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黄庭道主 > 第一章 陆青峰
    公元2657年,地球千疮百孔,人类发现第一颗地外生命星球,成立人类联邦,开启星际时代。

    公元3910年,人类联邦发现第36颗生命星球,足迹遍布银河系。

    两百余年星际探索、殖民,由于星际环境恶劣,探索者死伤惨重。

    公元3920年,联邦探险队发现一座神石星球,以神石星球为服务器——

    历时八十年,大型虚拟游《洪荒》应运而生。

    公元4000年,新纪元开启,《洪荒》公测。

    三十六颗生命星球,数千亿联邦公民、无数游戏工作室、大型组织陆续入驻,洪荒昌隆!

    ……

    茫茫星空,一支运输舰队正在行驶。

    运输舰,是运往联邦第35号星球的货物,其包含一万份《洪荒》游戏登录设备。

    星际海盗出现,双方大战,运输舰炸毁。

    战场出现一道空间缝隙,一枚登录戒指侥幸存活,没入其,不见踪迹。

    ……

    九寨县。

    黑木寨。

    黑木寨依山傍水,南面是浩浩荡荡澄阳河,东、西、北三面都是群山,黑木寨坐落在北面黑木山的山脚下。

    这一日。

    陆青峰将西面山五亩梯田一一灌溉,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回黑木寨。

    妹妹陆青雨挑着两只空桶,跟在陆青峰身后叽叽喳喳不停。

    “二哥今天可舒服了,一整天都不用干活。”

    “归真宗也是,要是午过来的话,二哥下午没法偷懒了。”

    “以二哥的小身板,肯定过不了归真宗的考核。算过了,也不许他去!”

    陆青雨瘦瘦小小,常年风吹日晒,活似个没长开的黑丫头。看去只有七八岁模样,实际已经快满十二岁了。

    一路,不少身穿麻布粗衣的乡人辛苦劳作。这些人面无血色,脸看不到任何神采,如行尸走肉一般。

    陆青雨神神气气的絮叨,与四周颇有些格格不入。

    她挑着空担子,晃晃悠悠的,脸看不到任何忧愁。

    “真好。”

    陆青峰心底泛过一丝柔意,伸手要去接过陆青雨挑着的胆子。

    “不用!”

    “大哥,我能行的。我又不是二哥。”

    陆青雨灵活躲开,小脸得意洋洋。

    “这话别被你二哥听到,不然又要气的吃不下去饭了。”陆青峰忍不住笑道。

    “哼!”

    “吃不下去更好,我跟大哥还能多吃点。”

    陆青雨皱着鼻子,对大哥和二哥的态度截然不同。

    陆青峰正要再说话。迎面,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向二人跑了过来。

    “周全!”

    陆青雨脸色一变,连忙从空桶抓住一把黑木锄头,一脸警惕,“你来干什么!”

    陆青峰紧了紧袖的柴刀,也看向这少年。

    “没有!没有!”

    被陆青雨唤作‘周全’的少年打了个哆嗦,眼神从陆青峰左臂衣袖偷偷划过,连道,“陆青峰,我是来给你报喜的。你家青山被归真宗的仙人看,马要去黄芝山了!”

    周全搓着手讪讪笑着,不敢跟陆青峰对视。

    他小时候仗着个子大,时常欺负陆青峰兄妹。结果被陆青峰拿着柴刀砸在背,硬生生躺了两个多月。

    从此之后,再不敢招惹陆家兄妹,遇到陆青峰更是绕着走。

    这一次,陆青山走了大运,被归真宗仙人看,将来很有可能也要成为仙人。周全父母担心陆青山记仇,让周全主动向陆青峰示好。

    “二哥被归真宗选了?”

    陆青雨两眼瞪大,紧握着锄头冲周全吼道,“你胡说!”

    “青雨!”

