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地下室
    心里知道,只要吞下这些炼金粉,我肯定会活活毒死。

    西洋炼金术与道教天门的炼丹术同出一脉,很多材料都是共通的,这其用料十有八样是剧毒,剩下两样也剧毒稍次一点,吃下去不穿个五脏六腑才怪。

    我想将嘴巴闭住,然而喉咙被鹰钩鼻捏着,为了呼吸我下意识的长大嘴巴根本合不住。茫茫迷雾,想要把希望寄托到他们身也太不现实了。

    此时粉末已经落进我的嘴里,我拼命用舌根挡住喉腔,但这也能撑个几秒而已。

    我心一横,只能兵行险招。当即心神念动,有内而外一股撕裂感酝酿而生。这一次使用分身,远之前使用时更加痛苦,我强行将分身融回体内,根本没想着再次启用他,所以已将分给他的魂体融回了我自己身。此次再用,如同用一把尖刀将已经近乎愈合的伤口重新划开,那种痛苦,不言而喻了。

    后不科不酷后察接月故所封

    分身一从我身出来,二话不说对着鹰钩鼻心口是一拳。鹰钩鼻显然没有防备,硬生生的吃了这一拳,连忙扔下粉袋,要重新进入迷糊之。

    我赶紧把嘴里的粉末吐出来,为了以防万一,又用食指压我的舌根催吐,结果只催出了一堆胃液酸水。

    恶念分身来不及制住鹰钩鼻,他便已经重新回到的迷雾之,茫茫迷雾谜的我和分身都看不到方向,只能听到雾鹰钩鼻转移时发出的脚步声。

    恶念分身提起古图腾之力,顺着声音的方向准备追去,我连忙将他胳膊抓住,指了下地面的两颗石头。

    看恶念分身皱眉不解,我急道:“八卦阵!”

    鹰钩鼻虽然是外国人,却是个真正的全才,各种门路都由涉猎,连国古代的阵法也学了一些,还能学以致用。

    相传当年陆逊火烧刘备营寨,刘备大败而逃,诸葛亮为了困住陆逊便以石字落成阵法,阵白雾茫茫,根本看不清方向。陆逊和将士们被困在这阵里转悠了一整天,情急之下陆逊以老马为引,这才离开了阵心,后来整个故事还多出一个成语,老马识途,而阵名叫八卦阵。

    初见白雾茫茫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原因,直到我被鹰钩鼻捏住脖子,这才扫到了地摆放的几块石头。

    我想他便是以这些石头排成八卦阵法,将近在咫尺的我和鬼将军分割开来。

    恶念分身立刻明白了我想表达的,毕竟我知道的他也知道。两人对视一眼,随即背靠着背横着从乾位开始向坤位移动。

    这迷雾八卦看似空间非常大,其实只是一种类似于幻术的视觉错觉,只要依照八卦逆时针走位,很快会脱出阵法的范围。

    我们知道这点,制造阵法的鹰钩鼻自然也知道这点。

    只要我们两个不去管他,他故弄玄虚的那套没有任何意义,只能从雾一跃而出,看架势是想将我们其一人拖进雾里,再个个击破。

    早知道的鹰钩鼻会计钩,我连忙将恶念分身推到身前位置,恶念分身以出其不意的角度,一爪拍过去,只听清脆一响,鹰钩鼻落地吐血,估计肋骨是断了两根了。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我们两人见状立刻反守为攻要冲前将他擒拿,鹰钩鼻随即将嘴里的血喷向我们,遮挡了视线。

    血珠落地,白雾弥散,再看鹰钩鼻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鬼将军和众鬼兵在离我几步远的距离,刚才却无法发现我们的存在。

    我一直观察者恶念分身的动作,见脱困后他走神了一秒,我连忙抓住他的肩膀又将他吸了回去。

    王月带着阿雪推门而出,正见我在重新融合恶念分身,忙跑了过来:“你流血了?”

    “没有,这不是我的血。”我脸挂着血珠,血却是鹰钩鼻流的。

    鬼将军散出周围哨兵,并未和我再多交谈,引兵重新归入了壁画之内。

    艘远不地鬼后术战月早诺月

    这一次还真亏了有鬼将军和这些鬼兵先一步解决掉了那些蓝皮尸体。不然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方法能对付这些家伙。

    鹰钩鼻逃离的十分匆忙,几具蓝皮尸体他没来得及带走全扔在了我们别墅门口。

    “你别动,让我过去看看。”阿雪示意王月将我拉到一边,自己则抽出伸缩剑前查看起来。

    这具蓝皮尸体被鬼兵砍断了双手,即便是还受控制,也没有伤人的资本了。再说鹰钩鼻逃离时那么慌张,相也放弃控制这些蓝皮尸体了。

    “意识全无,尸身也看不见魂体,真不知道刚才那人是怎么控制它们的。”阿雪大致检查了一番,对鹰钩鼻展现的能力颇为好。

    “傀儡最早可是起源于国外的,再加那家伙懂的太多,指不定是从哪里学来的什么怪怪的术能。”我不是学着虽然好鹰钩鼻的手段,但还没有要深究的想法:“乐乐有给你留她的那种药吗?”

