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雷霆之主 > 第1060章 屈服
    “蠢货!”宫志敬顿时骂道,没好气的恨恨骂道:“你不想想,我真要死了,还能在这里吗?!”

    “可是师叔你没回来,而那冷非却已经回来了,岂不是意味着师叔失败了,所以……”青年委屈的道:“我没想到这冷非是骗我的!”

    他不解的道:“他骗我干什么,师叔?”

    “当然是要害你!”宫志敬怒瞪着他:“你就不能多动一动脑子?”

    青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他扭头四顾:“没见着冷非啊!”

    “那是因为他在暗处。”宫志敬咬牙切齿:“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青年道:“师叔,难道没能收拾得了?小天星掌也打不过他?”

    “这卑鄙的小子还藏了一手!”宫志敬咬牙道:“会的不仅仅是谪尘神指!”

    “还有什么奇功?”青年疑惑的道:“好像别的奇功都没什么威力吧?他来天道宫时间这么短,还能练成什么奇功?”

    他随即道:“那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吧,两门奇功在这个世界增强威力!”

    “他运气当然好!”宫志敬喝道:“少啰嗦,运功准备罢!”

    姓冷的如果运气不好,哪能这如今的成就,哪能有这些宝物?

    他摇摇头叹道:“准备也没用的,你呀你……”

    他指着青年一幅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之色,叹道:“你就等着受苦罢!”

    “哈哈……”冷非的声音遥遥传来:“宫巡使,可考虑清楚了?”

    “冷非,你卑鄙!”宫志敬喝道。

    他随即一颤,痛苦再次如潮水般涌上。

    先前跟青年说话,还勉强忍得住,现在却又增强,再也无法忍耐。

    他再次在地上翻滚,一边翻滚一边惨叫,狼狈不堪,看得青年目瞪口呆。

    青年忙上前扶,却被宫志敬打了一巴掌:“别管我!”

    青年关切的道:“师叔,这是怎么啦?!”

    “你……你……”宫志敬指了指他,却颓然放下了手,满是无奈。

    自己这个师侄资质是极高的,有星君血脉,可这脑袋就不成了。

    所有的事都让自己做了,事事都是自己动脑子,让他形成了依赖,不再动脑筋,最终变成了现在这般,越来越懒得动脑子,事事依靠着自己。

    他叹息无奈,却已经无法改变了。

    “呵呵……,好一个孝顺恭敬的师侄。”冷非的声音悠悠响起。

    “姓冷的,你别太过份!”宫志敬惨叫着怒嚎。

    冷非笑道:“我过不过份,还要看你怎样,到了现在还要硬撑着?那我便没办法,只能下辣手了,让他也尝一尝无忧掌的滋味!”

    冷非只是不停的说,压迫宫志敬,要让宫志敬屈服,反而不轻易出手。

    一旦出手,反而不会造成那么大的压力。

    冷非摇摇头道:“看来你确实要让他尝一尝滋味,也好,不受点儿苦怎么能成长呢,但愿他不会落下什么阴影罢。”

    他说着话,靠近过来。

    “慢着!”宫志敬断喝。

    冷非笑着停住,打量着青年:“确实是一表人才,而且还有一手小天星掌,足以博得一个光明的前途。”

    青年沉声道:“冷非,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脸色阴沉,压制着怒气,看到师叔如此狼狈凄惨,觉得无法接受。

    向来是师叔令别人如此,何曾落到如此地步,这还是一向运筹帷幄、神机妙算的师叔嘛?

    冷非笑看着他:“其实也没什么,把令师叔要做的事,反过来罢了。”

    “反过来?”青年皱眉沉思。

    他在想这到底反过来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要抢我的宝物与武功嘛,那我便抢他的宝物与武功,你来我往,礼尚往来,是不是很寻常的事?”冷非笑眯眯的道。

    青年脸色顿时一变,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冷非笑看着他:“我怎么大胆啦?”

    青年道:“师叔可是闵公子的人!”

    “我可是秦姑娘的人。”冷非笑眯眯的道:“哪个怕哪个?”

    “你……”青年一下噎住。

    论威望与实力,秦天虹不但不逊色于闵志华,反而更胜一筹。

    只是秦天虹一直清静无为,不与人争锋罢了,但她的威望让人忌惮。

    冷非笑道:“令师叔一直不答应,太不痛快了,我只能逼他一逼。”

    “师叔绝不会屈服的!”青年冷冷道。

    冷非摇摇头笑道:“令师叔当初逼迫别人的时候,是怎么得逞的?”

    青年脸色阴沉无比。

    他当然知道师叔的手段,往往捉住别人的致命弱点,逼其就范。

    再加上闵公子为后台,无往而不利。

    可如今,竟然碰上了一个硬茬,角色反调过来了,简直难以置信!

    两人说话之际,宫志敬一直在翻滚,痛苦不堪,几乎要自杀。

    冷非摇摇头道:“夜路走多了终究是会遇上鬼的,宫志敬,你早晚有这一天的,还是认命了吧?再挣扎有何意义呢!”

    “姓冷的,你够狠!”宫志敬忽然停住翻滚,喘息如牛。

    冷非道:“那你可是答应了?”

    “……答应!”宫志敬缓缓点头道:“不过要让他回去拿伏牛靴。”

    “可以啊。”冷非笑眯眯的看向青年:“把伏牛靴拿来罢。”

    宫志敬缓缓道:“还有小天星掌秘笈,都取来罢!”

    他仿佛一下衰老了很多,语气颓然低沉。

    “师叔——!”青年大声道。

    宫志敬看他一眼,淡淡道:“愿赌服输,已经到这一步了,咱们师侄两个也翻不起风浪来了。”

    “大不了一死!”青年怒哼道:“除了死,他还能奈咱们何!”

    “呵呵……”冷非笑着摇头道:“太天真啦,宫巡使,你这教导得太过失败了吧?”

    他笑道:“是不是觉得你们一死,我要受罚,进入寒宫服役?”

    “那是自然,你逃不掉的!”青年傲然道。

    冷非笑道:“可是我不会杀你们。”

    “那咱们自杀便是,也能够脱身。”青年道。

    冷非呵呵笑道:“你们哪能这么容易脱身?”

    他看向宫志敬:“真这么容易,你这位师叔早就脱身了!”

    青年看向宫志敬。

    宫志敬叹道:“他不会让咱们死的!……去拿来吧,否则我是逃不出去。”

    “可是……”青年仍觉得可以拼一下。

    冷非笑道:“不见棺材不落泪,宫巡使,这可别怪我啦。”

    “蠢货,无忧掌让你死都死不成!”宫志敬咬着牙道:“你是不是要看我崩溃受不住了,才肯照着我的话做?”

    “……是!”青年无奈的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