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着力
    “要用前脚掌着力,脚后跟慢慢抬起一点。”婉君在一旁指挥道。

    “这样?”我踩着高跟鞋试着往前走。

    道法自然,体内蕴含道力越多,身体便越会趋于年轻化和少年化。我的身高样貌虽然不受影响,但是脚的大小却因为道力限制,连这双女高跟鞋都穿的进去。

    闲聊时曾听阿雪说过,她认识一位道门真人,道力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明明已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看起来却像是十来岁的小孩。

    我不太能想象出,一个老头有着少年的外表,应该是什么样子。

    眼下怎么走过这十几米的路到楼门前,别让人看出破绽才是最重要的。

    我脚后跟一歪,人有差点摔倒。好在婉君在我身后不远的位置,忙将我搀扶住。

    “我不能换双平底鞋穿穿?”我不爽道。

    婉君摇头:“那不行,你瞧你现在根本是书走出的貂蝉和王昭君,换了高跟鞋没这份气质了,肯定会被人家发现的。”

    “我怎么觉得你乐在其啊?”

    每次婉君说话,都有着一种强忍笑意的感觉。

    “我有吗?”婉君问道。

    有,有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光有把柄攥在她的手里,现在连账单都成了她威胁我的道具。

    更重要的是,男扮女装也是目前我唯一能够混入楼内的办法。

    依从那离开的姐妹俩口问来的情报,所谓的黄莲娘娘又叫黄莲圣母,不知为什么极其讨厌男性和有家室的女性,所以她的信徒只有女人,而且全都是单身。

    而这位黄莲圣母,能吸引到百十号女子为她举办法会,是因为此人宣称能实现女人的一切愿望。但是光听那姐妹俩说黄莲圣母可以治愈重病,听过程到更多像是骗术,也许这位黄莲圣母和八十年代盛行的气功大师没什么区别,是会点障眼法之类的。

    婉君见我穿高跟鞋走路十分不稳,便道:“没时间再给你练习了,我悄悄搀着你的腰,这段路你好好学习一下踩高跟鞋的感受。”

    “......”

    不等我说话,婉君手已经搂在我的腰盘,自己的胸口贴在我的手臂。

    因为只是穿了一层薄薄的裙子,我手臂传来的触感别提多直接了。

    “往前走了。”婉君提醒道。

    我赶忙跟着迈步,有了这么一个搀扶的助力,我走起来也稍微稳当了一些。

    说我踩的是高跟鞋,其实也不过四五厘米。我陪王月逛街时,她偶尔会买一双跟在七八厘米高度鞋,看得我触目惊心。

    今天真正试穿一次,我才明白女人为美所做的牺牲还真是够大的,下次说什么也不让王月穿高跟鞋了,真怕伤到她的脚。

    婉君搀着我走至楼门口,远远看到那两个守门的老女人正在朝我们张望,我担心被她们两个看出来,忙低下头。

    “没事,你现在的样子,我怕连你自己的父母都认不出来。”婉君在一旁轻声道。

    有这么神吗?脸依旧是我的脸,不过是穿了一身长裙,加了一头假发而已。

    不能我们再靠近,嘴角有痔的女人便先一步推门出来了:“我说还差几个人,你们两个怎么现在才来?”

    接着灯光,嘴角有痔的女人扫到婉君身:“你刚才不是......”

    “您可误会我了。”婉君说话软了一半,话音好像放了蜜一样:“我是带我重病的妹妹来求见黄莲圣母的,刚才那个男人,只是一个多事的司机。”

    “司机?”老女人视线瞟到我的身:“这是你妹妹?”

    “嗯,她有重病,希望黄莲娘娘能救她一命。”

    “黄莲娘娘法力高深,她身的病不管多重都能治愈。”老女人的视线自我身下扫到身:“7要是有谁来成心捣乱,黄莲娘娘也不会绕过她。”

    “我们不会的。”婉君说道。

    我站在一旁不敢说话也不敢动,样子能伪装,声音却不能伪装。而且这样呆呆的站着,便感觉夜风顺着裙摆往呼呼的吹,只感觉下身凉飕飕的。

    “嗯,快进去吧。法会马要开始了。”老女人最终打消了疑虑,为我们打开了门。

    婉君微微搀着我尽入楼内,一过楼门,我便感觉自身血液一沉,这楼内的鬼气和阴气已从纠缠转为融合了。

    元节之日,阴气盛于鬼气,两者才会相互纠缠。而月升之夜,鬼气逐渐高过阴气,随呈现现在这种鬼气融合阴气增强自身的感觉。

    守在门口的两个老女人掐表看了下时间,随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粗壮的锁链。

    锁链声响,大厅内本在互相聊天的女人突然全都安静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向了大门。