    陆青峰止住陆青雨,看向周全道,“晓得了。”

    陆青雨气呼呼的站在陆青峰身后,犹瞪着周全。

    “还有什么事?”陆青峰见周全迟迟不让路,皱眉问道。

    “我——”

    周全一看到陆青峰,觉得后背发凉。父母交代他的话,也堵在嘴里不敢说。

    “婆婆妈妈的!”

    陆青雨抓着锄头冲周全吓唬。

    不过周全怕的是陆青峰,可不是这丫头。

    “不说让开!”

    陆青峰不耐。

    “我说。”

    “陆青峰,你家青雨马要满十二岁了吧?我爹娘——”周全鼓起勇气,刚开了头。

    “滚!”

    见陆青峰前一步,猛地一喝。

    周全浑身一个哆嗦,眼角余光看到陆青峰袖口露出的半截柴刀,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直往村寨逃去。

    “大哥,我满十二岁关他屁事!这家伙是不是又想找打,这次不用大哥动手,我跟二哥找空子给他来一下狠的!”

    陆青雨黑黑瘦瘦不起眼,张口说出来的话反差实在太大。一边说,还一边扬着锄头,作凶恶状。

    “没事。”

    “我们快回去吧。”

    陆青峰略过周全的话题,替陆青雨把空担子挑着,快速往村寨赶去。陆青雨眨了眨眼,小跑着跟在身后。

    ……

    两人很快回到了黑木寨。

    黑木寨,难得人声鼎沸。一个个乡人脸也多出了几抹神色。见陆青峰、陆青雨兄妹俩回来,竟争相打招呼。

    “青山拜入归真宗,几年后学有所成是这些人眼的仙人。我是青山唯一的哥哥,这些人才会巴结我。”

    “周全找我报喜,也是示好。”

    “甚至,他还想打青雨的主意!”

    陆青峰心清明,洞察人心。

    不愿和这些人纠缠,领着陆青雨直往家奔去。

    “陆家老二被归真宗仙人看,算是发达了。”

    “是啊!谁想到陆石头走了之后,还留下个这么厉害的儿子!”

    “得了吧!这陆家老大是个狠角色,陆家老二可差远了。去了归真宗,还不知道能不能或过几天呢!”

    围观的乡人目送着陆青峰、陆青雨,一个个小声议论起来。

    黑木寨多以木、石制的房屋为主。

    心是地主老财、黑木寨的管理者居所。陆青峰、陆青山、陆青雨三兄妹的房屋,则是在黑木寨的最外围。一旦有野兽袭击村寨,他们第一时间要遭难。

    而有了外围缓冲,心区域的人有时间应对。

    三人的房屋是黑木寨北面倚着的黑木山黑木搭建而成。黑木结实、坚固,除了压抑了些,倒也遮风挡雨。

    内外共有两间。

    里面一间卧室,放着一大一小两张床。外面一间是厨房,颇为简陋。

    “大哥!”

    一走进黑木屋,看到一个样貌与陆青峰有五成相似的少年撑着下巴蹲在门口。见有动静,立马跳了起来。

    这少年约莫十三四岁左右,看起来憨憨的,也是个黑小子。他是陆青峰同父同母的弟弟陆青山,也是陆青雨口的二哥。

    “大哥!”

    “我不想去黄芝山!”

    陆青山此时吓的有些六神无主,伸手抓着陆青峰胳膊,带着几分哭腔,声音嘶哑。

    “男子汉大丈夫,知道哭!”

    “哭能解决问题,那我天天哭!”

    陆青雨气呼呼的把锄头摔在墙角,冲着陆青山吼道。

    “大哥你帮帮我,我真不想去黄芝山!归真宗都是一群混蛋,我不想去!”陆青山不理妹妹,抓着陆青峰哀求道。

    “仇恨归真宗的话不要再说了,心里记着好。”

    陆青峰看了眼门外,冲陆青山脸色一肃,后者立马站直了。

    陆青雨蹲在墙角,脆声道,“是。大哥都教你好多次了,还是不听。报仇可不是光靠一张嘴行的。你要心里记着,用行动来证明!”

