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我是什么人
    已知的事物,算表现的再为玄,样子再为恐怖瘆人,对人而言也仅仅只是猎而已。

    很多很多年前,人类看到有猪牛羊一类的,身会突然多出几个红色牙印,从此便开始有吸血鬼的传说。而且越传越为玄乎,从吸血鬼只吃牲畜血液,变成吸血鬼会袭击人,甚至会设陷阱抓人。

    直到很久以后,有人发现一种叫做吸血蝙蝠的生物。从那以后对吸血鬼的畏惧只存在于小说之内。

    人会害怕的,不是已知的事情,而是未知。

    已知的事物算再危险,也总能寻找着手硬对的方式。而未知,是连自救都无从着手,只能任由自己被未知逐渐吞虐。

    大姐头的话,我明白了吗?

    只能说明白了七八分。

    显然他们是清楚知道,自己是如何进入“空楼阁”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突然回神,发现自己行走在一条乡间小道,只有正前方有一栋房子,只有一扇门。而当打开这扇门,走进去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空楼阁”。

    结地地仇鬼孙术陌孤指阳闹

    再想开门回到乡间小道,结果发现门外的景色已经完全变化,成了一垂直向下的爬梯。

    结地地仇鬼孙术陌孤指阳闹  不,不能任由自己这般胡思乱想下去,一定还有更加合理的解释,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到,没有找到线索罢了。

    可是越想越觉得诡异莫名,试想一下这种情景,明明是自己刚刚走过路,转瞬之间换成其他场景,这难不成是幻觉,或者说是幻术?

    原本我以为这里的一切都是人为建造的,还想着有某个组织在暗观察我们。

    现在我的想法却因为大姐头的一段描述而改变,这里显然有一种难以用科学解释的力量。

    像永远也烧不完的蜡烛,和这些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房间与走廊一般。

    结仇科仇方敌察由孤孙独诺

    结仇科仇方敌察由孤孙独诺  至于我和猫耳朵则跟在大姐头身后,也跟着进入鸭舌帽先一步进入的房间。

    我不禁想到鬼打墙,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鬼打墙有概念。但是我的确觉得我们现在所遇到的处境,很像是鬼打墙。

    只是鬼打墙最多也一两条胡同,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规模。

    不,不能任由自己这般胡思乱想下去,一定还有更加合理的解释,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到,没有找到线索罢了。

    左转右拐,又跟着鸭舌帽钻进一个房间,依旧四扇门,房间里的摆设倒是前几次精致了很多,粉色的床单和床头柜的玫瑰床前灯组合在一起,多少有些闺房的味道。

    或许说闺房有些不太贴切,更像是世纪专门留给卖酒女的房间。

    卖酒女只是想相对保守一点的说法,实际是妓女。

    世纪的城堡,除却王族侯爵之外,还有百名的士兵要在这里生活。为了满足士兵的基本**,城堡的主人都会特批出一两个房间让士兵们自由使用,应该是这种装饰风格。

    走到这里,鸭舌帽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再次打开地图,连着绕看好几圈,额头的汗珠沾湿帽子本身。

    好像是因为西装男给的地图,在这一段描绘的不够清晰,又或许是在这里出现了细节的偏差。总之,鸭舌帽看着房间里的四扇门,很是犹豫我们该开哪一道门,从哪一个方向走从那个方向走。

    这并不能怪他优柔寡断。

    走到这里,我对此地多少已有些概念,这里的每一间屋子都有四扇门,而四扇门有只有一个是正确的,走入其他房门便会进入歧途,自己也会逐渐迷失方向。

    为了谨慎,鸭舌帽开始一个一个的将房门,然后再跟地图进行对。

    结地地地酷后球陌孤阳吉早

    这个过程必须要小心谨慎,因为一步错,等于步步错。我想曾被困在这些地方,迷失过一次方向的鸭舌帽,可不希望自己再有同样的遭遇。

    此时,震耳欲聋的钟声再次响彻耳际,如似要将我的耳朵震聋一般,即便钟声停止,脑子的颤动还是没有停下来。

    也不知道这钟声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感觉自己已经在此处走了不下三个小时,算行进缓慢,也应该走出七八里的路程,竟然还能听到如此响的钟声,真又是事一件。

