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奇迹的召唤师 > 第214章 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同一时间里。

    在奥尔良之外的战场,一个个的异变开始产生。

    “铮…”

    “铮…”

    原本正厮杀得极为惨烈的魔狼与双足飞龙突然通通都散发出光芒,滞在了原地。

    “这是…”

    正在后方演奏的阿马德乌斯一见到这个状况,立即微微一怔。

    紧接着,这位天才音乐家明白了。

    “原来如此,结束了吗?”

    阿马德乌斯将一直挥舞着的指挥棒垂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战场厮杀的从者们同样宛如感受到了什么一样,一边分开,一边望向了那些魔狼和双足飞龙。

    在所有的从者的注视下,魔狼与双足飞龙便纷纷都化作了一阵阵的光粒子,消失在原地。

    这告诉了众人。

    战斗已经结束了。

    “结…结束了吗?”

    “不…不会再有什么出现了吧?”

    唯一一群没有消失的法兰西军士兵们握紧着武器,彼此面面相觑的同时,亦是有些不安了起来。

    吉尔同样在其,沉默了一会以后,突然往奥尔良的方向冲去。

    而那一骑骑的从者则是各有各的反应。

    “我…我都还没赢呢…!居然这样结束了吗…!?你也太努力了吧!?小狗狗!”

    浑身都被锋利的指甲给抓得皮开肉绽的伊丽莎白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气愤无的嚷嚷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御主,我的安珍大人,区区的魔女根本不在话下!”

    清姬身的和服也显得有些破破烂烂,却还是绽放出笑颜,说着这样的话。

    与这两位少女相,弗拉德三世和卡米拉的变化更大。

    毕竟,随着〈圣杯〉被回收,施加在这些从者身的狂化也被解除了。

    “……没想到,余居然做出了这么丢脸的事情。”

    弗拉德三世眼狂气尽去,取而代之的是罗马尼亚的王所有的高洁,回忆起自己做过的事情,即似愤怒,又似无奈般的说出这样的话。

    卡米拉同样不再被狂化,即使身浓郁的血气没有被清除,却也懊恼了起来。

    “如此肆意妄为的利用身为贵族的我,那个小姑娘,迟早有一天,我会得到她的血。”

    算没有被狂化,卡米拉嗜血的本性依旧没有消失的样子。

    “所以,我不是说了,不准再做这种事了吗?”

    伊丽莎白立即反抗出声。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小丫头。”

    卡米拉不甘示弱的堵了回去。

    结果,算战斗结束,狂化消失,这两人的关系似乎还是注定水火不容。

    只是,两人都知道,再继续打下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下次别再跟我一起现界了,不然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伊丽莎白丧气又坚决的说出这样的话。

    “这应该是我说的才对。”

    卡米拉冷冷的回了这么一句。

    两人便同时开始化作光粒子,消散在空气。

    紧随其后的自然是其余的两骑从者了。

    “苍龙的少女啊。”弗拉德三世向着清姬发问了,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清姬。”清姬虽然微微一怔,却还是这般答道:“御主麾下最忠心的从者,那是我。”

    “是吗?”弗拉德三世点了点头,不同于先前充满攻击性的模样,很是宽容的道:“我记住你了,你的龙息让余甚感满意,下次再见面,余会考虑将你收归于旗下。”

    看来,这位大公的本质乃是一位相当爱才的王。

    可惜…

    “我的身心都只属于我的御主,想追求我的话,还是从头来过吧。”

    清姬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这样的发言。

    明明认识罗真也不过才两天的时间而已,真亏这个蛇女能够说出这么坚决的话啊。

    “是吗?”弗拉德三世并没有生气,反而莞尔般的道:“那没办法了啊。”

    话落,光粒子便在弗拉德三世的身飞散,让这位着名的吸血鬼离开了这个时代。

    只剩下清姬一人,望向了奥尔良的方向,抿嘴笑着。

    “啊啊,真希望能够有机会再见到他呢…”

    语毕,清姬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阿马德乌斯亲眼目睹了这四骑从者的退场。

    “真是一群怪人啊,虽然我也没有资格说别人对了。”

    稀世的天才音乐家没有看向奥尔良,而是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像是对那位心爱之人辞行一般,微微一笑。

    “我先走一步了。”

    于是,阿马德乌斯同样消失了。

    整个战场只剩下一群不知所措的法兰西的士兵,一直在那里骚动。

    …………

    另一边,在这里回荡的剑舞和歌声已经消失了。

    数分钟前还在死斗的王后和骑士如今正呈现出非常诡异的场景。

    “真是对不起…!殿下…!我…!我…!”

    迪昂单膝跪在了玛丽的面前,一副无悔恨的模样。

    “好了,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的。”

    玛丽并没有在意先前的事情,即使身洁白的皮肤已经带了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痕,依旧携带着微笑,摸着迪昂的脑袋,让迪昂的脸出现了不同于悔恨的羞臊了。

    玛丽一边觉得这样的迪昂很可爱,一边却也看向了奥尔良的方向。

    “你们做到了呢,真是了不起。”

    此时此刻里,玛丽的笑容无疑是至今为止最为璀璨的一次。

    “希望你们别像我一样,迎来不好的结局喔?”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玛丽与迪昂同时化作了光粒子,消失在了原地。

    这个时代的所有从者这么回归了自己本该存在的地方。

    除了最后一骑。

    …………

    “贞德!”

    谒见之厅,还在守望着罗真离去的贞德听到了背后的声音,微微抬起了头,紧接着缓缓的转过身,看向了背后。

    在那里,吉尔从门外冲了进来,浑身都有浴血奋战过的痕迹,并剧烈的喘息。

    “吉尔…”

    贞德轻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仅此一声,便让吉尔停下了准备靠近过来的脚步。

    吉尔怔怔的看着贞德,一会以后,宛如领悟了什么一般。

    “……要走了吗?”

    “……嗯。”

    生前最好的一对战友只有这么简短的对话了。

    但是…

    “也许,我们也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最后的最后,贞德选择了给予吉尔最好的道别。

    “请保重,吉尔?德?雷元帅。”

    闻言,吉尔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流下了眼泪。

    贞德这么在吉尔的面前消失了。

    来得无声无息,亦去得无声无息。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吉尔的痛哭声响彻整个谒见之厅。

    第一个特异点在这样的状况下修复了起来。

    直至恢复到本来的样子为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