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黄庭道主 > 第九十九章 落脚
    “岳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陆青雨上前抱着岳妙音手臂安慰道。她知道‘岳长春’是岳妙音的父亲,据说是落霞宗长老,落霞宗弟子没道理不知道宗门长老的名讳。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变故。

    岳妙音听了,强自点了点头,心神不宁。

    大约一炷香后,从缙云峰上一道身影轰鸣而下,筑基修为展露无遗,将速度激发到了极致。刚一出现,眨眼间就出现在陆青峰四人跟前。

    “弟子见过妙法长老!”

    留下的那名灰衣弟子见到来人,连忙行礼,心中有些惊骇。这位妙法长老虽然晋升筑基不久,但背景惊人,在落霞宗中的人脉不俗。能让他如此激动,看来他方才暗暗琢磨的不差

    “岳妙法!”

    “岳妙音!”

    灰衣弟子暗暗打量妙法长老与拜山的那位女前辈,这一看,果真有三五分神似。

    陆青峰也在打量来人。

    此人中年模样,身着白袍,面容端正。细一看,与岳妙音确有几分相像。

    “这应该就是妙音师姐那位兄长了。”

    陆青峰心中暗道。

    岳妙音这边,看着来人,眼眶一红泪珠忍不住就滚落下来,哽咽中带着几分委屈,低声道,“大哥,妙音回来了。”

    ……

    缙云峰。

    山腰洞府。

    岳妙法、岳妙音、陆青峰、陆青雨、陆青山依次落座。

    岳妙法、岳妙音兄妹一甲子未见,以为生死永隔,再见面有说不完的话。陆青峰静坐,没有打扰。

    他现在总算能够理解,为什么在上阳国和哭泣沼泽时,岳妙音见到他宠溺青雨,会不自觉露出追忆和羡慕神色。

    想来症结就在于此。

    触景生情,在所难免。

    看得出,兄妹二人关系极好。即使一甲子没见,也无半点生分。岳妙法成熟稳重,原为一城之主的岳妙音在他面前,颇有几分青雨的模样。

    难怪与青雨投缘。

    两人交谈,不知过了多久,岳妙音才收起眼泪,看向陆青峰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

    “人之常情。”

    “若青雨六十年不见我,恐怕比师姐还不如。”

    陆青峰笑道。

    一旁青雨听了,往大哥靠了靠,并未出声。眼前这种场合,不管是陆青山还是陆青雨都不会轻易插话,全凭大哥做主。

    “在下岳妙法,多谢陆师弟大恩,使我兄妹团聚!”

    岳妙法忽的起身,向陆青峰躬身一拜。

    “使不得,举手之劳而已。”

    陆青峰闪身躲过,看向岳妙音。

    “大哥,陆师弟不习惯这些虚礼,如此大恩今后慢慢报答吧!”岳妙音替陆青峰圆场道。

    岳妙法闻言,忙点头道,“那是一定。今后陆师弟有事尽管吩咐,师兄一定竭尽所能,绝不推辞!”

    一番寒暄,主客落座。

    岳妙法看向陆青峰问道,“陆师弟今后如何打算?我听妙音说,师弟竟还是入阶的炼丹师、炼器师。有这种身份,若想加入我落霞宗,一个客卿长老定是少不了的。各种待遇,还在我之上。”

    炼丹师。

    炼器师。

    其中一个身份就足以令陆青峰轻松加入落霞宗,可为客卿长老,待遇不俗。岳妙法从中牵线搭桥,更无半点为难。

    “如此再好不过。青峰先谢过妙法师兄了!”

    陆青峰正想借助落霞宗,以万里聚云山脉为起点,接触修行界,了解整个碧阳湖地界的形势。有落霞宗客卿长老这一重身份,无疑方便许多。对陆青山、陆青雨二人,也有便利,陆青峰自无推辞之理。

    “师弟客气!”

    “入阶的炼丹师、炼器师加入,落霞宗求之不得。我为宗门举荐人才,门中还有奖赏赐下,说起来还是沾了师弟的光。”

    因为岳妙音的缘故,岳妙法对陆青峰颇为客气。

    三言两语定下之后,岳妙法领着陆青峰兄妹三人在客房歇脚,然后就带着岳妙音离去。岳妙音时隔一甲子归来,一些情况需要向宗门交待,还有姑祖母那边也要拜见,琐事繁多。

    ……

    “大哥,我们以后就在缙云峰住下了吗?”

