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不一样
    静安尼师极不乐意,却又不得不出去。!

    但是她此时已经顾不避嫌,竟然不说自己去忙别的事情,而是要等在门外。

    她人走到门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门带,而她人则未走远,站在门外,多半耳朵贴在门框,想要听里面的声音。

    我到不担心她听到我们的对话内容,只是担心宜清小丘尼会顾及门外的静安尼师而不敢说真话。

    我只能先试探问道:“另一位丘尼的法名是什么?”

    尼姑若是没有受具足戒,还没算正是遁入空门。一旦受了具足戒,等于要抛起凡尘俗世的一切,连自己本来的名字都要抛弃,改称法名。

    “她是我的师妹,我晚入门几天,法名宜风。”

    “你们是什么时候入的雾水庵?这么年轻,为什么要遁入空门?”我好道。

    全国的尼姑庵里,四十岁以的女性要年轻女性多数倍,二十岁以下的女性则是凤毛麟角。

    至于原因,我自己猜测是四十岁以的女性经历太多世间风霜雪雨,方才能看透凡尘俗世,自此遁入空门。

    而二十岁以下的女性,正是人生大好年华,怎么会好好的想要当尼姑呢?

    不知为什么宜清小丘尼听我问完,掩嘴笑说:“具体是什么时候进的雾水庵,我可不记得。”

    “不记得?”

    “因为那时我还不到一岁啊。”宜清小丘尼接着说:“不光是我,宜风也是很小的时候被人放在庵门口。我们两个都是从小跟着尼师长大的。”

    原来这小庵里的两个小丘尼,都是别人家的弃儿。

    看宜清小丘尼也十六七岁,那她和宜风小丘尼可以说自幼便从尼姑庵里长大,会受具足戒成丘尼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我还觉得有点怪,宜清和宜风两位丘尼竟然是相隔几天,先后人遗弃到雾水庵门口的,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你和宜风的关系怎么样?”我岔开话题问说。

    “怎?她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回答,宜清双眉一跳,突然紧张起来。

    “嗯?你们两个不刚刚还在正殿午课吗?为什么要问我?”

    宜清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这样一个普通的问题,反倒让她额头冒汗,着实让我觉得不正常。

    “啊,嗯,对......我们刚才还在一起。”

    她的神态,简直可以做教科书的范例,所有撒谎的特征都挂在她的脸。

    不停的眨眼,嘴唇不敢闭合,鼻息粗重,视线是高是低是不看人。

    我忙再问说:“刚才静安尼师说宜风去忙别的事情了,她去忙什么了?”

    “这个,她大概是,我见她去......”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她明显是不知道宜风去向的,不仅如此她恐怕午课也根本没见到宜风。

    我前直靠近她一步,正要再对她施压时,婉君突然抓住我的手。

    她用力非常大,我回头看向她,见她一手捂着太阳穴,一边低头弯腰,好像十分痛苦。

    “你不要紧吧?”我赶忙查看婉君的情况。

    却是见婉君双目竟然充血似是要爆裂一样,突听她口道:“宜风已经......宜风已经死了。”

    什么!

    婉君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和宜清都震惊了。

    婉君的双目拥有一种怪的特异功能,能提前窥探人的死亡,类似于死亡预知。

    但是这种预知并不受婉君自己的控制,不知何时何地会出现。

    可以往婉君预知到别人死亡时,她最多只会稍微走神,从不会觉得痛苦。

    更重要的是,她刚才说的话,并不是预知死亡,而是已经确定宜风已经死亡了。

    倏时,婉君瞳孔的血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而她头脑的痛苦也开始减轻。

    “我刚才清楚的看见了......”

    “看见什么?”

    “看见宜清的尸体,这并不是预知。我看到她的尸体在院子里。”婉君伸手指着门外:“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

    虽然我不知道婉君能看到已死的尸体是什么道理,但她的话却正好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个猜测。

    结合宜清话语的破绽,再加我刚才看到的血杉,藏尸的地点已不言而喻。

    “你还能走吗?”我问婉君道。

    婉君点点头,但她的手还是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想来她还是需要我支撑着她,才能站立起来。

    “慢慢来。”我扶着她,一把将门推开。

    还站在一旁的静安尼师脸写满了惊恐,却还想故作镇定,只是她脑门的虚汗连身的素衣都沾湿了,哪里能掩盖的住。

    “你,你们聊完了。”静安尼师问说。

    “......”

