吵,明明对方错了,说了话伤害了对方,看起来赢了,却被内疚缠绕。

    其实,输了,才够坦荡荡,受点委屈没什么,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内疚,是另外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情绪。

    白雅拨打了电话出去给刑不霍。

    刑不霍那头接听了,笑着问道:“房间布置好了吗?”

    他语气轻松,轻松的好像忘记了她拒绝他的事情,还是一位沉着稳重的好哥哥。

    白雅的心里微微发疼,声音柔了下来,“你本来希望我帮你什么?”

    “呵呵呵。”刑不霍明朗的笑了,“帮我照顾好我弟弟吧,还有我的侄子。”

    他越是这样,她越内疚,换了一种方式问道:“你遇到什么困难了?”

    “就是乱七八糟的这些事情,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权位越高,需要做的事情就越多,而且,也越复杂。

    我有点后悔了,要是现在的沈亦衍是总统,没有了内忧外患,他应该会比我做的更好,但是,我身后有那么多支持我的人,我没有了退路。

    我只想在我在位期间,多做利国利民的事情,不枉费我做回老大。”刑不霍笑着说道。

    白雅的心更酸了,她不想刑不霍有事的。

    “我以前认识一个古法大师,他算命很准的。”白雅说道。

    “我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好了,我马上就要到总统府了,你好好照顾凌擎,凌擎虽然醒了过来,但是还要一段时间的恢复。”

    “小心冷销,如果可以,把冷萧拥有的权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否则,他就是下一个盛东成。”白雅提醒道。

    刑不霍愣了一愣,“他做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吗?”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的眼里没有忠诚,只有自己的权力,昨天可以背叛顾凌擎,明天为了更上一步,他就会背叛你。”白雅清冷道。

    “苏正今年已经退休了,左群益也绳之以法了,下周会进行副总统的选举,冷销来找我,想做副统。我也为这件事情烦恼。”刑不霍声音低沉了下来。

    “这没什么好烦恼的,明升实降,冷销的实力来自于军区,他做了副总,掏空他的实权,对你反而是好事。”白雅说道。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所以,想要你们帮我的,凌擎毕竟之前管理的就是军区。”刑不霍说出了他的想法。

    白雅明白了,“凌擎现在身体还没恢复,而且,目前还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军区的管理很费神,费力,而且,你们同为双胞胎,都管理着国家重要部门,恐怕,也会让人诟病,我有一个人推举。”

    “谁?”

    “苏畅浩,他原本也是特种军区出生的,虽然是苏正的儿子,但是他人品很正,也没有多大的野心,关键是,他的管理能力,处事能力都很强。”白雅推荐道。

    “但是他现在已经是空军部的首长了,如果让他再管理特种军区,会不会给的权势太大呢?”刑不霍担心,也在权衡。

    “这是应急方案,而且,苏正是原来的副总统,所以,选他的儿子来接手冷销的军区,你对冷销也有合理的解释,不至于把矛盾引到自己的身上,至于空军那边,你如果忌惮苏畅浩,可以再选拔你的人接手,这些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懂。”白雅建议道。

    “好,就按照你说的做,还有一个人,苏桀然,你觉得我重用他怎么样?”刑不霍询问道。

    白雅脑中闪过苏桀然最后的样子。

    他说,他爱她,她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