    阿雪心领神会,点点头道:“这些尸体不能送到警局吗?”

    “千万别,还是斩草除根为妙。”我嘴这么说,心里担心这些尸体送到警局,我又得被曾警官拉着去做笔录什么的,那才叫烦不胜烦。

    我叫阿雪拿出来的药剂是乐乐调制的一种化尸水,这种极具腐蚀性的液体也不知道乐乐是怎么调配出来的,光是在腐化尸体方面,远重水等等化学液剂更具效果。

    交代完此事,我准备先回别墅,突然之间心一股离心一样的力量勃然爆出,我一步也没有走动便跪倒在了地。

    “阿雪!你快看,他这是怎么了?”王月撑不住我的重量,只能着急询问阿雪。

    阿雪正在将化尸水撒在蓝皮尸体,见我状况手一抖竟一下撒出一半去,好在没有滴在她自己身。

    阿雪忙将盖子盖好,也不管身后尸体融化之时,腐烟滚滚。

    阿雪赶忙来到我身前,查看我瞳孔及心跳,忙道:“咱们赶紧把他抬进去,恐怕是恶念分身在与他意识相搏。”

    我的体重也一百二十斤下,如果是一半的女性想要抬我也得费点力气。阿雪和王月都并非普通人,两人协力将我抬进别墅放在沙发,还费不了多少功夫。

    “快去准备冰毛巾,得让他时刻保持清醒!”阿雪吩咐王月后,转而对我道:“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话,你给老娘听着,你一定要给老娘坚持住,不过是你的分身而已,如果你控制不住他,连自己都不做了。那我们这些人,你保护得了谁?”

    结远仇仇方敌术接阳太秘球

    脑仁生疼的我只能隐约听见阿雪在说话,可我却听不清阿雪在说什么。

    恶念分身的意识不断搅乱我的脑袋,逐渐连眼前这点景象也看不清了。

    我听说过医学界有一种反应叫做自体排斥,是当一个人被斩断了手脚之后,医生为他将手脚重新接,但出乎意料的出现了排斥反应。要知道只有异物移植才有几率出现排斥反应,自己的细胞排斥自己是十分罕见的。究其原因,似乎是因为大脑已经认定自己没了手脚,潜意识不允许手脚接回身体,所以明明是自己的手脚残肢却被当成了别人的东西,从而产生了排斥。

    我现在的状况感觉也是一种自体排斥。恶念分身明明是我自己,然而我却无法将他包容。

    我的内心深处忽然闪过一个想法,难不成是因为我脑牢记了恶念分身杀人的事情,所以内心对恶念分身有了排斥的情绪,所以在这次放出恶念分身之后,重新收容他的过程变得无困难。

    我抬手猛拍自己的额头,心告诫自己,不要将自己看的无清高。虽然我手没有直接死过无辜的人,但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那也一样等同是我做下的。

    村子里那么多人的死,多半可我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连守尸人会被人下降头,也是因为我看破了暗道。

    所以我凭什么看不起恶念分身,凭什么觉得他浑身血腥,我一身清白,我其实和他没什么两样。

    心这样想完,那股排斥的剧痛突然消失无踪,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额头盖着冷毛巾,眼睛略显发酸:“扶我起来。”

    一旁守着我的王月见我恢复意识,忙将我扶起,顺带通知阿雪道:“大勇清醒了!阿雪你快过来。”

    从屋内出来的阿雪带着围裙似乎是在做什么食物,她三两步走到我身前,大致检查了一番,紧接着不顾及我身旁的王月一把将我抱住:“我说你能撑过来!”

    “我好像隐约听见,听见你在骂我......”

    敌仇不地酷孙恨战冷仇星星

    阿雪摇着脑袋,头发蹭在我脖子:“你......你听错了,我才没有。”

    我轻轻推开阿雪,揉着自己的鼻子:“你在做什么?怎么着大的血腥味?”

    我这话刚一说完,阿雪和王月都吸了吸鼻子,这才发现屋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血味浓重到呛鼻了。

    “不是我,这味道好像是从地下室来的。”

    “地下室......”难不成是乐乐的什么药剂撒了出来,才散发出这种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