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色冥妻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可以找到
    一圈的萨满巫师,一圈的寨主,看的我们头昏眼花,完全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两人,看去都像是,但似乎又不是,十分的古怪。

    “找不到本体的话,寨主救不下来。”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萨满巫师的确手段诡异,但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寨主这么被抓走。

    说到底,这件事情其实和我们有必然的关系,如果不是我们逼迫廖海太紧的话,他也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做出这么多的反应,搞的大家都难看。

    在我们这些人,我一直觉得林墨和寨主两个人是最冤的,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做,但总是被人刻意的去针对。

    尤其是寨主,一直都没怎么使用他的蛊虫,然而却被廖海找所谓尸体被下蛊虫为由这个借口,硬生生的赶出来了。

    然而,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在我们看到蛊虫前,这个萨满巫师貌似靠近过尸体,而此时他又再一次的出现,然后要掳走寨主,这显得有些不对劲了,值得怀疑。

    而且,更重要的是,廖海一赶走寨主,这萨满巫师明明离开了,可是却再一次的出现。

    这几天的事情结合在一起,唯一给我的感觉是巧合,全部都是巧合,仿佛是被人刻意设计出来的一样。

    而且每件事情,其都有一个人的身影,那是廖海,如今他故意赶走寨主,然后寨主一出门遇到萨满巫师要抓他。

    艘地仇远酷结学所冷独学

    这一点儿更让人怀疑了!

    艘地仇远酷结学所冷独学  但,这一把手说的话也不可全信,因为他肯定有吓唬我的成分在里面,至少暂时而言,跟着廖海要去见他安全一些。

    “确实,必须找出本体,否则我们无论如何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乐乐赞同的点头。

    当即,我们一左一右,面对周围不断出现,层出不穷的萨满巫师,不断的发起攻击。

    寻找到本体。

    然而,无论我和乐乐如何的攻击这些幻影、残影,却根本抓不到那个萨满巫师的衣角。

    总给我一种差一点儿可以抓住,但是差一点儿的感觉,特别的不舒服,憋屈。

    好几次我都看到寨主在我的面前,虽然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残影,但我每一次要抓住的时候都抓了个空。

    这事情一直持续了很久,我和乐乐最后都有点儿累了,但这萨满巫师并不愿意和我们硬碰硬,因此我们也没办法。

    如果是正面战斗,我们两个人倒也不觑这萨满巫师,然而他好像知道是这样,因此故意一直跟我们绕圈圈。

    绕来绕去,搞的我头都有些晕了,我怀疑他肩膀扛着的寨主,很可能已经吐了。

    毕竟转了这么多圈,不晕才怪,但是这萨满巫师竟然还在坚持,这一点儿出乎我的意料。

    “不行啊!”我无奈道。

    “他如果一直转下去,等于我们被困住了,该死!”乐乐此时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原本是想要抓住萨满巫师,拯救他肩膀的寨主,而如今却变成了,我们仿佛瓮之鳖。

    万一萨满巫师来了援兵的话,我们两个人很有可能不是对手。

    然而,在我们提心吊胆的又坚持了一会儿后,忽然间,所有的残影都停了下来。

    然后当着我们的面,齐刷刷的瞬间消失不见了,仿佛瞬间转移一样。

    无论是萨满巫师,还是寨主,此时此刻在我们面前的只有空气和荒芜的土地以及漫山遍野的杂草和树木。

    等到了这个时候,我和乐乐才恍然大悟,原来萨满和寨主估计早离开了,刚才在这里的很有可能是障眼法。

    我们被耍了,竟然还蒙在鼓里,甚至为此还担心自己的安慰,却殊不知,人家早趁着我们分心的时候跑了。

    后远仇仇酷艘察陌阳羽考

    “靠,还是当了,我以为这萨满巫师到底想要做什么,原来已经跑了。”我不甘心道。

    “都不知道去哪,踪迹全无,想要找到他很困难,寨主估计凶多吉少。”乐乐蹙眉道。

    “按照我的推测,这萨满巫师应该是下蛊的人,那些尸体里面的蛊虫,是他下的,既然他有这样的本事,为什么还要抓住寨主呢?”我诧异的问。

    “不知道,这件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寨主的瓶子是怎么忽然裂开了,他竟然自己都不知道,这一点儿值得玩味。”乐乐摇摇头。

    “走,回去吧。”我虽然不甘心,但此时此刻也知道找不到寨主和萨满巫师,唯一的办法是回去了。

    外面太危险,不只是一把手在窥伺我们,秦广王也在,再加一个廖海,我忽然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当。

