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858章 我很好,不用担心
    他干嘛盯着她睡觉啊,他是想着要对付她吗?

    让她毛骨悚然,笑着起床,“你干嘛看着我?”

    “一会刷牙洗脸后到书房来。”沈亦衍说道。

    “你的书房在哪里?”刘爽不知。

    这里,她以前没来过。

    “隔壁。”沈亦衍说着,就出去了。

    刘爽觉得他莫名其妙的,她刷了牙,洗了脸,去隔壁。

    房间里不是沈亦衍,而是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男人对她微微一笑,单刀直入道:“麻烦你填几张问卷,尽量真实的想法,庄园里每一个人都要填写的。”

    刘爽做过医生,还和白雅是好朋友,明白,这是对她的心理测试,点头。

    男人给了她第一份问卷,“你只要在方格里打钩就行了。”

    刘爽看向试卷,有一道题后面有四个答案。

    1,没有,2有点,3好像是这样的,4就是这样的。

    第一题,你是否感到食欲不振或者情不自禁暴饮暴食?

    她回答就是这样的。

    第二题,是否丧失了对性的兴趣。

    就是这样的。

    第三题,是否失眠或者整天感到体力不支,昏昏欲睡。

    她还是这样的,她要么失眠,要么昏昏欲睡,突然发现,这些题目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网

    第四题,是否担心自己的健康。

    又是这样的,她总觉得自己要么胃不好,要么心脏不好,要么这不好,那不好的。

    第五题,是否认为生存没有价值,生不如死。

    刘爽开始悲观了起来,夜深人静,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清醒的时候,总在想,自己活着干什么,每天重复的生活,死的时候也想不起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不过就是苟且度日,什么时候死,对她来说都一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在是这样的上面打了勾,又一想,沈亦衍不会察觉道她想死的心情吧,又打了叉,在完全没有上打了勾。

    第六题是否一直感到伤心或悲哀。

    这一题又是这样的,她只要一个人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就觉得心口沉沉的,很是伤心。

    第七题,是否对前景迷惘。

    这道题太戳中她的心了,她就是觉得迷惘,也不知道出路在那里。

    第八题,你是否觉得没有价值,第九题和第八题差不多,是否力不从心。

    对啊,就是这样的,不是她觉得,事实如此。

    第十题,是否对任何事情都自责。网

    刘爽的眼圈红了,很自责,不是普通的自责,也在懊恼自己为什么不聪明,为什么要冲动。

    第十一题,是否对决定时候犹豫不决。

    这不废话吗?她不聪明,肯定犹豫不决,怕做错啊。

    第十二题,是否处于愤怒和不满状态。

    有什么满不满的,她逃不掉,只能这样,如果写没有,显然也太假,她选了一个有点,呵呵,完全是给沈亦衍面子,选的有点,事实上,就是不满,哈哈哈哈。

    第十三题对事业,家庭,爱好失去了兴趣。

    差不多是这样吧,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即便是去游船,玩游戏,她也只是短暂一高兴,想到自己断了的手臂,她也要能玩游戏,能划船,顿时没有兴趣了。

    第十四题,一蹶不振,做事没动力。

    就是这样。

    终于到第十五题了,是否认为自己衰老或者失去魅力。

    不是她认为,是她真的老了,都有白头发了,还没有了手臂,哪里来的魅力,就是这样的。

    她写好了,笑嘻嘻的把问卷递给陌生男人。

    陌生男人看了下,脸色不太好,望着刘爽明眸皓齿的模样,垂下了头,站了起来,“其他不同填了,你可以出去了。”

    “哦,那我出去了啊。”刘爽好声好气的说道,出了门,沈亦衍一直站在门口。

    刘爽拧眉,诧异道:“你工作不忙吗?看起来很悠闲。”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我给自己放假,明天开始就要忙了。”沈亦衍解释道。

    “嗯,那你现在找我有事?”刘爽淡然的问道。

    “你先看会电视。”沈亦衍让出一条道。

    刘爽觉得沈亦衍奇奇怪怪的,好像找她,好像又不找她。

    随便吧,她乐呵呵的下了楼,打开了电视。

    沈亦衍走进了书房。

    男人站了起来,把问卷递给他,解释道:“没有是0分,有点是1分,好像是2分,就是那样的是3分,测出来,她的真实分应该是44分”

    “所以呢?”沈亦衍有种不好的预感。

    “非常严重的抑郁症,接近崩溃的边缘。”

    沈亦衍呼吸都紧了,握着问卷的手都在颤抖着,“她看起来不像啊。”

    “我以前有一个病人,她的病因是因为她的小女儿,她的小女儿十八岁,成绩优秀,性格开朗,有很多的朋友,积极参加学校布置的活动,融于集体,有感情不错的男朋友,还和朋友自发组织慈善义卖,去老人院照顾老人,别人对她的印象都是活泼开朗,面带微笑,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如同天使般的女孩,自杀了。”

    沈亦衍眉头拧紧了,“她自杀过,从世纪大厦楼顶跳了下来,我把她关进山洞,我要的是她的求饶,她却……一心求死。”

    “我见过很多严重的抑郁症患者,他们自杀一次,被救一次,会继续选择自杀,我有一个病人,自杀了八次,把自己的手指切了,小手臂砍断了,最后一次趁家人不注意,跳楼死了。”

    沈亦衍紧张了,害怕了,惶恐不安的,握住了男人的肩膀,“该怎么治疗,治好她,你必须治好她。”

    “她那种,还比较困难,有些抑郁症患者表现的很明显,那是他们求救的信号,他们潜意识里知道自己这样不好,想要治好。

    但是您夫人不一样,她用微笑去伪装她的不好,让人察觉不到她的问题,说明她潜意识里就不想被救,这种异常顽固。

    而且,抑郁症,药物的作用并不大,自我调节才是最重要的,以我的能力很难。

    心理方面曾经有一位传奇的人物叫白雅,只要她出手的,几乎可以治愈,您要不找下她。”男人建议的说道。

    我是秦汤汤,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