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三十五章 梳头的男人
    从嫂子的房间出来后,我就往自己的房间去了,我本来想去找一下王月的,但是在大厅原院子都没有看到她,我就猜想她应该在房间里面。

    我刚刚回到房间,我就看见王月拿着一个桶往外走,我疑惑地问道:“月儿,你拿着这桶,去哪啊?”

    王月对我说道:“你回来啦,没有啊,我准备去给你洗衣服呢,你看看你,衣服都堆成一个小山了,也不舍得拿去洗干净。”

    听完王月的话后,我心里不禁一暖,不过我也没打算让她帮我洗,说什么话呢,老婆时娶回来疼的,不是娶回来干活的。

    “你把这些东西都放下吧,我自己洗就好了,不能累着你。”说着就伸手去拿她手里的桶,王月侧了侧身躲开道:“你说什么傻话呢,现在既然我已经和你在一起了,我就有义务帮你打理好你的生活,洗衣服这些是我的分内事。”

    我听到王月的话,知道坳不过她了,说道:“好,你要洗,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我就回了房间里面慌了一套衣服,把内裤也换了,然后就把衣服甩到了王月手上的那个桶里面,不过王月看完我做的事情后,却是无语的笑了笑,然后随手捡起了我刚刚脱下来的袜子,就往院子的井那里走过去了。

    我看到她走了,就连忙跟了上去,这时候我才看到,我堆在房间里面的脏衣服已经被王月全部都搬外面来了,王月去到水井那里后,就在旁边蹲了下来,然后就开始洗衣服了,我看到王月拿着我的衣服就开始上手搓,像内裤袜子这些也是这样给我洗,我的心里又是一暖。

    除了我妈妈可没有人愿意这样帮我洗衣服了,王月是第一个。

    我忍不住走到了王月的后面抱住了她,王月洗衣服的手,先是一顿,然后对我说:“别闹了,我洗衣服闹,等晚上回房间,你要怎么闹我都依你。”说着说着又羞红了脸。

    我听到王月的话后,噗呲一笑,这丫头的脑子里面整天都着想这些什么东西呢!我忍不住拿手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对她说道:“月儿你真可爱,但是你的想法好污啊!”

    敌仇远科方敌术战闹方帆闹

    说完我就哈哈大笑起来,王月则是拿水泼我到:“好啊,你居然敢嘲笑我。”

    就在我和王月在闹耍的时候,我看到了嫂子的房间,突然就想了王寡妇的事情,居然就站住了,就在我转身想和王月说的时候,一瓢水迎面而来。

    我整个人都被泼湿了,王月连忙给我擦到:“你傻啊,咋不躲啊。”

    说着就拿着自己衣服在我的脸上胡乱擦着,丝毫不介意自己会走光。我把她的手抓住放下来说道:“别擦了,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我们先回房间。”

    后地科科鬼后察由阳通酷远

    后地科科鬼后察由阳通酷远  王月对我说道:“你回来啦,没有啊,我准备去给你洗衣服呢,你看看你,衣服都堆成一个小山了,也不舍得拿去洗干净。”

    王月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我严肃的表情,就匆匆忙忙的跟着我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后,我对王月说:“我今天不是去帮嫂子买线吗?然后我就遇到了小卖部的老板,村子里面都一直在传她和村子里面你的男人有染,但是这是人家的事情,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在我买好线准备回来的时候,那王寡妇拍了一下的我肩膀,问我要不要睡她,而且不要报酬,就给他三根额头前的头发给她就行了,我顿时一愣,就随便走了个理由走掉了,然后我又碰到了我们村的赵光棍,而赵光棍是去找王寡妇的,那个赵光棍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对,而且他的都快秃了,就是因为他每次去找完王寡妇都会给她三根头发,我觉得不对就跟了上去,我果然看到他们在干那事,而且王寡妇还发现了我,但是她没有慌张,还问我要不要也来一发,我就被吓跑了,对了王寡妇拍我的时候,那个手真的是异常的冰凉,而且她的床头上有一个的罐子,上面还贴着一张不知道什么的符咒。”