    陆青雨坐在板凳上,对客房环境兴趣缺缺,站在陆青峰跟前问道。

    这些年过去。

    陆青山有二十六岁,青雨也有二十四岁。不知不觉,已经不是当初黑木寨时的爱哭的小子和黑乎乎的小丫头。

    前者青衣得体,浓眉大眼,颇有几分江湖气。

    后者一身青衫,肤白貌美,长发如瀑。放在人世间,定是受世人追捧的出尘仙子。

    两人一直跟在陆青峰身旁,除了青山在上阳国那两年有所成长,青雨还是小时候的性子。

    无忧无虑也是好事。

    可修仙之道道阻且长,今后总要独自面对各种情况,需要放手和成长。

    落霞宗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你想待在缙云峰,还是不想待在缙云峰?”陆青峰闻言反问道。对他来说,不管是不是待在缙云峰,都无伤大雅。只是从青山、青雨的角度考虑,缙云山为落霞宗山门所在,正式弟子数百,对二人成长、修行都有助益。

    “我都行,大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陆青雨不假思索回道。

    陆青峰听了,猜到是这个回答,转头看向一旁闷坐的青山,“你怎么想的?”

    “大哥。”

    “我”

    陆青山有些迟疑。

    “支支吾吾做什么,尽管说。”

    陆青峰皱眉道。

    青雨坐在一旁。

    “我想进入落霞宗修行。”陆青山小声道。

    一直以来,他都跟在大哥身后,无论是功法、术法,还是丹药、法器,都不需要操心。

    这虽然是许多修士求之不来的福分,但陆青山毕竟已经是二十六岁的青年,始终生活在大哥的羽翼下,他也想出去飞一飞,证明自己。

    青元剑宗就是他尝试的第一步。

    虽然才两三年,但陆青山享受经营一座宗门的那些日子。或者说,他享受独立自主、能体现自身价值的生活。

    而不是以‘陆青峰之弟’的身份活着。

    上阳国中如此。

    来到碧阳湖地界、落霞宗中,他希望换一种方式。

    “好。”

    “到时候你自己跟妙音师姐或者妙法师兄说一声,加入落霞宗应该不难。”陆青峰看出青山心思,心中莫名有些失落,也知道这是成长必经的过程。

    雏鹰总有一日,要独自面临深渊、风浪,自己起飞。

    凡事大包大揽,对陆青山不见得是好事。

    “大哥”

    陆青山看着大哥,脸色复杂。

    “无事。不过我们初来乍到,凡事都要小心谨慎。与人为善是好事,也不要过于迂腐。你在归真宗待过几个月,大哥相信你能处理好。”

    陆青峰拍了拍青山肩膀,出声笑道。

    “谢谢大哥。”

    陆青山低着头,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陆青雨一双眼在大哥、二哥身上转来转去,似乎察觉到什么,抿着嘴没有说话。

    ……

    陆青峰四人早上来到缙云峰,中午安置下来。一整个下午,都不见岳妙法、岳妙音兄妹的身影。直到临近傍晚,两人才并肩走来。

    岳妙音已经换了一身白色长袍,与岳妙法身上的极为相似。

    这是落霞宗制服,白袍代表筑基长老。

    看来岳妙音回归落霞宗的事情已经定下来,正了名分。

    “不好意思,我刚刚回来,琐事太多,让师弟久等了。”岳妙音一来,就歉意道。

    “师姐言重了。”

    “恭喜师姐重归落霞宗。”

