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859章 有生之年,绝不开战
    沈亦衍松开了手,喃喃道:“白雅,对,还有白雅。”

    他恍惚的出去,刘爽还在看电视,不知道看的什么,她哈哈哈大笑着。

    可她越是笑,他的心被拧的越紧,好像被有刺的藤蔓缠的快要窒息了。

    他一步步,沉重的走过去,刘爽似乎没有发现他,还是哈哈哈的笑着。

    他看向电视,她看的是憨豆先生,再看她的手臂,如果是以前的刘爽,别说手臂没有了,手指没有了,都会哭的死去活来,但是如今的她手臂没有了,他也没有看她多难过。

    她不是很好,而是,病入膏肓。

    他别过脸,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刘爽余光看他出去了,收起了笑容,躺在了沙发上,呆呆的望着电视,好像也并不好看,有些没意思,看着憨豆还觉得很做作,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她闭着眼睛,也睡不着,什么都不想做,就这么躺着吧。

    沈亦衍出了门,站在老槐树下很久,思索了很多,回忆了很多,也策划了很多。

    他拨了电话出去。

    “你好,哪位?”白雅问道。

    “白雅,我是沈亦衍。”

    白雅那头沉默了,沉默的,沈亦衍以为对方没有人了。

    “你还在吗?”沈亦衍问道。

    “有什么事吗?”白雅的声音很冷,没有掩饰她接到他电话的不开心。

    “刘爽没死,我隐瞒了消息,我现在和她结婚了,但是,她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能救她的,只有你了。”沈亦衍说道。

    白雅气的想要挂掉手机,“沈亦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忘记你答应我什么了吗?我让你放过她,放过她,你偏不,你囚禁她,把她『逼』的跳楼,你知道她为了你牺牲了多少吗?!!!”

    “什么意思?牺牲,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看你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我跟你说爽妞有苦衷,你听了吗?你没有,你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蛰伏了三年,你为的就是想要报复爽妞,把她『逼』得生不如死。”白雅把怨气全部撒了出来。

    “你说的牺牲,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亦衍追问道。

    “你落马后,你把刘爽交给你的手下照顾,你觉得你的手下会好好照顾她吗?不会,你在位的时候,他们都可以暗杀刘爽好几次,更别说你落马后。

    刘爽被你的人带走后,天天被折磨,折磨的不像人样,他们甚至把小宝带走,威胁刘爽不能靠近你,刘爽留着一口气,就是为了见你,但是你的手下担心,他们用小宝的命『逼』得刘爽嫁给了江烨。”

    沈亦衍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头脑发麻,灵魂不在体内,好一会,才缓冲过来,“这件事你为什么不找说?”

    “早说?我也要知道啊,江烨被你放出来后,我用了很多办法才让江烨说出了事情,可他说出了实情又有什么用,刘爽已经死了。她用她的死保全了你和你的孩子,我说什么!难道我要把这些都告诉你,让你深陷危机之中,让刘爽死不瞑目吗?你倒好,还虚构了她活着的事实,把刘爽关起来折磨,就是怕我救出她,还把关进山洞里三天三夜没有吃没有喝,你还真是做的出来。”白雅激动的说道。

    “你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带着她去科研中心,正巧有我的人,不然我还不知道爽妞还活着,还少了一只手臂,今天你不来找我,我也是有办法把她救出来的。”白雅把手机直接挂掉了。

    沈亦衍心痛的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啃食他的心。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以为刘爽背叛了他,过着幸福的生活,其实都不是,她一直被他的人折磨着,就是为了保全他,就算现在,她还是没有说出来,任由他折磨着。

    她只要说,他都信的,她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要就江烨的时候可以说,要被他折磨的时候可以说,关进山洞之前都可以说,但是她没有。

    她从楼上跳下来,手臂没有了,全身是伤,他以为是跳下来擦伤的,现在想来,根本就是以前留下的。

    她很怕疼,一点点疼都受不了,她也很爱美,一点点伤疤都会难过好几天,如今,身上没有一处肌肤是完好的,瘦的就像木柴似的,就连手臂都没有了。

    他不知道,他都不知道这些,自责感,愧疚感,心疼,懊恼,后悔,愤怒,各种情感交织在了一起,心口痛的无法呼吸,他重重的一拳搭在了老槐树下,还是难平郁结,又打了好几拳,手背上都是血肉模糊的了。

    他想去看看刘爽,想看到以前那个被保护的娇滴滴又任『性』的刘爽。

    走进房间,刘爽好像又睡着了,安静的蜷缩着,一动都不动。

    以前的她非常的好动,静不下来的,就算是躺在沙发上睡着,一只脚还要搁在沙发背上,时不时的抖一抖。

    沈亦衍朝着她走过去,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呼吸从书房出来,就没有平稳下来,眼睛红红的。

    他走到了刘爽的面前,蹲了下来,握住了刘爽的手。

    以前她的手肉肉的,捏在手心里都是柔软的,如今,就像是鸡爪一样,全是骨头,细看每个手指,手指甲里似乎有一道笔直的白线,那是被针『插』下去的痕迹,想想都觉得疼。

    他低头,吻在了她的手心,眼泪流了下来。

    刘爽睁开眼睛,没有看沈亦衍,声音沙哑道:“现在几点了,要吃晚饭了吗?”

    “爽妞,我们重新开始,回到过去好不好?就像小时候那样。”沈亦衍声音哽咽道。

    “小时候?”刘爽喃喃,看着空气,想到了什么,扬起笑容,“我小时候长这样,我该是长得多着急啊。”

    她看向沈亦衍,发现沈亦衍的眼睛很红,拧眉,“你眼睛怎么了?得了眼疾吗?赶紧去看病吧,眼睛是很重要的部位。”

    沈亦衍心里难过,抱住刘爽,紧紧的。

    刘爽不明白,现在的沈亦衍很奇怪,“你是不是假的沈亦衍啊?”

    沈亦衍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刘爽,承诺道:“只要刘爽活着的一天,我就绝对不会向白雅开战,我会带你去见白雅。”

    【我是秦汤汤,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