    “谁说我没记着!”

    陆青山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青雨你少说两句。”陆青峰止住正要回击的陆青雨,看向陆青山正色道,“归真宗每年都要在九寨挑选弟子、杂役,你通过筛选,想逃也逃不掉,不想去也得去。现在你只有不多的时间收拾行李,我问你答、我说你听,不要打断我,明白吗?”

    陆青峰抓着陆青山肩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在弟弟面前表露慌张。

    “大哥,我...我听你的。”

    陆青山眼眶通红,强忍着眼泪重重点头。

    “青雨,你也不要插话。”

    陆青峰又看向蹲在墙角的陆青雨。

    “我知道了。”陆青雨点着小脑袋。

    “青山你被归真宗挑,是以弟子还是杂役身份?”

    陆青峰这才转头看向陆青山问道。

    “杂役。”

    “归真宗那人说,我的资质一般,只能勉强成为归真宗杂役。”

    陆青山心里既是害怕,又是彷徨。大哥问什么,他答什么。

    “杂役!”

    “我知道!”

    陆青峰眉头紧皱,一颗心沉到谷底。

    归真宗,分为正式弟子与杂役弟子。其正式弟子为登堂入室的存在,在归真宗有不俗的地位。

    杂役弟子却相当于归真宗奴仆,虽然也被赐予功法,但是却要为归真宗劳作,或是打理药田,或是负责各种俗务。

    一个不慎触犯到正式弟子或是执事、长老,打死无算。

    杂役性命,最是低贱!

    陆青山要是以正式弟子的身份加入归真宗,好歹还有师父可以略微庇护。但是成为杂役弟子,却只能自求多福,争取早日修行入门,摆脱杂役的身份。

    可修行入门,谈何容易?!

    “青山,你听好了。从今天开始,爹的仇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来。去了归真宗,只管修行。这次既是危机,也是挑战。只要你能修行入门,成为归真宗正式弟子,有报仇的希望。”

    “所以,在大仇未报之前,一切意气、冲动的事情都不要做!”

    “只有你在归真宗活了下来,我和青雨才能活,爹的仇才有希望能报!”

    陆青峰脸色无严肃。

    年仅十六岁的身子虽然被长久的劳作摧残的有些佝偻,但是一双眼却格外明亮坚定。

    他两世为人,能做到苟且偷生。

    可弟弟陆青山只是十四岁血气方刚的大小子。归真宗不是善地,一旦表露出半点仇恨,后果很难预料。

    他不得不慎重叮嘱。

    “哥,我...我怕。”

    陆青山声音都在颤抖,强忍着哭意,抬头看着陆青峰。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怕的。”

    “谁要是敢欺负你,等以后变厉害了打回去是!”

    陆青雨还是忍不住插嘴道。

    当年他们兄妹三个被周全欺负惨了,怎么也打不过。最后大哥用二十多个粗粮饼,从张铁匠那换来一把柴刀,还不是把周全给打怕了?

    所以陆青雨从小知道——

    被欺负了!

    要打回去!

    哪怕现在打不过,也要时刻记着,等有力气了,再狠狠还回去!

    陆青山被吼了一句,却难得没有跟陆青雨拌嘴,只是抬头看着陆青峰,小声道,“大哥,我不怕了。”

    “归真宗虽然凶险,但是杂役弟子不在少数。别人能够生存,你也一定能行!”

