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738章 你是我唯一失算的
    “美国那边已经发了消息出去,但是吕伯伟没有出来,A国这边也发了消息出去了,吕伯伟也没有出现,这样宣传下他还不出现,要么,已经死了,要么,不会再出现了。”刑不霍沉重道。

    “我一定要找到他的,那个病毒和解药,你有秘密研究了吧?”白雅哽咽的问道。

    刑不霍听出异样,回头看她。

    白雅的眼睛更红了,眼神却坚定,有似乎有氤氲的雾气在眼中流淌。

    “有,怎么了?凌擎他……”刑不霍不愿意想。

    “我答应过他,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再自暴自弃,但是,我想尽一切的努力。”白雅笑着说道。

    眼泪唰唰唰的流。

    “凌擎他到底怎么了?”刑不霍凝重的问道。

    “他不想我们知道,我们就当作不知道。”白雅说道。

    说完,她的情绪没有控制住,哭出了声音。

    刑不霍也心疼她,默默的递了纸巾过去。

    白雅接过纸巾,想起视频里顾凌擎擦血的画面,心好疼。

    在基地的时候,他从不要人扶,也不要人帮忙,更不给人负担。

    他什么事情都自己做,还帮她带守守,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

    她知道他有心事,但是不知道他的心事是隐瞒了自己的病情,怪不的,他经常一个人躲起来。

    是她不想给他负担,想要按照他想要的去做,结果……

    原来他病的那么重,她却不知道。

    “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刑不霍问道。

    “我不一定要找到吕伯伟的,当年吕伯伟被救活,主要原因是只有他知道生化武器在哪里,也就是说,能够找到那个秘密的科研组织的人,是当初想要知道生化武器的人。我只要对外宣称,生化武器在我这里,他们就会自动找上来。”白雅理智的说道。

    “你这样太危险了,想要得到生化武器的人太多。”刑不霍担心道。

    “我不怕危险,不怕死,我只怕不能和他在一起,如果我死在了他的前面……”白雅没有说下去。

    她也怕顾凌擎难过和自责,她舍不得他伤心,改口道:“我不会死的,他们要的是生化武器,我死了,他们什么都没有了,你愿意帮我吗?”

    “他们得到生化武器后呢,你能全身而退吗?”刑不霍担心。

    “吕伯伟能够全身而退,我当然也可以,不霍,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能想到的最直接的方法,帮助我好吗?”白雅恳求的说道。

    刑不霍沉默着,看着眼睛红红的她,看起来那么柔软,却又那么坚强。

    心口,也隐隐的痛着,却也明白,他必须帮她,否则,凌擎必死无疑。

    他不能让凌擎死了。

    “好,我帮你,解药和病毒我已经在秘密研究了,之前的我可以给你,也不怕他们拿到生化武器后危害全世界。”刑不霍沉声道。

    “谢谢,还有,对不起。”白雅哭着说道。

    “你没有对不起我,也不用谢谢我,这生化武器本来就是你的。”

    可,如果她出事了,沈亦衍又反水了,她也很担心刑不霍的安危。

    她对他的感情很奇怪,比爱情少一点,比友情多一点,是他们口中说的第三种感情。“不霍……”

    她喊了他的名字,很多话却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了。

    刑不霍扬起笑容,“白雅,我不爱你了,我想,我之前喜欢你,是你太完美了,你的样子,性格,为人处世,都是我想象中的模样,所以我会迷恋你。也可能是,凌擎快要死了,我怕你伤心,所以用凌擎的身份爱着你,如今,凌擎已经回来了,我也应该从这个角色中脱离了。”

    白雅点头,“谢谢你,不霍。”

    “你今天说了很多谢谢,和对不起,不用的,就算我和你之间没有爱情,我和凌擎之间还有亲情,我希望他好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我一会把病毒和解药给你,你妥善保管,我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后盾。”刑不霍沉声道。

    事情还没有发生,他已经预想了白雅之后会遇到的危险。

    他得保护他们。

    车子继续前行着。

    白雅擦打开了监控,继续看顾凌擎。

    他已经躺倒床上了,用冰块敷着整个脑袋。

    冰块很冷的,三分钟肌肤就会麻木,可是顾凌擎想之后她回来的时候他状态好一点,居然一直在冰敷着。

    她看到,心更疼了,不忍心看,但又怕少看一眼,就真的少一眼了。

    她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这么的煎熬,心急如焚的想去顾凌擎的身边,照顾他。

    好不容易熬到了沈亦衍那里。

    沈亦衍被关在地下三层,士兵层层把关,里面还有毒气室,机关室,如果有人来救他,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刑不霍对沈亦衍防的很深沉,她要刑不霍放走沈亦衍,是在为难他,可刑不霍居然答应了。

    她对刑不霍更加的内疚,或许,下一秒的决定,她是错误的,但是,她想去做。

    士兵打开了关押沈亦衍房间的门。

    沈亦衍背对着他们,坐在书桌前,很清雅的读着书。

    囚禁的生活,并没有让他颓废,反而让他的气质更加的沉稳,内敛。

    白雅不禁想起了某国的一个历史人物李煜。

    他也是一代君王,风姿卓越,文采,诗赋,更是无人能敌,被宋国打败,幽静三年,反而写出了到至今家喻户晓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沈亦衍。”白雅喊道。

    沈亦衍身体一怔,回头,诧异的看向白雅,扬起了笑容,“好久不见。”

    白雅走到了沈亦衍的面前,打量着他。

    他没有瘦,没有胖,还是和之前保持着一样的身材,眉宇之间,意气风发,潋滟无双,依旧是那个她认识的沈亦衍。

    “你在这个地方多久了?”白雅问道。

    沈亦衍看向墙壁上的日历,“应该是七个月零三天,让我猜猜,你不可能和刑不霍在一起,那么,现在还活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顾凌擎也活着。”

    白雅笑了,“如果论谋略,你也算无人能敌了,或许,你唯一失算的,就只有刘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