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盟定
    蓝天白云,天气晴朗!

    船停于公海之,甲板央的圆桌落座七人,七人一言未发,只是互相对视。

    在场的皆是现世之,最顶级的超凡者,此刻他们毫无保留的绽放出了炼气期的力量,法术符和法力旋涡在魂魄之内剧烈激荡,突破炼气期带来的魂魄的压力,来自于生命阶层之的压制和威胁散发出来。

    哪怕是凡人也能够感觉到那重重灵光从七人身激发而出,绽放出各种不同的光彩,压制得甲板下的游客、侍者、船员一阵精神恍惚,大汗淋漓。

    惊恐惶然之下,成群的游客疯狂的逃离这里,不由自主的远离那张桌子和那如同怪物一般的存在。

    原本那些心怀不轨,暗处窥测的魑魅魍魉,也被气势一激,腿都软了,不由自主的瘫软在地,他们那些普通人更能够感受那源自灵魂的强大压力。

    这个时候他们才彻底明白船这七人,每一个都是能够轻易杀死船所有人的恐怖存在,无视火器能够滞空短暂飞行的怪物,七人要是在这船打起来,恐怕船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

    这是顶级修行者的力量。

    方修双手揣在了宽大的袖口之,靠在座椅之,一身黑色的对襟短褂绣有云纹道韵,第一个开口了:“怎么多了一个人?”

    炼气士贾益目光死死的盯着林舒,随后看向了青阳而说到:“是啊!我们修真联盟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我都不知道啊!”

    天师张鹤鸣则如同老好人一般,但是开口依旧带着一股玩味:“好了!好了!不要弄得这么剑拔弩张的,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是不是,青阳!”

    林舒一言不发,只是右手紧紧抓着自己手边的棒球袋子,随时有可能长剑出鞘,这一次的任务主要由青阳主导,她只是负责代表官方,不过来的时候也做好了完全准备,算打起来,他们这边也有三个人。

    林瑜则不满的一拍桌子:“喂喂!你们怎么了?这是我姐!”

    林瑜开口算是缓和了一下气氛,众人看了一样林瑜,面色缓和了下来,毕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和道友。

    方修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贾益看着林瑜:“唉!算了算了,大家好不容易重聚,不要弄得这么紧张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可以感受到,如今的修真联盟,不可能再和之前一般完全一条心了,各自有了自己的力量和势力归属,也代表着各方的利益。

    方修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可以感受到每个人都在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不仅仅地位变了、力量阶层变了、连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甚至每时每刻,他们身都在发生着变化。

    只有傻愣愣的林瑜,看去和之前差不多,不过这也只是表象,拥有了超凡脱俗力量的人,再怎么样,也和之前普通人的自己,划分出了两条界限。

    祝融立刻开口说道:“是!我们都是自己人,不要搞得这样气氛紧张兮兮的。”

    “对了,青阳,说吧,这次到底有什么事情?”

    祝融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说是要重入山海?这是真的吗?”

    青阳散人看了一下他们:“炼气士、祝融,我也知道你们也在准备着重入山海界,这一次将会是第二次入山海,规模和人数和我们次不能够相,这将是一次真正的现世对山海界的探索和干扰,也关系到各个势力的布局和未来,你们两个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青阳散人扭头看向了张鹤鸣:“天师,我知道你这次是代表着某些人过来的,我更不用说了。”

    天师张鹤鸣点了点头:“没错,这一次这么大的规模和行动,牵扯太大了,我们四个是唯一进入过山海界,又活着归来的人,无论怎么样,也避不开我们四个!”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我们,关注着这一次的山海界的大门再开!”

    说完张鹤鸣看向了方修,还有桌子的琴盒:“尤其是不能少了酆都还有……”

    “青铜灯!”

    方修目光扫过了场的青阳、天师和祝融,目光严肃:“我知道你们做的什么打算,不过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是,次我们闯入幽冥之海可是九死一生,而且打开三界渊的那种方式不可能再重复了。”

    “我们进入山海界容易,这一次我们该如何打开三界渊再回来?”