    陆青峰拍了拍陆青山肩膀,安慰道,“杂役弟子的口粮由家供应,以后每七日我会去给你送一次。”

    ……

    陆青山终究还是跟随归真宗‘仙人’离开了黑木寨。

    陆青峰送行。

    看到那归真宗‘仙人’体型高大、壮硕,背后绑着一柄砍山刀,端是凶悍,浑然无仙灵之气。

    龙行虎步,一步跨出,足有两三丈远。

    陆青山等几名新晋杂役弟子只有全力跑着才能跟,颇为吃力。

    这些归真宗弟子,陆青峰不是第一次见到。每一次见到,都会从心底生出一种不可抗衡的感觉。

    这种感觉令人绝望。

    带走陆青山的这个还只是普通弟子。听说黄芝山还有更厉害的长老、宗主,在整个广元郡都是大名鼎鼎。高来高去,与神仙人无异。

    如此归真宗,掌握修行之法,掌控九寨县数万子民,被称为‘仙人’。

    而陆青峰呢?

    只不过是穿越一十六年一事无成,甚至吃不饱穿不暖的孱弱少年罢了。

    两者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入夜。

    陆青峰躺在硬邦邦的大床,辗转难眠。

    自从父亲死后,他与二弟陆青山、小妹陆青雨相依为命。三年多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跟青雨两个人在这黑木屋过夜。

    “不知道青山怎么样了。”

    陆青峰满脑子想的都是陆青山。

    这个弟弟从小跟在他身后,兄弟俩感情无深厚。乍一分离,陆青峰很不适应,更无担心。

    “这个混蛋的世界!”

    辗转反侧,陆青峰索性坐了起来,回想这十六年来的点点滴滴。

    陆青峰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

    他前世是地球人,生长在国,事业小有所成,算是有为青年。在一次旅行,不慎遭遇车祸,失去意识。

    再一睁眼,成了哇哇大哭的婴孩,降生在这个逼仄的黑木寨。

    四岁那年,母亲生下妹妹陆青雨之后,难产而死。父亲陆石头将陆青峰、陆青山、陆青雨三兄妹抚养长大。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陆青峰十三岁时,家五亩田地糟了山猹祸害,颗粒无收。

    没有收成,意味着无法缴纳归真宗的供奉。

    陆石头在去黄芝山恳求通融的时候,被归真宗外务管事命人鞭挞了十鞭子。积劳成疾的陆石头没能扛过去,撒手人寰,留下十三岁的陆青峰、十一岁的陆青山,还有年仅九岁的陆青雨。

    从此之后,陆青峰日夜劳作,早出晚归,勉强养活自己的同时,将弟弟妹妹拉扯大。

    一晃又是三年。

    如今陆青峰已经十六岁,却还在黑木寨蹉跎。

    这个世界危险无,黑木寨外,有各种凶猛野兽。凭陆青峰的小身板,走不出五里地,要被野兽吃掉。

    再者说。

    归真宗统御九寨县,奴役九寨子民,一旦逃走,马会被村寨的管理人员发现,进而被归真宗‘仙人’追回,活活打死,还要连累家人。

    谁都没有把握在‘仙人’的手下逃走,陆青峰也没有,更没有带着弟弟妹妹一起逃走的本事。

    说来可笑。

    身为穿越客,陆青峰火药、炮弹一概不懂,水车、纺织机一概不会。即便是会,也不敢在近乎奴隶制度与封建制度之间的黑木寨展露出来。

    木秀于林,死的最快!

    在黑木寨,陆青峰伪装的跟普通乡人并无两样。久而久之,也当真没什么不同了。

    若要较真,非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只有精神层面——

    普通乡人麻木,接受被归真宗奴役的现实。

    陆青峰却不!

    他时时刻刻都在思索,如何逃离黑木寨,如何逃离归真宗的魔爪,甚至他还想过如何才能推翻归真宗!

    然而。

    十六年过去,一无所获。

    普通人与修行者之间的差距太大,非人力能够跨越。

    曾经,陆青峰期盼能够被选入归真宗,哪怕是杂役弟子,也总有一线希望。可是归真宗每年挑选,从十二岁到去年,陆青峰全都不达标,被刷了下来。

    “归真宗?”

