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不妙
    我赶紧将近乎晕厥的王月放到沙发,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将我身体里的阳气引入她的体内。

    好在我已经重新和九女献寿图融合在一起,身体里的阴阳气相互循环再生,王月所需要的量已经对我产生不了什么影响了。

    但真正的问题却不在这里,而是王月吸收我身阳气的速度,明显不她自己的消耗。这像是边拿手机看视频边充电,但是充电头的功率始终不消耗的速度,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耗尽所有电量。

    我现在所能作的,只有在王月身前,让她大口大口的吸着我体内的阳气,然而只能起到一个拖的作用。

    阿雪这时从楼下匆匆来,似乎是在乐乐留下的东西里翻找了些什么,衣袖都是灰尘。

    她走来看见王月倒卧在沙发,忙问道:“她怎么了?”

    不等我说话,阿雪开道眼一看,立刻明白了原因:“你怎么之前都没有跟我说过?!”

    阿雪十分生气,先是手为王月封住的丹田扭转,王月舒缓了一口气,晕睡了过去。

    也是我一时大意,阴阳气都是人正常活着所必需的,两者缺一不可。我得知王月承下了小秀的痛苦后,还觉得自己有时间可以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并没有特别心。

    孙仇地不方孙球战孤所孤艘

    结果这两日,我心思全扑在了寻找恶念分身的事,竟然把王月的问题给忘在了脑后,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混蛋到家了。

    “这样下去不行。”阿雪皱眉道:“一旦阳气耗尽,月姐的身体会出现不可逆的损伤,必须得立刻想办法补充她的阳气。”

    我已经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脑子里也在不停的思考办法,但人越是着急,脑袋里越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时之间,我只是呆呆的矗在那里,不知道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门忽然打开,揉着眼睛的阿泰回来了:“有没有饭吃?我快饿的不行了。”

    阿泰这句话刚刚说完,一旁的阿雪眼睛一亮,抓住阿泰的胳膊将他拽了过来。

    “你干什么?”阿泰楞道。

    “借你的血一用。”

    一语落地,闪电之阿雪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把水果刀来划开了阿泰的手臂。

    肉眼可见,鲜血以极快的速度从阿泰手臂低落,却未落在地,反倒是随着王月的呼吸,引进了她的嘴里。

    阿雪反关节抓紧了阿泰,一时间他也挣脱不了:“你们是要疯,还是要死?这是做什么?”

    我也不明白阿雪这样做的原因,更不明白王月为什么会不断的吸收阿泰的血液。

    阿雪见我疑惑,这才说道:“阿泰吃过千年麒麟竭,千年麒麟竭是至阳之物,月姐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至于能不能弥补她的阳气缺陷,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们当我是自来水管啊!”阿泰手臂血液的流速和伤口根本不成正,与其说是在滴血,倒不如说是血在被王月吸走。

    阿泰顿时红了眼,手既然挣脱不了,便抬脚要踹王月,我见状赶忙用手臂挡住了阿泰这一脚,同时解掉王月身护住阴阳流转的限制。

    王月一下惊醒,咳出一口血吐在了地,接着不停的喘息。

    阿泰见王月醒了,忙道:“还不放开我,在不给我包扎一下,我非得失血过多,小命都得丢了。”

    阿雪顺手拿出纱布直接为阿泰包扎:“不是用你一点血吗?以你造血的速度,这点消耗算得了什么?”

    阿泰不再说话,捂着自己的伤口坐到一旁的沙发。

    想也知道,阿泰肯定是生气了,毕竟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硬是要了他身的血。

    能救王月,是我欠阿泰一份人情。我对阿泰道:“谢谢。”

    “你要是先跟我商量一下,再说这声谢谢,我会现在容易接受。”阿泰脸一扭,依旧是气鼓鼓的。

    他生起气来和过去倒是一模一样,三言两语想哄好他可不容易,还不如放置他不管,一会他自己消气了。

    敌不地仇情孙恨陌孤球察独

    我先是查看王月的身体状况,仅以道眼观察,王月因为缺乏阳气产生的虚弱感,已经迅速消除了,再感知她的丹田阴阳气,似乎是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运转,我不得不感叹千年麒麟竭的效果。

    当初阿泰命在危旦之时,我从乐乐那里赊来千年麒麟竭为阿泰续命,算起来也过去二十多天将近一个月了,千年麒麟竭的药效竟然还在阿泰体内循环,而且似乎还能持续更长的一段时间。

    我不奢望用过阿泰的血后,王月能彻底痊愈不再吸收阳气,目前看她阳气充沛的情况,应该是足以支撑一段时间了。

    “你现在的状况,需要先休息调养。”我对清醒了一些的王月道。

    后地仇地独艘恨所冷所恨陌

    后地仇地独艘恨所冷所恨陌  王月一下惊醒,咳出一口血吐在了地,接着不停的喘息。

    “我没事的.......”