    老女人将锁链缠绕在门,又以一把大铜锁将门紧紧的锁住。

    再听老女人出声:“大家都往二楼去吧,快到黄莲娘娘驾临的时间了。”

    原来真正的会场是在二楼,那老女人话音刚落,见久坐在大厅里的人早已经等不及了,如似潮涌一般的前往法会会场。

    我则拉住婉君没有让她跟着去,而是与我往大门口靠了靠。

    离大门近了一些,我看清铁链果然刻着纹路字样。面的字七拐八绕,虽看的出是法符,却又不属于正统咒纹,反而透着一股子妖风邪气。

    “有硬币吗?”我问婉君道。

    “有倒是有。”她说着将一枚一元硬币交给我:“你要干嘛?”

    我捻着硬币冲铁链飞射而去,见硬币还未碰到铁链,便被铁链所化妖纹阻挡,弹射回我的方向。

    好在我心早有防备,用手压下婉君躲过弹射回来的硬币,硬币直直钉入柱子。

    我心暗道不好,铁链便是防备里面的人向外逃窜的。而那妖纹又能反弹一切针对铁链的攻击,想要用蛮力破开它,显然不现实。

    今夜偷偷摸到这栋楼前已经是冒险了,现在可好,我和婉君干脆被困在了大楼内,得先给自己找一个逃生的出路才行。

    婉君试图将硬币从柱子拽下来,然而那妖纹反弹的力道非常大,硬币已经深深嵌入柱子,没那么容易能拽下来。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去?”嘴角有痔的女人催促道。

    “马来。”婉君赶忙放手,与我一同往二楼法会现场去了。

    自进入楼梯楼,便见左右两侧都点缀着宣纸剪出的莲花样式。宣纸本是略略发黄,所剪出的莲花自然也都是黄莲。

    宣纸纸面偏软,用来书画水墨丹青尚可,用来剪纸造型,得花费不少心思和功夫了。黄莲不止布满楼梯下,连二层吊顶也各处贴挂着黄莲,一直贴到法会大厅。

    这大厅面积足可以容下五百人,大厅正摆放着三叠高台,加左右两侧挂絮,颇有教场的感觉。

    放眼望去,整个法会场内越有二百多人参加,尽数都是女性。一个个黄裙黄衣,若是不看脸,还真认不出谁是谁来。

    这些人并未如我所想,进入会场便落座,而是几人凑在一起,似乎在闲聊什么家常。

    “我们这样干站着也太过显眼了,去找人聊聊,说不定能问出点什么来。”一旁婉君提议道。

    我忙摇摇头:“我要被人识破了怎么办?我这声音可完全不像女人。”

    “你不说话不好了?”婉君道:“听我的好。”

    不由分说,婉君拉着我冲最近的一人堆走去。

    光看婉君外表,好似她人很静,但是这两日打过交道之后,我才发现人真不可靠相貌判断。

    婉君拉着我钻入一个女人堆,其一位年长的女人话正说到一半,转而问:“好像没见过你们两个。”

    这种类似于邪教的集会,参会信徒之间大多是互相认识的,有外人入内会显得格外扎眼。

    婉君脸色略带愁意道:“嗯,我和我妹妹都是第一次来参会的。”

    “妹妹?”年长的女人打量我一眼:“你妹妹的个头挺高的。”

    我身这条长裙勒的我无法用腹部呼吸,一直处于脑袋缺氧的状态,此时被年长的女人怀疑,我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想不出狡辩的说辞。

    女人的平均身高在一米六左右,而我要会场里绝大多数女性的个子高出一个头去,当然让人看着起疑了。

    听婉君圆场道:“我想问问几位姐姐,黄莲娘娘真的那么灵吗?”

    “那是当然。你们两个是第一次来,还不知道娘娘的厉害。娘娘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这会场里的每个人都受过她的恩典。”

    “连白血病也治得了?”婉君再问道。

    那年长的女人如似夸耀一般:“白血病算什么,有人得了肝癌,只剩下两个月的命了,不也一样被娘娘救了回来。关键不是你病的有多重,而是心要诚。”

    “怎么才算诚心?”婉君又问道。

    年长的女人脸色一变:“给你们信物的人,没有说吗?”

    婉君和我摇摇头,我们两个人可没听那对姐妹说这些。

    我猜想,所谓入教不过是个借口,表现出诚心才是重点。一般邪教骗人,也是为了图财,自然所谓的诚心,也是能掏出多少的香火钱,钱给的越多越心诚。

    听年长的女人压低声音道:“看你们姐妹俩也不容易,我破个规矩给你们点名了,把这个准备好。”

    见年长的女人从口袋掏出一张黄莲宣纸露出包裹的照片,而照片写着此人的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