    一说到这里,四人想起那坑爹的三界渊和那散发着仙器光芒的铜鼎,不由得感觉脑袋抽筋的疼,那不是赌运气,那完全是赌命。

    青阳、天师、炼气士、祝融互相对视了一样,之后由青阳说道:“我们这一次进入山海界已经根据一次的情况做足了准备,我们人手重组,同时会尽量收集各种灵物、宝材,

    天师张鹤鸣说道:“还记得三界渊前的铜鼎吗?除了大铜轮,还有铜轮,以及小铜轮,如果我们投入的物品足够贵重的话,也可以启动铜轮,概率为三十分之一,我们还有机会!”

    炼气士贾益也说道:“这一次我们会在山海界停留足够的时间,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再穿越幽冥之海抵达幽都城!”

    “行!那么这次进山海界也算我一个!”方修点了点头,立刻看见众人脸都涌现出了喜色,能够多一个自己人进入山海界,尤其是靠谱稳重的人,总让人感觉到安全感。

    将青铜灯一推,滑到了桌子央。

    “青铜灯是我、青阳、祝融三人用命换来的,所以属于我们三人,和我们之前约定的一样,这一次我们谁来保管?”

    东西放在桌子正央,琴盖一把弹开,露出了其的东西。

    重重光晕散落,一盏沉重,透露着古朴韵味的鬼纹青铜灯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它散发着鬼气阴森的黑光,一股古老和蛮荒的味道从其流转开来,仿佛能够透过它看到那山海界古老历史的神话时代。

    众人目光一下子完全被它吸引住了,它可能不是什么法器灵宝,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什么都重要,虽然进入山海界势在必行,可是谁都不希望永远留在山海界。

    而这盏青铜灯是关键,没有它,谁也回不了人间。

    此刻船的成百千的人,也同时注视向了那青铜灯,每个人眼都露出了渴望和激动的神色,这可是真正传说之的宝贝,从山海界带回的神话传说物品。

    “青铜灯出现了!”

    “我的天!这是神话传说之的物品!”

    “是神或者一些远古生命留下的么?留下的存在吗?”

    此刻关注着这场聚会的不止他们,甚至通过录像和视频,传到各个势力的手,同时他们也知道,这次几位顶级超凡者,已经决定要进入山海界了。

    “青铜灯?”炼气士贾益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

    这个时候林舒急迫的开口了:“青铜灯?不行,怎么能够这么草率?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属于某一个人,必须……”

    方修目光一冷,打断了她说道:“没听见吗?我说的是我们三人!”

    林舒死死的看了方修一样,然后注视向其他人,发现在场的人员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如果是在国内,大家还可能会畏惧她,但是现在可是在海外。

    不过这也是这一次聚会为什么能够成功举办的原因,在国内,在围港市那种诡异的地方,恐怕在场的大部分人根本不敢过来,想象之前的雪妖事件,还有两尊仙魔横空出世的场景,谁都感觉腿软。

    祝融和炼气士对视了一样,看向了青阳:“青阳,我还是希望继续由酆都保管,这东西可关乎我们的生死。”

    青阳犹豫了一下,在林舒叮嘱的目光之,还是决然的看向了酆都:“我们几个之,酆都是最可靠的,放在他那里,我也是最放心的!”

    “我相信,只有他能够带着我们跨越那危险的幽冥之海,抵达幽都城!”

    “也只有他才能够带着我们归来!”

    天师张鹤鸣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这样较好!”

    方修立刻问道:“那么入山海界之后,怎么行动?这一次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可能不能够和大家一起了!”

    炼气士贾益也说道:“我和祝融两人也有自己的任务和目标计划!”

    天师张鹤鸣同样点头:“我也一样!”

    方修想了一下说道:“那么我们定一个期限,大家完成了自己进入山海界的目标之后,到时候所有人在羽民国会合,我们将再次从那里乘船出海,寻幽都、归人间!”