    记得西装男说过,钟声再响,是回合的时间。

    可是我看大姐头和鸭舌帽等人,完全没有要回头的打算。

    我张张嘴巴,原本想问大姐头一句,看她接下来的打算。

    可是她却像早已看穿我的想法一般,反而双目直愣愣的瞪我一下,这好像是在警告我不要把心里相说的话,说出来。

    我急忙将嘴巴合住,还是安分些的好。

    “应该是这扇门吧。”鸭舌帽并不十分肯定,不过还是头一个迈步进去边。

    至于我和猫耳朵则跟在大姐头身后,也跟着进入鸭舌帽先一步进入的房间。

    房门关,再看这处房间,和刚才粉里粉气的房间则完全不同,单是房间里的全套木制装潢,要看着档次很多,或许这是主人房也说不定。

    只是世纪的城堡,哪有将卖酒女睡的房间和主人房连在一起的?

    而在装饰之外,还有跟让我觉得惊讶的地方。起初我并没有发现,可是在这房间里站过一分钟后,我恍然醒悟,这屋内的光线与其他房间的全然不同。

    其他的客房或者说“闺房”,无一例外是用烧不尽的蜡烛作为光源。

    而这间屋子则极其特别的拥白炽灯。

    我赶忙靠到墙边观察灯罩,里面可真是通了电的灯泡,射出昏黄的光线。

    原以为这种地方根本不会有电,毕竟世纪的城堡和电是完全格格不入的存在。

    可是意料之外,还真发现了电,只是算发现了它,对我们现在的处境,也没有任何帮助。

    孙远仇远鬼孙球战阳吉冷学

    倒是白炽灯的光线,让屋内的装饰更容易看出细节,说地的木制地板。其他房间看起来全是一色咖啡,如同一整块木头铺盖在地,而这间屋子的地板择时菱形与方形交叉,两种不搭嘎结构混搭在一起,感觉整个房间都因此扭曲。

    更为异的,则是这间屋子四面墙,却只有两扇门。一扇是我们走进来的,另一扇应该是出去的路。

    鸭舌帽作为先锋,主动将门推开,一时刺眼白光摄入屋内,我们几人的眼睛都被照的流出酸泪。

    忍着强光,跟鸭舌帽身后出去。

    在看到的走廊已完全脱离世纪风格的影子,白瓷砖,白墙面,头顶更是挂着一排照出白光的灯。

    算不拧开灯管看,我也知道这种灯是光学电子灯。

    灯管外侧的灯罩的造型还各不相同,灯罩的浮雕花纹是各式各样的花朵、花瓣、花骨,每一间看着都如同是艺术品一般。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有如此闲心,把这些毫不值钱的灯罩硬生生雕刻成如此出色的作品。

    后远科地情孙球陌月孤方早

    光欣赏走廊里的美景,是无法脱离困境的。鸭舌帽依旧走在我们前面引路,顺着笔直的走廊继续往前前进,这一条走廊则远没有之前的走廊那般,而且两侧也并没有其他的房门可以供我们进入。

    鸭舌帽对着手里的地图,看过几眼之后,干脆将地图直接塞回口袋。

    我想是因为这条路在地图根本没有记载,也不知道我们是走出一条通路来了,还是无意间进到另一条死路。

    总是是活路还是死路,总得走到尽头看看才能说个明白。

    走廊的尽头方向,只有一道漆黑无的木门。

    不知因为什么,我一看见这道木门的诡异雕,心便涌起不详的念头。

    走至门口,鸭舌帽没有立刻开门,而是说道:“这门有花纹,跟其他的可不一样。”

    我前一步说:“这不是花纹,似乎兽纹。这种三足、四角、六只眼的兽,名叫渡魂守。”

    “你说渡什么?”

    “渡魂守,埃及神话里,没有制作成木乃伊的死者,全是坐在它的背被送至阿努斯神殿,然后接受转世审判的。”

    总之,渡魂守本身便是厄运的象征。

    它的原型应该是一条巨大的黑色眼镜蛇,黑门的木雕略略扭曲它的形象,不过还是能看出这是渡魂守。

    艘地科地鬼后学所阳情诺结

    艘地科地鬼后学所阳情诺结  现在我的想法却因为大姐头的一段描述而改变,这里显然有一种难以用科学解释的力量。

    一个世纪的城堡,为什么会有一扇画着埃及神话神兽的门。

    真是越想越让人觉得古怪非常。

    我话刚说完,大姐头却一把抓住我的肩衣,双眉拧在一起:“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我看它一眼,脑子里有它的名字和来历。”

    我到底是什么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