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648章 李宪模式,间接解困
    面对李宪的吹捧,周叔连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他自认为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看出这些弊病并不能说是什么高人本事,只能说是基本的职业素质罢了。

    事实上,目前中华股市的弊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能看得出来。圈子里,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对目前股市的潜在风险有所察觉。只不过是现在周叔连率先将这个问题放置到一定高度,而且着手开始论证而已。

    周叔连自认为这不值得追捧,尤其是在目前这个......只知道问题,而不知道结症该如何解决的境遇之下。

    听着周叔连的分析,岳之峰的面色却是不太好。

    因为政策的关系,龙江这头还不像是南方经济发展迅速的地区,一些国营企业允许破产,大型国企国家允许重组分拆。所以为了稳定龙江省省内的国营企业存续下去,省内的上市指标尤其的多。

    见周叔连满脸的担忧,他无视了李宪,转而问道:“叔连同志,问题有这么严重?”

    周叔连点了点头,略一犹豫道:“问题可能要远远比现在我们看到的还要严重,现在我还没有深入的去调查。”想了想,他提醒道:“岳书记,虽然地方上确实有困难,但是我还是建议你,万万要盯住上市的国营企业这一块,让省国资主管部门对于企业的上市指标严格管控,千万千万不要认为股市是国企救命良药,就一个劲儿的猛灌呐。除了这个之外,上市企业之间的股份转移也一定要严格把关,避免让制度的漏洞......铸就贪腐的黑洞。”

    虽然对资本市场的了解不深,但是对于周叔连的提醒,岳之峰却深以为然。

    他虽然不知道上市企业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法,为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制造个人利益。但是干了这么久的领导工作,他却深深的知道,每一个不健全的制度或者政策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成为贪腐的工具。

    方寸蚁穴,可溃千里之堤。很多事情,不得不防微杜渐。

    说实话,对于整个股市的走向如何岳之峰关心的程度有限。毕竟现在国营企业上市的流程,全国都在这么做。如果有一天股市发生变动,那么波及的也不单单是龙江省一个地区。

    反倒是周叔连的最后一个提醒,让他格外的上心。毕竟,贪腐问题对于他这个党政干部来说,是存在直接责任的!

    可就在岳之峰暗暗在心里记下这个提醒,准备回头给国资委开个会议,专门提一提这个事情的时候。

    李宪却已经抓狂了!

    WTF?!

    天可怜见,就在刚才他还打算着能不能通过收购一些已经跌到了谷底的国营企业当做壳资源,配合自己整合省内包装造纸的计划,去资本市场上浪一浪呢。现在周叔连突然就搞了这么一出,这哪儿成啊!

    一瞬间,周叔连的高人形象在他的心里边崩塌,从”此乃博学之士“变成了”老头,你丫知道的太多了!“

    打这儿,李宪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轻咳了一声,便道:“周老说的很有道理。其实目前股市这一块,我也关注了很久。”

    “哦?”他这么一说,周叔连来了兴趣。

    作为工业经济协会的副主席,以及知名的经济学家和企业管理研究会副会长,国内的民营企业家,特别是那些已经做大的民营企业家,他没少接触。

    像饲料大王刘永兴,万向鲁贯求,万科王实,柳传知,年轻一些的史御助,都和他有交往,甚至其中一部分人还特地邀请过他对企业进行过战略和制度方面的制定。

    这些优秀的民营企业家,虽然性格经历各有不同,但是却有一个普遍的共性。就是不论在商业领域之内如何激进,但是面对官方,都保持着相当的低调。

    就说目前已经把希望集团小小的饲料生意做到了年十个亿级别的刘永兴,这个靠着养鹌鹑起家的企业家,发展到现在已经拥有了六十多家工厂,一万多名全职雇员和九万多名市场代理。可是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还是在千方百计的避免自己“资本家”“老板”的身份。生意做到这么大,宁可把女儿送到国外留学,可是为了避免在风头上压过政府领导,却不敢买一台高档一些的奥迪轿车,出门办事只开一台桑塔纳。

    可是李宪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

    在这个年轻的过分的企业家身上,他看到了一种在底线之上保持着的自我。

    其中的分寸,在周叔连看来拿捏的恰到好处——虽然这种自我略显油滑。

    “小李同志,你怎么看?“周叔连立刻问到。

    将屋内三人的注意力成功吸引了过来,李宪点了点头,道:“目前股市的弊端,主要的方面周老刚才已经说过了。可是在我看来,除了大量没有上市资格的企业虚报滥竽充数,严重扰乱了股票市场秩序增加的不可控风险之外,另外的一点也必须要予以重视。”

    “哦?”岳之峰见他说的郑重,也来了兴趣:“说说!”

    李宪应了一声,道:“除了周老说的之外,我认为目前的上市配额制度存在着公平性的缺失。配额都给了国企,必然那些符合上市的企业,经营效益好的民营企业就没有了机会,这是人为的劣币驱逐良币嘛。”

    听到李宪说这个,岳之峰抿嘴一笑,摇起了头。

    这猴崽子似的,时时刻刻不忘给自己谋好处啊?

    “怎么,你们新北也有上市的想法?”虎起脸,岳之峰问到。

    “不不不。”李宪赶忙摆手,“新北的未来我规划的非常清楚,在十年之内,新北绝对不会上市。十年之后,新北一定会上市。但不会在国内,我们要敲的,是纳斯达克的钟!”

    本来,对李宪只能算是印象还行的周叔连,听到这话精神一震。

    “好小子!有志气!”

    这话是真心诚意。

    接触了这么多的民营企业家,特别是做实业性质的企业家,对上市有清晰规划的,凤毛麟角。而就算是那些有规划的,顶天也就是将目光放在了港股市场上。

    国内当下的经济环境之下,敢放言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周叔连还是第一次听到!

    没有注意到周叔连内心的波澜,李宪将话题拉回了正题。

    “虽然我们新北没有上市的打算,不过我认为刚才周老说的,对国企股权的交易限制,不可取。”

    “怎么说?”岳之峰也有些被李宪的豪情所感染,见他提出了异议,饶有兴趣的问到。

    “归根结底,还是目前的股市弊病。现在政府把我们的股票市场当做是解决国有企业困难的一种办法,而不是当做使有限的资源流向有效率,有能力的企业。这种为了扶贫而发展股票市场的思路就已经很不健康了,现在再因噎废食,为了避免漏洞制造更大的漏洞,去限制资本市场本应该具有的流通性,那对整个资本市场环境,特别是我们龙江省内这些上市企业危害肯定更大呀。你们想,一些企业目前已经将融资来的资金花的差不多了,手里的股票如果再不能流通,让其产生价值,那不就白上市,白浪费指标了?”

    岳之峰不太懂这里面的道道,将目光投向了周叔连。见后者沉思一番之后,轻轻点头,说了句“有道理”,便用手点了点李宪,“李宪,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

    见预热的差不多了,李宪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了手指,说到。”

    ......................

    “不要卖关子,有话你就讲!留着过年嘛?”

    李宪一个造型没凹完,岳之峰一句呵斥便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被下了一哆嗦,李宪赶紧收了手指,“啊、是这样的岳书记,周老。过去十年间的国企改革已经充分证明了,直接对国企进行资金输血而不去改变其根本制度,是没办法进行有效搞活的。所以我认为啊,想要真正的盘活,应该采用一种新的模式。我将其称为......嗯,就叫间接解困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