    到处都是隐藏的危险。

    不能太相信别人。

    当即,我们两个人往回走,没多久来到了山洞的入口处,可在我前脚刚踏进去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

    在我们精神如此紧张的时候,又是晚,忽然而来的铃声搞的我栗然一惊,吓了一跳。

    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号码有些熟悉,似乎次看到过,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电话那边,立即响起了让我既熟悉又愤怒的声音,竟然是一把手打过来的,我想不到他这么晚了,竟然还要来骚扰我。

    我刚准备挂断,一把手却开始威胁我,表示他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藏身之地,如果不想害死更多的人,让我赶紧过去。

    找他!

    孙不不远独结察陌孤球封不

    如若不然的话,他还会派人过来,而且都是无辜的人,他知道这里已经死了不少无辜的人,但只要我们拒绝,会不断的有更多的人来。

    他已经揪住了我们的尾巴,知道我们担心什么,惧怕什么,因此为了达到目的,他已经开始不择手段,心狠手辣。

    对此,我当然不可能答应,因为我知道这个家伙在唬我,他不可能一直派武警过来,毕竟警察和武警的人数是有限的。

    他这么做,是在吓唬我,让我赶紧求饶,赶紧羊入虎口,但我绝对不能此认怂。

    不过,在我再一次想要挂断的时候,一把手说的话却让我的手指停了下来,不由得沉默着去聆听。

    他告诉我,廖海这个人很不简单,之所以和我们在一起,表面是为了帮助我们,其实背地里是要害我们。

    如果我们继续信任他,跟着他的话,最后都会被这个人给害死,因为他的目标是阴阳镜。

    我一阵沉默,廖海和老人的目的显然相同,但是又有一些地方不同,这不同的地方肯定是他为什么利用我们的地方了。

    但,这一把手说的话也不可全信,因为他肯定有吓唬我的成分在里面,至少暂时而言,跟着廖海要去见他安全一些。

    这一点儿是肯定的!

    一看我沉默了,一把手以为真的把我给吓住了,开始再一次让我去找他,对此,我冷笑着再一次果断拒绝。

    并且在挂断通讯之前,我还告诉一把手,让他走着瞧,不管他是什么脏东西,我都会亲自解决掉你,绝对!

    然后我挂断了,不给一把手再蛊惑和吓唬我的机会,不过他的消息也不是没作用,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廖海目前一定是在利用我们这些人。

    至于最后会不会杀了我们,害死我们,这一点儿无法确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乐乐在一旁等了许久,一看我挂断了问怎么回事,我简单的把我和一把手交流的情况告诉了她,对此,乐乐觉得一把手应该知道一些关于廖海的事情。

    毕竟,貌似廖海曾经说过,他知道这个脏东西的时间要我们都要早,那么或许他们早交手过了。

    我当然知道乐乐是什么意思,可目前而言,我们现在只能继续跟着廖海。

    等我们进入后,却发现廖海正在等着我们,似乎知道我们出去找寨主去了。

    孙地仇仇方敌球接月艘月学

    我还以为他要追究我和乐乐私自出去找寨主的事情,结果并没有,他竟然告诉我,他要去一把手的家里。

    对此我和乐乐对视一眼,然后我问他为什么,毕竟一把手的家十分的危险,安保措施很好,想要接近十分困难。

    廖海却表示是在担心,毕竟之前来了那么多的武警,来了这么多的人,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因此他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出击,快速的解决眼前的这个麻烦才好。

    面对他的态度,我有些意外,我以为他自己在谋划什么,因此准备龟缩一段时间。

    想不到竟然如此的快要准备动手了。

    而且,前脚一把手刚和我结束通话,说了廖海的坏话,结果后脚廖海表示要去找一把手的麻烦,这实在是太巧了吧。

    简直是不谋而合。

    似乎。

    双方都想弄死彼此。

    结科远科酷敌学所冷所主结

    敌不不科酷敌恨所闹技酷接

    对此,我当然表示自己很感兴趣,要跟着一起去帮忙,这种事情我是不可能让廖海一个人去的,怕他有问题。

    当然了,他既然来见我们,那么肯定是想要我跟着一起。

    艘仇地仇酷敌术由月早由战

    乐乐也想跟着一起去,但是被我拒绝了,我告诉乐乐,我跟着廖海,她趁机去找那些人心!

    虽说不知道在哪。

    只能希望乐乐可以找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