    “归真魔宗才对吧!”

    陆青峰双拳紧攥。

    以他十六年所知,这所谓的归真宗,当属魔门无疑——

    轻贱人命、奴役众生!

    这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压在心头、身无法搬去。

    “青山拜入归真宗,或许是个机会!”

    陆青峰收敛思绪。

    重活一世,还是这般神异的世界,若是苟活到死,绝非他所愿。

    “大哥,你还没睡吗?”

    黑暗,陆青雨小声开口。

    “还没。”陆青峰听到妹妹翻身的身影,透过黑暗看去,“你怎么了?”

    “我——”

    “我睡不着。”

    陆青雨蜷缩成一团,心里有种很怪的感受。这种感觉,跟三年前父亲去世的时候差不多。酸酸的,不不下,让人难受。

    “是不是想你二哥了?”

    陆青峰问道。

    “才没有!”

    “他那么爱哭,我怎么会想他!”

    陆青雨声音拔高了些。

    “那快睡吧,明天你可以多睡一会儿。”陆青峰没有戳破妹妹的小心思。

    “哦。”

    陆青雨轻轻应了一声,是良久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陆青峰听到细微的抽泣声,还有稻草发出的声音。紧接着,感觉到一个小人爬了来,缩在他的怀里,“大哥,今晚我想跟你睡。”

    小丫头说话的时候,气息打在脸,痒痒的。

    “好。”

    陆青峰把妹妹抱在怀里,手掌轻轻在她背后打着拍子。不知不觉,兄妹俩沉沉睡去。

    ……

    转眼七日过去。

    陆青峰带着杂粮粗饼,赶往黄芝山。

    黄芝山位于黑木寨东面,因生长黄色灵芝而得名,归真宗坐落在黄芝山。

    不需要进入黄芝山,仅在外围,陆青峰看到伸着小脑袋张望的陆青山。

    与陆青山一同的,还有其他十多名杂役。

    “大哥!”

    看到陆青峰出现,陆青山小跑着迎前来,脸露出欢喜神色。

    几天不见,陆青山消瘦了许多,左面头发散下,将左脸挡住,显得有些怪异。

    “脸怎么了?”

    陆青峰指着陆青山左脸问道。

    “没怎么,不小心摔了一跤。”陆青山咧嘴笑着,像是牵动了伤口,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以后走路小心些。”

    陆青峰从背取下包裹递给陆青山,叮嘱道,“这是你七天的口粮,省着点吃。等下次过来我再给你带几斤鱼干。”

    “谢谢大哥。”

    陆青山接过包裹,鼻子泛酸,眼眶不禁红了。

    “都是青雨给你做的。这两天她还要山去找去腥的三叶草,说是免得你吃了鱼干身满是腥味。”

    “早还让我带她过来一起来看你,不过这里太远了,我没同意。”

    陆青峰拉着几日不见的弟弟坐下,看到他头发飘动露出的左脸的伤疤,心里微微抽搐。

    “该死的归真宗!”

    不用问,这酷似鞭痕的伤疤肯定不是摔出来的!

    “青雨才不会想来看我!”

    陆青山瘪着嘴,又忍不住问道,“她真让大哥你给我带鱼干,还吵着闹着要一起来看我?”

    “吵着闹着?”

    陆青峰忍住心酸,扯着嘴角笑了笑,连忙点头。

    “哼!”

