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照片
    “这张照片里的碎纸你有没有带来?”我指着照片问曾警官道。

    曾警官一皱眉头,我本以为他是没有带,却不想他从口袋里将一个便携式收纳袋拿了出来。

    这人真有意思,既然带了,为什么还要皱眉头。这个皱眉应该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作为一个警察,有这么容易被人发现的习惯性动作,还真是挺危险的。

    我接过收纳袋,将袋子直接打开,把碎纸倒在手。

    “喂!这些可都是证据,你要干嘛?”曾警官十分紧张,担心这唯一的证据被我给弄坏了。

    “既然你专程来找我,我也不能只摆臭架子,总得让你看点真本事不是?”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固体胶,在碎纸身便擦边粘,三下五除二,恢复它原本的形状,也是个纸人。

    “纸人?你确定没有弄错?”曾警官眼睛一大一小,表示怀疑。

    艘地科不鬼结恨由冷艘显结

    我当然不可能弄错,这些碎纸透出明显的邪力残留,我的眼睛还不会看错。

    我示意曾警官安静,随即以道力模拟面邪力的运行规矩,重建附在纸人身的术法,只见平躺在我手的纸人打了一个激灵,腰身一抖便站了起来。

    此时的曾警官已经瞪大眼睛,正大的嘴巴,伸手不停的在纸人头晃悠,还以为是有什么丝线在操控着它。

    “现在带我们到你主人那里去吧?”

    我对纸人下令,它立刻挺直了身板,从我掌心一跃而下,夸着小步子往小区走去。

    “它要干嘛?”曾警官回过神来,见纸人已经走了起来,忙问。

    “快跟,它要带我们去犯人那里。”我给乐乐使了个眼色,让她护在曾警官身后,这么跟在纸人身后往小区走去。

    纸人当然不会有意识的去找真正的犯人,我只是以道力模拟邪术重建了碎纸的咒法。看施咒方式与江原的确有几分相似,可是细节方面却明显不同,它还是坚定了我去见见那名少女的心。

    想要搜她的家,我总得用用曾警官的名头。思考之后,我决定卖弄了个手段,偷偷命令纸人往少女家里走去,曾警官毕竟只是个普通人,看不出这其的破绽,只带着好跟在我身后。

    三个人跟着小小的纸人,不赶快不敢慢,保持那么一步只差的距离,来到头一栋老楼的一层。

    这个小区虽然也有门卫,写着闲人免进,可惜管理却十分不严。见我们进来,保安连看都没看一眼,多半是做的年头久了,少了那么一点激情,眼下只剩混吃等死了。

    纸人个头太小,无法爬楼梯,在台阶挣扎了半天,还是摔了下来。我只能蹲下一伸手,纸人跳我的手背,往前一指,继续给我们指引方向。

    我心里头记得阿雪说过,少女住在一楼的南侧。当下便暗自给纸人下令,让它往南侧房门指去。

    曾警官见纸人指到南侧,立刻问我:“确定是这家?”

    算弄错了,我也可以赖是纸人给指错了,锅都准备好了,我怕什么。

    曾警官半信半疑的按下门铃,可能是因为年头太久,门铃里的电池已经没电了吧,按了几下没有反应,曾警官还是躬指巧了去。

    礼貌的三声,听门内有个女人回应了一下,没几秒的时间,门轻轻打开。

    “谁呀?”

    门内话音落,我手的纸人突然道力全散,粘合的地方重新崩裂,又散成了一摊碎纸。

    门缝里露出的女人,她年龄看似而是三四岁,一头干练的短发,正穿着围裙一脸微笑的看着我们三人。

    按照阿雪和小白的说法,这家里住着的应该是一名少女,而且只有她独自一个人才对。

    以小白的年龄观念,有可能弄错少女与少妇的区别,但是阿雪绝不可能弄错。

    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女,和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少妇有着巨大的区别才对。难不成这家里还有一个少女存在?

    我还以为自己是弄错了房间,当即看向乐乐,她随即冲我眨了一下眼睛。

    这是我们来之前偷偷约定好的暗号,以乐乐的嗅觉,只要是与江原有关的东西,都能立刻辨认出来。东西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是女人。

    乐乐十分肯定这个女人和江原有关,也是我并没有找错。

    我当即拍了曾警官后腰一下,悄声对他耳朵道:“看来她是嫌疑犯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进屋里找找线索?”