    我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给站在庙庵门口的两名警察招了招手,两人速速赶来

    我下令道:“你们两个看好她们,这两人现在是重要的嫌疑犯。”

    不停尼师辩解,两名警员立刻将静安尼师和宜清小丘尼推入刚才的房间内,连忙将门关死,防治这两人外逃。

    我则和婉君来到血杉所在的地方,我指着其一颗道:“如果我想的没错,其一具尸体,应该埋在这附近。”

    杉木能化成血杉,绝非一日吸收尸气便能化成的,宜风小丘尼到底死了多久?

    村里那些常来香求佛的村民,在杉木化成血杉的这段时日里,竟都没发现宜风失踪了吗?

    也许是静安尼师换成宜风小丘尼还俗或者逃走了也说不定,可这样想的话,她刚才为什么又要骗我们说宜风小丘尼和宜清小丘尼在午课呢?

    越想越是头疼。

    “我好些了。”婉君松开抓着我的手:“虽然我不懂你是怎么判断出这里会藏尸的,你总是有稀古怪的理论和方法。我看这两棵树周围都是青石板,不如我们一块一块的敲敲看?”

    婉君的提议,正是我心所想。

    我立刻点头道:“你从左边来,我到右边。一定要仔细。”

    两颗杉木周围,足有百十来块的青石砖,这种青石砖一看是百年前的东西,最少也是清末时代留下的。

    百十来年的东西,却只是有其几块裂了缝隙,其他都完好如初,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匠意。

    我弯腰开始敲击砖块,此时闻听关押着静安尼师的房间内传来静安尼师的诅咒之声:“这里是尼庵清静之所!我好心让你们进来,你们却像是土匪一样!打扰到我佛清静!你们必然要下十八层地狱!”

    这种程度的诅咒,是最无力的表现。

    她越是咒骂的厉害,越让我觉得刚才自己的推断是对的。

    这百十来块青石板之下,绝对藏着那宜风的尸骨。

    如同地毯搜索一样,一块一块的敲击青砖。实心青砖的声音沉闷,周围接土也十分结实,藏着尸体的青砖绝不会是这样。

    “这里!”婉君忙举手道:”你看这里,这里的青砖其实是连在一起的。”

    我见婉君手指都是泥土,她扣出青砖缝隙的黑泥,露出青砖间的部分,见十几块看似分开的青砖,实际是拼接在一起的一个整体。

    “让我来。”我忙去帮忙,身手抓住一处略微突起的地方,随即用力猛拉。

    耳听青砖发出摩擦的咯吱声,突然整块青砖板脱离泥土,直接被我拉拽到一旁。

    而刚才那块青砖板之下,只见一个黑漆漆的大塑料袋,内鼓鼓的装着什么。

    不用打开也知道,这里面必然是一具尸体,而且是宜风的尸体。

    宜清今天是不可能见到宜风的了,原因也在这黑袋子里。

    “你拉住另一头,咱们先把她抬来。”

    我跟婉君说着,两人分工各抓黑袋两侧。

    整个黑袋子并不是完全舒展的,里面的尸体似乎也为了能够塞入青砖板下的空间而尽量蜷缩在一起。

    只是与我所想的还有很大的区别,本以为尸体能让杉木变成血杉,最起码应该也腐烂到气味刺鼻的成度,实际我什么味道都没有问道。

    也不知道是青砖板的青苔气息遮盖了尸体的味道,还是黑塑料袋本身遮蔽了腐臭味道。

    总之,若非婉君看到这具尸体所在,我算想到血杉之下很可能埋着尸体,也不敢直接挖掘。

    “袋子我来解。”我想帮忙将黑袋子解开,先看一下尸体的腐烂清醒,确定死亡的时间。

    一不小心,口袋里的手机顺着自己的大腿弯曲,直接掉在了刚刚挖出尸体的坑。

    我担心摔坏手机屏幕,赶紧去捡手机。

    “没摔坏吧?”婉君关心说。

    毕竟是才买了每两月的手机,才用这么短的时间要送去修理,我说实在的很舍不得。

    “没有......这是什么?”

    手机完好无损,不愧是接过鬼来电的手机,质量远超我的想象。

    我拍掉手机的土,正要塞入口袋里时,忽然注意到刚才手机掉落的地方,有什么白白东西。

    我伸手摸过去,发现这发白的东西,触感略涩。

    我忙顺势再往下多挖一部分,越挖心里越犯嘀咕。

    瞪我将整个白色的部分从土壤拽出来时,整个人都到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人......人的手骨?”婉君惊讶道。

    见过各种尸体的婉君,算是光看白骨本身也能判断出男女,她可以算是识骨方面的行家。

    但是看到我刚挖出的手骨,她还是震惊了。

    因为这不是一个成年人的该有的骨头,手骨长宽都不到十公分,只有几个月的婴儿,才有这样大小的骨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