    祝融脸却充满了担忧:“我总觉得这趟山海之行,我们可能没有次那样的运气了,危机重重,我甚至能够预感到结局可能没有那么好了!”

    “我们还真的能够回来吗?”

    青阳则说道:“我们从踏入这条道路之后,预示着将会是一条坎坷而崎岖的道路,路堆满了求道者的尸体,不进则退,退则死!”

    青阳叹息一声,但是声音充满了坚决:“所以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下月旬!南极洲,山海界的大门将会准时打开!”

    “重聚山海!”天师张鹤鸣伸出手。

    “大道可期!”炼气士贾益重重合掌。

    “同去同归!”祝融则说了句较稳妥的话。

    坐在桌子之的青阳、方修、天师、祝融、炼气士,五人同时击掌,宣誓达成共识和同盟,这是修真联盟的老习俗。

    而林瑜和林舒姐妹这次不会进入山海界,她们留在现世有任务,这一次将会派遣其他人跟随青阳进入山海界。

    毕竟谁都知道,这次进山海界,不一定能够回来,将所有人投放进去,现实世界如果出现什么超凡事件的乱子怎么办?

    击掌完毕,宣告结束。

    方修巴掌一拍桌子,桌子的琴盒被震得合了,方修抓起一甩,背在了身。

    “再见!”

    他目光扫过所有人,双手插在袖,随着告别后,一阵狂风吹过,他整个人好像无重力一般,像一张纸片被风从位置之吹起,飘了天空。

    随着风席卷而起,踏风术伴随着风起舞,天空之直升飞机的声音响起,方修背着装载着青铜灯的琴盒踏风而起,朝着天空的直升飞机而去。

    炼气士贾益和祝融朱六也随之一同退场,对所有人点了点头,踏浪而去。

    天师张鹤鸣携卷着海浪而起,整个人好像化为了透明一般,从船跃下,融入了大海,随着浪涛远去。

    船的乘客都张大着嘴巴看着这几人,尤其是其的国人,今日出现的一幕,将会永远烙印在他们的脑海,那几人如同仙人一般逍遥的姿态,御风踏浪的身影,让人难以忘怀。

    “砰!”

    而这个时候,船突然响起了枪声,随风而起的方修冲入了高空,仿佛早预感到了什么,身体随风微微侧开,看见一枚子弹带着气浪,从自己的眼前擦过,那热浪带着灼热和死亡的气息。

    “什么?”这个时候离去的炼气士骤然回头看向了天空。

    “怎么回事?”青阳脸色大变。

    “到底是谁?”连林舒也怒不可遏,这次见面是多方势力促成的,进入山海界也需要在场的众人,虽然船有不少各个势力的牛鬼蛇神,但是没有人敢在这里撕破脸,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而方修身黑色的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起,浓烈的黑烟从其身涌起,一道狰狞恐怖的鬼影从他身挣脱而出,扑向了大海,那鬼影化为了一道黑光瞬间抵达了甲板之。

    其以恐怖的姿态,凝聚出血盆大口,将一个持着狙击枪的的白人男子吞了下去。

    白人男子惊恐的看着那鬼影,想要逃跑,却发现身躯动都不能动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恐怖的怪物将他吞了进去。

    “不!”

    狰狞弥漫着黑烟的恐怖鬼影,伴随着尖锐的呼啸声,刺激震荡着整艘船的乘客都捂住耳朵趴在了地。

    吞噬那罪魁祸首之后,鬼影化为一道光芒,重回了方修的袖。

    方修冷冷的看了一艘船的人,此刻船心怀鬼胎之辈,同时吓得双腿打颤,低下了头不敢和那天空之的存在对视,生怕他注意到自己,震怒之下一挥手将船的人都杀了。

    方修踏着风,追了直升飞机,抓住了从飞机放下的绳梯,俯视着大地,在太阳和大海交界线,伴随着漫天云层远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