    曾警官脸色变了一下,眨眼间又恢复成微笑,向女人掏出自己的警官证:“你好,我是咱们这个片区的警察。”

    “哦,警察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女人一脸纳闷,看看曾警官又看看我和乐乐。

    “咱们附近发生了几起失踪案,你知道吧?”曾警官试探问道。

    “知道知道,大家都在说呢,太可怕了。不过,你找我有什么事?不会认为我是烦人吧?”女人表现的十分害怕,门缝也关小了一些。

    “荡然不是,我看你家有一扇窗户是也不错,能看到小区大门,所以想了解一下情况。”曾警官手伸进门缝里,担心女人突然将门关住。

    这个举动非常信心细,也非常大胆,看得出曾警官平时是那种相当能办事的警官,应该是个好警察。

    孙不远仇酷艘恨陌冷方鬼秘

    “哦,警察先生,你想问什么?”

    “你看,我们能进去聊吗?站在门口,别人看见也不像回事。”曾警官说道。

    “请进。”女人立刻将门打开,邀我们几个进入。

    这种爽快,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她会找出各种借口,不让我们进去的。

    看来那些失踪的人,肯定不会藏在她家里。想想也是,再蠢的罪犯,也不会将那么多人失踪的人藏在自己家,那不是引火身吗?

    不过我的目的也不是找到这些失踪人口,而是想探明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已经她和江原的关系。

    “你家里还有别人吗?”我进门前随口问了一句。

    女人摇摇头:“没有,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现在?”我追问了一句。

    “哦,我妈和我女儿,现在和我住在一起,不过我妈带着我女儿去玩了,应该到晚才回来。”女人一边为我们倒水,一边回答道。

    “你女儿今年多大?”我再次问道。

    “十六,初快毕业。”女人一笑:“警察先生,我去厨房烧点热水,你们先坐。”

    见女人离开,曾警官赶忙皱眉对我问道:“你不会搞错吧?带你们几个闯别人家,我可是违反了纪律的。”

    “相信我。”我说着将手里碎纸重新装进收纳袋里交给曾警官。

    这纸人会突然碎散掉,只有一个可能。是在开门的瞬间,那女人用邪术驱散纸人身的咒术,将它瞬间震散。

    真要是让我带着纸人和她对峙,因为咒术共鸣的印象,她肯定会无疑是的对纸人进行操控,立刻露出马脚。

    结远科仇独艘学战阳孤

    所以毁掉纸人是一步大胆的棋,以直接暴露自己为筹码,毁掉我手里现有的证据,算的是高招一步。

    “乐乐,你和曾警官拖住她,我到她卧室里看看。”

    不等曾警官拦我,我立刻起身,走进了卧室当。

    卧室里飘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不像是可以喷洒的香水,而是女人闺房特有的那种香起。

    我之所以会进这个卧室,一是原因门开着,另一个原因则是我刚才进来时瞄到这个卧室里摆着几个相框,是我眼前的照片。

    相框里都是一些单人照,整整齐齐摆在一旁的架子。我组略扫了一眼,有小女孩的照片,也要老妇人的照片,应该是那女人说的母亲和女儿。

    难不成阿雪见到的少女,是照片里这个女孩吗?不过照片里的女孩明显更小一些,也十一二岁。

    这个女孩的父亲会是江原吗?照片里虽然没有见到男人的身影,不过拍照的人也许是江原也说不定。

    阿雪和小白竟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将一家人当成了一个人,害我差点判断失误。

    我拿起小女孩的照片,不得不说这小女孩跟江原长得可不怎么像,反倒和她妈妈像的更多一些。特别是鼻子还有眼睛,如同一个模子.......

    我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伸手拿起老女人的照片,下左右仔细的看了起来。

    “你发现了?”

    轻轻一声,吓得我手里的照片翻落,我赶忙狼狈的将照片抓住,不然相框落地摔坏了。

    我身后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了,女人站在门口打开门缝看了一眼将门关住:“看你这么紧张,应该是发现照片的秘密了吧。”

    我点点头道,看着眼前的女人,浑身一震恶寒:“这三张照片的人,不是你的女儿和你母亲吧。”

    女人不置可否。

    “照片,都是你自己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