    “还说没事。”我佯怒道:“别逞强了,小秀有阿雪照顾,没事的。”

    结科不仇酷孙恨所阳恨敌考

    从山回来后,小秀这两天都在沉睡,只是偶尔会醒来。一来是传授王月滴血成行时,小秀的消耗也不小,二来是王月帮小秀弥补了阳气的缺失,小秀还需要时间适应。

    “去休息吧,家里有我呢。”阿雪在一旁搭话道:“你要是再累出今天这样的好歹来,才是给大家添麻烦呢。”

    “对不起。”王月道歉道。

    “别这么说。”我扶起王月:“你身体养的好好的,对我来说才最重要。”

    王月这才点头同意,我趁着她没有变卦,连忙带着王月回到房间,让她床休息。

    一走出王月的房间,我的手机立刻响了。我赶忙缩到角落里,害怕吵到王月休息。

    孙仇远远独结术战月考球羽

    看电话是曾警官打来的,我接通道:“怎么了?”

    “没事我能找你?”曾警官腔调十分着急道:“又出事了,还是死人的案子。”

    “难道.......?”

    “是你想的难道。”曾警官急忙道:“和咱们在城隍庙下面发现的尸体状况一样,这次死了五个人,都是施工队的。”

    “施工队?人是死在哪里?”我心暗道不好,连忙追问曾警官。

    只听曾警官在电话里叹了口气,听了几秒才说话:“离你们小区不远,一所超市边还在施工的大楼里。”

    后科不远独后术战月恨后毫

    听曾警官的描述,位置我倒是有印象。这几次去城隍庙的时候都有路过。但是相起城隍庙来说,那栋施工大楼的位置可是名副其实的闹市区,两侧既有超市又有小区。

    后科不远独后术战月恨后毫  王月一下惊醒,咳出一口血吐在了地,接着不停的喘息。

    三头黑蟒能在人类的社会里平安的活过几千年,必然不会愚蠢到轻易在人类面前出现。可是这两天它猎杀人类的范围却越来越往人烟密集的地方靠近,真不知道它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打电话给我是希望我帮忙捉它吗?”我跟曾警官说过我的判断,曾警官也表示了相信,他打这个电话过来,我猜想多半原因在这里。

    “不是希望,是必须请你帮忙,这可事关我的仕途。”曾警官沉重起来:“庙里那个老方丈不知道是走的什么途径,竟然跟我们局长的司还有关系,面已经对我施压了,必须要尽快解决这起案件,不然我的帽子得摘了。”

    虽然曾警官嘴没有提及,但是我很清楚他背负这个责任有我很大的关系。

    是我招惹的方丈,如果不是曾警官护着我,方丈也不会将怒火和矛头指向曾警官,所以这个忙我必须得帮。

    结科地仇鬼结术由闹故我星

    让我疑惑的则是方丈的人脉,他可真是有好手段,竟然能和执法系统里的人扯关系,而且看情况他似乎还能趋势这个人。

    “你在哪?需要我现在过来吗?”

    “还用说,总得让你看一下现场吧,我在这个地方,你直接过来好。”

    一番头沟通后,我挂断电话,又偷看了一下王月的情况,她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我这走下楼梯,对阿雪道:“我得出去一下,月儿和小秀拜托你了。”

    “别跟我客气,这些你带。”阿雪说着将一叠道符交给我。

    另一边的阿泰忙站了起来:“你要去哪?带我。”

    “哈什么哈?”阿泰推开别墅门:“这女人想要放我的血,你媳妇又要喝我的血,你要是走了,我不成了待宰的羔羊了?要去哪?我都奉陪。”

    说完阿泰先一步了车,我大眼瞪小眼的跟在阿泰身后。

    听阿泰这意思,他是害怕阿雪吗?

    甭管是什么原因,他愿意跟我一起,倒也是好事一件。

    三头黑蟒阿泰也见过了,虽然阿泰现在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但我猜想他身的封印已经削弱了不少。因为在阻止他踢向王月那脚时,我发现他的足下出现了邪力,虽然是转瞬即逝,但还逃不出过我的感应。

    我开车直接往废弃大楼开去,路大致跟阿泰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当然话会有少许隐瞒,如我闯进城隍庙的事情,未对阿泰说起,也没有提及方丈向曾警官施压的事情。

    我和阿泰只能说是利益共同之下,暂时的盟友,将来我们的关系如何,还很难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