    “我才不信。”

    陆青山仰着头,脸的笑意却藏不住。

    “跟大哥说说,这几日都做了什么,学了什么?”陆青峰跟弟弟说了家里面的一些事情,然后问道。

    兄弟俩在缓坡聊了大约盏茶的功夫,然后陆青山先一步赶回黄芝山杂役院。

    陆青峰盯着陆青山背影,看到他将包裹抱在怀里,跑起来的时候右腿不敢太使劲,显得一瘸一拐。

    “这小子。”

    陆青峰目送陆青山,抬头看了眼黄芝山。

    黄芝山不高,唯独树木高大,葱葱郁郁。归真宗隐藏其,被树木遮掩,看不到一丝一毫。

    一眼看去,只觉这黄芝山黑洞洞的,好似魔窟。又像是凶兽妖兽,张着血盆大口,而陆青山一步三跑,没入血盆大口般的魔窟消失不见。

    ……

    一晃三个多月过去。

    这段时间,陆青峰每隔七日给陆青山送一次口粮。陆青山一次一次消瘦,身的伤势也越来越多,左脸的伤疤还未完全好,右脸又添了一道鞭痕。

    这下陆青山遮掩不住,只说不小心惹恼了杂役管事,被抽了几鞭子。

    陆青峰掀开陆青山衣,只见陆青山如排骨一般的身体,密密麻麻全是鞭痕。

    有的新、有的旧。

    他装作不在意,还咧嘴笑着安慰陆青峰。

    “再这样下去,青山恐怕要被活活打死。”

    黑木屋。

    陆青峰坐在硬邦邦的床板,眉头紧皱。青雨睡回了自己的小床,已经进入梦乡。

    坐了半晌,陆青峰起身下床,从床底木箱子里面一堆树皮取出几块。

    借着月色。

    能看到树皮有小人划着招式,一拳一脚颇为讲究。在图案边,还有酷似小篆的字。陆青峰连蒙带猜,能认出小半。再加这几个月与陆青山一同学习此世字,倒是不影响理解。

    “归真功。”

    “蛮牛拳。”

    陆青峰一字一句看过。

    陆青山拜入归真宗,虽然是杂役,但是除了各种杂务之外,也可以修炼。

    前三个月学习字和各种经脉图录。

    几天前才被正式传授《归真功》第一层,以及《蛮牛拳》。

    其归真功是静坐的功法,重在感悟胎息,诞生气感。据说是最正宗的内家功法,在整个广元郡都大有威名!

    具体如何,便不知了。

    蛮牛拳则是拳脚功夫,锻炼的是体魄和气力。

    陆青峰借着每七日给陆青山送口粮的机会,从陆青山那里学习字、了解经脉穴位……

    总之陆青山学的,他一样不落。

    昨日。

    陆青山更是冒着生命危险,将新得的《归真功》、《蛮牛拳》也偷偷教给陆青峰。这种私相授受的行为一旦被归真宗发现,兄弟俩包括陆青雨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陆青峰谨慎,青山、青雨口风也紧,倒是不愁会被发现。

    只是——

    “不管是《归真功》这种内家功法,还是《蛮牛拳》这种拳脚招式,对体力的消耗都很大。一旦修炼,每日饭量至少倍增。各种肉食、药材也不可少,否则还没练成,身体先一步练废了。”

    陆青峰心下思索。

    穷富武!

    他们三兄妹想要吃饱都很困难,何谈修炼?

    “难道真的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之前没有渠道接触修炼法门,无望超凡也罢了。现在《归真功》、《蛮牛拳》在手,岂能被区区坎坷绊住?!

    陆青峰抓着树皮,扭头看了眼床头被磨的锃亮的柴刀,心下一狠,“不能翻身出头,苟活一生又有什么意思!明天去西面山头转转,要是能侥幸杀死一头野猪,我跟青山半个月的修炼资粮都有了!”

    “再不济,也要让青山放心修炼!”

    不过。

    打猎可不是想当然的事情,野猪更不是轻易能对付的。

    以陆青峰的小身板,哪怕是一头野猪崽子碰一下,也要浑身骨头散架,成了野猪口粮。

    “先去看看再说,不着急拼命,陷阱可以试试。”

    陆青峰想着明天的计划,将记载着归真功、蛮牛拳的树皮藏到床底,脑袋枕在床头的柴刀,陷入沉睡之。

    ……

    ps:新书起航,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