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黄庭道主 > 第五十章 河神祭
    两个月转瞬。

    兄妹三人控制的灭真一型达到七具。不断袭扰之下,归真宗外围势力、胎息境弟子死在灭真一型箭下的,足有九百一十六人!

    这还是因为归真宗不堪其扰,大半个月前主动放弃寿王县、淮湖县,固守九寨县的缘故。

    否则这个数字还能翻上几番!

    即便如此,归真宗也堪称伤筋动骨。

    归真宗辖下三县,总人口不过四十余万。其中外围武力,以杀身堂、杀威堂控制的三县甲士为主,共有六千之多,全都是训练有素的将士。

    归真宗正式弟子,包含胎息境四重及其以上的入室弟子、胎息境七重包含以上的精英弟子、执事头目,以及达到真气境的真传弟子、堂主、长老等,一共只有三百四十九人!

    其中死在灭真一型箭下的,大多是六千余外围武力,却还是对归真宗造成极大打击。

    接连舍弃两座县城的领地,青玉门、广元郡城如饿狼,一人分食一县,将归真宗逼到了九寨县这个‘墙角’。

    照这个趋势,最多半年,归真宗就要成为历史。

    不过到了九寨县中,到处都是山峰、丘陵、沟壑,又有极为茂密的丛林。

    易守难攻!

    归真宗固守九寨县,不管是青玉门还是广元郡城几大帮派,都很难再挺进。

    猛攻大半月,损失惨重战果寥寥的情况下,青玉门与广元郡城各自转为稳固和经营新地盘,只对归真宗进行封锁,而不再猛攻。

    灭真一型的报复却尚未结束。

    五具灭真一型游走九寨县,但凡归真宗所属,格杀勿论!

    这些归真宗弟子,原先大多也是从陆青山这种杂役弟子成长起来,九死一生。家中饱受归真宗剥削,本是对立面的存在。

    但随着他们从杂役弟子中脱颖而出,晋升正式弟子,掌握超出寻常人的力量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既得利益者。转而成为曾经自己最憎恶、最仇恨的那一群人,维护归真宗的统治,以维持自身的高人一等的地位和既得利益。

    这种近乎养蛊的培养方式,便是归真宗统治三县两百余年而不倒的根本所在。

    这些人泯灭了良知本性,不说恶贯满盈,至少不是善类。陆青峰杀起来,分毫不手软。他记得,当初他们兄妹三人逃亡山林中,就是被这些归真宗爪牙衔尾追杀,险些走投无路命丧荒野。

    陆青峰当初对陆青山说,至多三五年,就能报复回去,覆灭归真宗。

    如今逃亡出来尚且不足两年,就已经将归真宗逼到了覆灭的边缘。

    ……

    九寨县。

    十年一次的‘河神祭’开启。

    传说,两百多年前,澄阳河中有河神为恶。动辄兴风作浪,屠戮人间,掀起滔天大浪。归真宗开山祖师降临,大战河神,最终与其签订契约

    每隔十年,澄阳河沿岸以初生婴童祭祀河神,河神则保沿岸风调雨顺。

    风调雨顺倒未见得,十年一次的‘河神祭’却是传承下来。

    这一日。

    又是河神祭开启的日子。

    黑木寨河段,七八个男婴女婴放在木盆里,四脚朝天,带着对陌生世界的懵懂,被放入浩浩荡荡澄阳河中,随着河水漂流!

    从黑木寨起始,沿岸甸水寨、黄岩寨、平堰寨、宁口寨中,但凡当年三月初三生辰的,全被放入木盆顺流而下。

    这些婴儿的父母,有些麻木,有些怯弱,有些刚烈挣扎,被活活打死。

    最终。

    数十个婴童或酣睡、或大哭,向着澄阳河下游飘去。

    北面沿岸,有归真宗弟子看护,防止有人半道劫走婴童。

    往日不乏铤而走险的乡民,想要偷偷救走自己的孩子,最终被归真宗之人将其溺死在河中。

    这一次却在‘河神祭’一开始,就出现变数!

    五大河段,五道身影几乎同时出现。这五人,个个身穿黑袍,将全身上下完全笼罩。一出现,便是御风而来,将河面上婴童抓住,旋即倒飞远去!

    “黑袍人!”

    罗俊侠奉命看守宁口寨河段,陡见黑袍人出现,立时一惊。

    自从两个月前那晚见识了黑袍人的箭术,这两个月间,又不断被黑袍人骚扰,归真宗众人早就成了惊弓之鸟!

    黑袍人一出,立刻引起罗俊侠以及其身后归真宗弟子一阵骚动。

    众弟子面露迟疑,甚至有些还在默默后退。

    这段时间出现的黑袍人箭术超群,一个个堪称箭神存在,箭下亡魂无数。

    谁个不怕?哪个敢拦?!

    “狗拿耗子!”

    “射箭!”

    罗俊侠没想到这黑袍人竟然对河神祭也有心思,脸色难看到极致,却不敢后退。其大手一挥,命令身后三十名弟子弓弩齐射!

    弓箭之术说起来简单,想要熟练、精准,却不容易。

    为了对付黑袍人,归真宗众弟子苦练箭术,意图对抗。

    两月下来,收效甚微。

    此刻齐射,更有一大半偏离数十米外,夸张的厉害。唯有少数箭矢落在黑袍人以及婴童所在,却被黑袍人轻轻挥手,拨到一旁。

    全然无效。

    “废物!”

    罗俊侠搭弓射箭,一箭直取其中一只木盆。他好歹也是真气境高手,这一箭在水准之上。若是落下,定然正中木盆,将木盆中的婴童扎个通透。

    却见那黑袍人手执一圆月弯刀,随手一挥,八瓣刀刃飞出,将身后箭矢尽数拦下。

    之后带着婴童快速消逝在对岸丛林深处。

    “又是这一招!”

    罗俊侠咬牙。

    当晚赵舟身死,身受利刃划过,便是丧命在这一招之下。黑袍人凶猛,罗俊侠暗恨,不敢追击。

    不止宁口寨河段。

    上游其他河段,四十二名婴童同时被救走!

    ……

    “黑袍人!”

    黄芝山上,诸葛重阳脸色阴沉到极致。这些时日,他命令归真宗坚清壁野,两座县城拱手让出,分毫不吝啬。

    为的便是今日河神祭!

    没想到此前还在北岸林中游走的‘黑袍人’,不知不觉竟去了南岸,还救走了对他来说有大用的婴童。

    饶是诸葛重阳,也不禁怒火冲霄。

    “宗主,一共五名黑袍人,他们带着婴儿跑不了多远,要不要派人去追?”归真宗元老之一夏正阳白须抖擞,试探问道。

    “不必了!”

    “既然他们要行善积德,就让他们救个够!”

    诸葛重阳怒极反笑,沉声道,“传令九寨,所有出生不满一年的婴儿,全数送来黄芝山!”

    “是!”

    夏正阳抱拳应道,传令去了。

    归真宗魔道行径,当真丧心病狂。手上掌握非凡武力,辖下各村寨根本无反抗之力,甚至无反抗之心。

    一个个不足一岁的婴儿被送上黄芝山。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