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奇迹的召唤师 > 第093章 稍微去跑一趟
    在罗真一行人饶有秩序的做着准备时,山神与烟烟罗的激战亦是如火如荼的进行了开来。

    这两个级使魔等级的式神的激战,虽然及不在冬木市的特异点时从者们的激战那般可怕,却也远非常人能够想象到的。

    尤其是山神,其咆哮能够撼动空气,其拳击能够击碎大地,在其肆虐之下,整个战场都仿佛被轰炸了一遍一般,变得极其狼狈。

    单以力量来看,恐怕,算是土门绮罗的酒吞童子都及不它,哪怕是冬木市的berserker在纯粹的力量,也许都会这个山神弱一筹。

    然而,力量再强大,面对没有实体的对手,依旧没有半点的作用。

    烟烟罗那烟雾般的身体根本连山神的攻击都没有在乎,无论那可怕的拳击有多么的沉重,落在其身,都会直接穿透过去,根本无法给烟烟罗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烟烟罗显然也理解到这一点,便将山神所有的攻击都给无视,任由其捶打自己那非实质的身体,自己则是变化万千,有时像风一样裹住山神,有时像蛇一般缠了去,浮现在烟雾的人脸则喷出灼热的黑烟,焚烧着山神那巨大的身躯,有如打算将其融化掉似的。

    可惜,烟烟罗的攻击,对于山神而言,同样几乎不痛不痒。

    即使灵活度不够,可山神的力量跟防御却相当的强大。

    如果说,山神的一击能够将巨大的岩石都粉碎掉的话,那它的防御是连炸弹都很难在面留下伤痕。

    有鉴于此,烟烟罗的攻击同样奈何不了山神,只能在山神那漆黑的身躯留下焦黑的痕迹,让山神愤怒不已。

    结果,这两个式神竟是陷入了僵局,谁都奈何不了谁,只能在此方战场留下激战的痕迹,让地面不住的被沉重的拳击给轰碎,亦让周围的树木不停的被焚烧成灰烬。

    亲眼目睹着这场激战的进行,罗真真的相当的眼馋。

    “如果我能够召唤级使魔好了。”

    是为了这个目的,罗真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现在,再次确认了级使魔的强力,罗真更坚定了要完成这一点的决心。

    然后…

    “终有一天,我会连最级使魔都掌握在麾下。”

    到得那时,是罗真真正拥有与一流的从者正面抗衡的实力的时候。

    毕竟,一流的从者基本都是最级使魔,只有弱小的从者才会沦落为级使魔,由此可见从者的强大。

    当然,算是级使魔的从者,若是有足够强大的宝具,同样可以战胜最级使魔的从者。

    与拥有这般不确定性跟潜力的从者相,眼前这两位级使魔等级的式神虽然也很强大,手段却太过于单一,威胁的力度可不从者。

    话是这么说,但做人可不能好高骛远。

    “我连级使魔都还不能召唤,别想那么远了。”

    在罗真抛开脑海的想法时,一旁,土门日轮慌忙的拉了拉罗真的衣袖。

    “鸣神大人,雷真大人他来了。”

    听到土门日轮的话,罗真连忙转过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在山道的另一边,赤羽雷真一边发出惊呼般的叫喊,一边往这边冲来。

    其身后,一群五彩缤纷的蝴蝶正在追赶着,于空留下了道道美丽的轨迹。

    正是弓削六连先前提及过的极乐碟。

    “我…我回来了!你们好了没有啊!?”

    被一群随时有可能爆炸的怪物给追赶着,赤羽雷真是即心惊,又着急,几乎是满头大汗的叫着。

    若不是因为山神与烟烟罗正在激战,双方的眼都仅有对方,那赤羽雷真的叫声肯定会引起两者的注意。

    “终于来了吗?”

    罗真嘴角掀起。

    “来了!”

    “来了!”

    分别站在一个魔术方阵的贺茂昴和弓削六连同样精神一振。

    “那么,接下来…”

    罗真恢复了一下呼吸,随即站起了身。

    “等…等等!”

    在罗真准备出去的时候,土门日轮突然拉住了他。

    “怎么了?”

    罗真讶异而起了。

    对此,土门日轮先是稍微挣扎了一下,随即才鼓起勇气一般,做出询问。

    “鸣神大人为什么宁愿冒那么大的险都想取得信物呢?”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土门日轮的俏脸是红的。

    因为,取得信物的话,那相当于要与土门日轮缔结良缘了。

    不惜冒那么大的险都想订婚,究竟是为什么?

    土门日轮想知道那个答案。

    理所当然,土门日轮知道,这个答案很有可能和自己所面对的一样,都只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已。

    可这能让人不惜冒这么大的险吗?

    土门日轮在想着这样的事情。

    于是…

    “要说为什么的话,其实大概跟你一样吧。”

    罗真非常干脆的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跟…跟我一样?”

    土门日轮顿时怔住了。

    可事实是如此。

    “你不为了稍微报一下恩,不惜冒着会将自己给推向出嫁的险,帮了我们的忙吗?”罗真愉快的一笑,道:“既然如此,为了报恩,我也不能让我家那个老头子丢脸啊。”

    听到这里,土门日轮明白了。

    罗真想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让赤羽空观丢脸。

    如果在这一次的试炼,赤羽家的两个年轻一辈都没有成功,空手而归的话,那赤羽一族肯定会被伊邪那岐流尽情的嘲笑。

    届时,赤羽空观也会丢尽脸面了。

    “再怎么说都是把我捡回来养了十年的老爸,我帮他争把脸吧。”

    罗真如此说着。

    “虽然,只为了一点面子去冒险,实在有点太蠢对了。”

    罗真微微苦笑着。

    若是没有烟烟罗出现的话,罗真肯定不会管那么多。

    可既然伊邪那岐流连烟烟罗都不惜祭了出来,想让赤羽家好看,罗真若不礼尚往来,以后还怎么在赤羽家立足?

    “所以,我稍微去跑一趟吧。”

    罗真狡黠的笑了起来。

    看着罗真那孩子气十足的笑容,土门日轮怔怔的呆在了原地。

    直到罗真离开,土门日轮都没有反应过来。

    “鸣神大人…”

    这一个瞬间,土门日轮像先前的罗真那般,心跳开始加速。

    从这一刻开始,土门日轮心的角落里,将一直存在一个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