    听完我的话后,王月先是沉思了一会,然后对我说道:“这个王寡妇我是知道的,我之前也见过她,你最后以后不要太靠近她,那女人不简单,而且她应该是有一点道行,会点什么的。”听王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王寡妇的脸,明明都已经那么大年纪了,可是现在确实越来越年轻水嫩,想着想着,我觉得自己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和王月说完事情后,她叮嘱了我几句,然后又继续回到院子里面,我也跟着出去帮忙。

    孙地地仇鬼结恨由孤球通秘

    一天没多久就过去了,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还在yy什么的时候,我听到了窗户那里有什么动静,就起来去看了看,结果我看到一个人脸紧紧地贴在窗户的玻璃上面,我吓了一大跳,惊吼了一声。

    孙地地仇鬼结恨由孤球通秘  我整个人都被泼湿了,王月连忙给我擦到:“你傻啊,咋不躲啊。”

    赵光棍整张脸贴在了玻璃上,眼珠子往外冒着,而且没有白眼仁,里边还透着血丝,见到我,他狰狞一笑,招手叫我出去。

    我差点没被吓死,然后对着他破口大骂:“我说你这人咋回事,大晚上不回家睡觉,趴在我的窗户上面做什么,发神经啊。”

    王月听到我的声音后,就走了过来问我是怎么回事:“大勇,你怎么了,你在骂谁呢?”

    结仇远地独孙学接孤地方仇

    我生气的说道:“还有谁呢,不就是那个赵光棍咯,你看他大晚上的不睡觉,趴在咱家窗户上发神经,我差点被他给吓死。”

    就在我再次看向窗户的是,那个赵光棍就只剩下一个背影了,而且还是那种脚跟不着地的走着。

    王月看见了说道:“我们快点跟上去,那人被脏东西给上身了,看看是怎么回事。”

    说着王月就拉着我出去了,此时我的心里是郁闷的,怎么每次我想动手的时候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时候来搅局啊,我要到啥时候才能把王月给“吃”了。我一边在心里不停地抱怨,一边就跟着王月朝赵光棍追了上去。

    我和王月就跟在赵光棍的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但是越走我就越觉得熟悉,这路我白天不是才走过吗!这是通向王寡妇那里的路,果然没过多久,赵光棍就在我今天偷窥他和王寡妇的那个窗户下停下了,我和王月也在远一点,他看不见的地方停了下来观察他到底要做什么。这时候,我和王月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只见那赵光棍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把梳子,然后就对着那个窗户上的玻璃梳起了头来,而且他梳头的动作十分的女性,看起来就像是个女人在梳头一样,但是赵光棍的头都已经快要秃顶了。

    “这人应该是被王寡妇给控制了,不停地在帮她往这里领男人呢,不过她要那么男人到底来这里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呢。”王月看着赵光棍梳头的时候冷不丁的说道。

    就在我要和王月说什么的时候,我们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和王月听到后,就匆匆忙忙地藏起来,等到我们藏起来后,看到后面来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的目光是暗淡的,完全没有生气,就像是行死走肉一般。没过多久,那男人就木木讷讷地往王寡妇的家里面走了进去。

    这时候王月说:“这个男人也是被控制过来的,而且他现在要遭殃了,被这种邪术控制,下场都不会太好的,接下来就要看那王寡妇要对他做些什么了。”

    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知道王寡妇要做什么了,对他们。

    我心里不禁为自己白天的果断点了个赞,幸亏没有被王寡妇给诱惑,要不然现在要倒霉的就我了,这个时候我看了一眼把我们吸引了过来的赵光棍,我看到他还是站在那个窗户那里对着玻璃梳着头发,梳着他那个秃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