    陆青峰迎上前去,抱拳恭贺道。

    岳妙音扯着嘴角强笑了笑,心情似乎不是太好,而后将下午的事情大略说了一下。

    总的来说,就是宗门询问一番这些年的去向。有筑基淬体境的姑祖母做靠山,落霞宗中没人敢为难岳妙音,长老身份很快落实下来。

    顺带连陆青峰的客卿身份也敲定了。

    “明天一早我带师弟去见宗主和三位太上长老。”岳妙音行色匆匆,在陆青峰处停留不久,将客卿长老一事交待一番,就与岳妙法一同离去。

    刚回到落霞宗,还有许多事情。她只是抽空过来一趟,晚上还要要事。

    陆青峰理解。

    第二天一早。

    岳妙音准时赶来,带着陆青峰去博望台面见落霞宗四位最高层。

    落霞宗在碧阳湖地界只是最不起眼的小门派。

    如这样的门派,三千六百里碧阳湖,星罗密布,数不胜数。因为地域广袤,中等宗门、顶尖仙门无法兼顾所有地域,于是各处滋生出许许多多小门派。

    有灵虚真修坐镇的还好,能屹立数百年乃至千年。运气好还有可能出一两个结丹真人,晋升中等宗门。

    有的干脆连灵虚期高手都没有,筑基期就敢建立宗门,在尘埃里折腾,大多百余年甚至数十年就破败下来。

    落霞宗属于前者。

    建宗四百年,严格算来,目前只是第二代。上一任宗主也就是落霞宗开山祖师,本是一方散修。晋升灵虚期之后,来到缙云峰开辟了落霞宗。

    那时这位祖师已有五百八十岁。

    落霞祖师修行资质一般,临死也还在神寂境徘徊。不过教导弟子、经营宗门的能力却不俗。仅两百余年,就教导出不少筑基期弟子,使落霞宗在聚云山脉站稳脚跟。

    羽化之前,更有一名弟子晋升灵虚期,维持落霞宗不衰。

    这名灵虚期弟子,就是如今落霞宗宗主周元。

    博望台上,四名黑袍纹金的修士立着。四人皆显老态,为首那人头发银白,如丝绦垂下,两鬓修长,但面色红润,鹤发童颜不过如此。

    自有一番风范。

    此人正是周元。

    另外三人则是落霞宗三位太上长老。

    四人脚下就是涛涛赤云,如锦帛一般。立在博望台上,好似立在云端之上,着实不凡。

    “宗主,三位长老,这位就是陆长老。”

    岳妙音带着陆青峰来到博望台,向宗主以及三位太上长老躬身行礼后介绍道。

    “晚辈见过四位前辈。”

    陆青峰行晚辈礼,态度恭敬。

    他将游戏、现实分的清楚。即使在《洪荒》已经修炼至灵虚融合境,兴许还在周元之上。更斩杀过结丹妖王。但现实中却只是真气境六重,需要寄人篱下的普通散修。

    心态自然要放平。

    “陆长老客气。”

    宗主周元尚未开口,一旁三位太上长老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妪看向陆青峰笑道,“陆长老加入落霞宗,是本宗之幸。今后就是一家人,听妙音说陆长老精通炼丹、炼器,这以后门中弟子、长老求丹药、法器,可要麻烦陆长老了。”

    “灵犀长老言重,这是晚辈应做的。”

    陆青峰来之前,得到岳妙音提点,认得出眼前说话的老妪就是岳妙音与岳妙法的姑祖母,落霞宗太上长老岳灵犀。

    岳妙音曾说过,来到落霞宗自有姑祖母庇佑。今日一见,这位灵犀长老果然和善,一开口就将陆青峰当做自己人,大有亲近之意。

    想来除了陆青峰本身炼丹、炼器的能力之外,也有对岳妙音爱屋及乌的缘故。

    另外两名太上长老,分别唤作梅青焰、岁寒山,见了陆青峰,皆含笑点头示意。一位入阶的炼丹师、炼器师,任谁也不会刻意冷落,与之交好才是正道。

    落霞宗主周元一袭黑袍,面容和善。没说话时,便伸手捋着银白胡须,面带笑意,如弥勒佛一般。

    待岳灵犀说完之后,才开口道,“落霞宗没那么多规矩,陆长老加入,稍后老夫就派人通传全宗上下。缙云峰上没有适宜炼丹炼器的洞府,陆长老可随意挑选一处开辟洞府。”

    周元声音温润,令人如沐春风。

    “多谢宗主。”

    陆青峰闻言谢过。

    如此。

    就算在落霞宗落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