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雷霆之主 > 第681章 赌注
    “该死的,这家伙果然不敢来!”一个粗犷青年恨恨道:“让咱们白等一场!”

    “他是怕失败。”

    “他要是败了,那真的没脸见人,大家更不待见他!”

    “我去找他!”一个秀美少女恨恨道:“亲自上门堵他,让他不能不来!”

    “对,去堵他!”另一个少女忙道。

    于是六个少女轻盈的飘走,前往冷非的院子。

    待到冷非的院外,先前的秀美少女轻轻敲门道:“狐少华,可在里面?”

    冷非的声音传来:“何事?”

    “你竟然真在里面!”秀美少女喝道:“咱们都在等着你呐,你竟然不去!”

    冷非拉开门,露出身形,好奇的看向六个少女,淡淡道:“等我干什么?”

    “当然是挑战啦!”秀美少女一挺胸脯,不满的道:“宋承洋大哥挑战你,都下了战帖了,你竟然违约!”

    冷非道:“战帖?我何时答应挑战了?”

    “你……”秀美少女喝道:“你竟然不敢应战?”

    冷非点头:“我是不敢应战,刚进家族内,就争强好胜,这可不成。”

    “不敢应战,就是懦夫!是胆小鬼!”秀美少女喝道:“你即使打不过宋承洋大哥,难道一战的胆气都没有?败便败了,技不如人,下次胜回来便是了,不敢应战,大家都会鄙视!”

    冷非笑了笑:“我应战了就不会受鄙视?还是算了罢,即使胜了也没什么用处。”

    “你胜了,大家一样会鄙视你,可你不敢应战,大家会更鄙视你!”秀美少女喝道。

    其余五个少女纷纷点头:“就是就是!”

    冷非道:“那就鄙视吧,我无所谓的,好啦,我还要练功,不能奉陪。”

    他说着话“砰”的一下关上院门。

    六个少女顿时呆住。

    她们难以置信,冷非竟然会敢关门,如此恶劣态度!

    “啊——!”秀美少女娇喝:“狐少华,你开门!”

    冷非的声音飘出来:“别扰人修炼,否则莫怪我去抱剑园告状,少不了一顿责罚!”

    “……好!好!”秀美少女咬着牙,死死瞪着院门:“狐少华,你很好!”

    冷非不再说话。

    秀美少女转身便走,其余五个跟着。

    她们怒气冲冲的回到明月亭。

    众人围上来。

    有人问道:“宋薇,如何啦?他可是在?难道忘了这挑战,还是不懂这边的规矩?”

    秀美少女宋薇恨恨道:“他不敢应战,胆小鬼一个,别管他啦!大家散了吧!”

    “真是不敢应战?”

    “那是肯定的,宋承洋师兄可是观海园的,精研武学,他怎是对手!”

    “走吧,没好戏看了,这个狐少华真的不行。”

    “这么个没用的废物,真不明白家主为何招进来。”

    “据说能打得过陆沉水,应该是高手啊。”

    “应该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取胜的,要不然,凭他能打得过陆沉水?”

    “这是就是!”

    “我觉得他可能真打得过陆沉水,要不然,家主怎么可能准他进咱们宋家?”

    “真要打得过陆沉水的话,那宋承洋大哥还真有点儿悬呐。”

    “不管怎样,他没胆量过来,武功再强有什么用,是个懦夫!”

    “武功再强,心性不够,就像稚子挥刀。”

    他们纷纷摇头,对冷非不以为然,然后慢慢的散去,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都对冷非不满。

    冷非坐在自己的院子,听得到他们的议论,摇摇头。

    自己能在宋家如此臭不可闻,盖因自己的名声所致,宋家是女子掌权,女子当家作主,女子的地位远胜其余家族,远胜蛮荒各处。

    所以她们份外受不了狐少华的罪行,糟蹋女人并杀死,这在她们眼里,比任何罪行都可恶。

    第二天傍晚,他又去了一家酒楼吃饭。

    要了酒楼的镇楼美酒火烧冰,滋味果然别具一格,烈焰与寒冰仿佛融为一体。

    乍一喝下去,冷冽入骨,好像身体都要冻僵,片刻后,火热又翻涌而至,好像要把自己燃烧。

    至寒与至烈转换突兀,让人猝不及防,但这滋味却足够强烈而且让人上瘾。

    冷非喝了一杯又一杯,沉醉不已。

    他酒兴正酣,对面忽然坐上一人,正是宋承洋。

    他抱剑坐在对面,平静的看着冷非:“你是不屑与我一战吧?”

    冷非失笑:“穷追不舍,我已经拒绝应战,按照宋家的规矩,不能强行挑战吧?”

    “如果你主动应战,那就不算违了家规。”宋承洋缓缓道。

    他长脸庞,算不得很英俊,但别有一股磊落潇洒气质,透出几分不羁。

    这般气质最能打动女人心。

    “我确实不想应战。”冷非慢慢点头:“不屑应战,你不是我对手。”

    “哈哈!”宋承洋忽然大笑。

    冷非微笑看着他,轻饮一口火烧冰。

    宋承洋猛的一停,笑声戛然而止,冷冷瞪着他:“你说你能胜过我?”

    冷非点点头。

    宋承洋再次大笑:“哈哈!”

    冷非笑了笑,摇头又喝一口火烧冰。

    宋承洋再次收敛大笑:“那好啊,打过一场再说,空口无凭,那算什么本事?”

    冷非摇摇头:“你不值得我出手。”

    “可笑!”宋承洋道:“你难道不想在宋家立威?给所有人一点儿颜色看看?就这么窝窝囊囊?”

    冷非道:“他人目光与我何关?”

    宋承洋微眯眼睛,感受着冷非的冲天傲气,不屑一笑道:“我还是那句话,拿出真本事来,强者为尊,你如果真那么强,既然臭名昭着,大家也会敬畏!没有本事,那就是烂泥一堆,没人会看重!”

    冷非摇摇头。

    宋承洋摇摇头:“你说是不屑动手,旁人却都认为是不敢动手,口说无凭,没法服人!”

    冷非道:“这样罢,如果真想跟我动手,那就加个赌注吧。”

    “什么赌注?”宋承洋沉声道。

    冷非一指他怀中的长剑:“那把剑!”

    “不可能!”宋承洋断然喝道。

    冷非笑了笑,继续喝火烧冰:“那便算了,你还是走吧,我不会跟你打。”

    “你可知我这剑是什么来历?”宋承洋沉声道:“你不是一个用剑之人,不配有这把剑!”

    冷非道:“我不用剑,但喜欢剑,摆在一旁看着也是一种乐趣。”

    “剑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杀人的!”宋承洋肃然道。

    冷非笑了笑:“请罢,恕不远送,我不答应挑战!”

    PS:更新完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