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三十章 归期将至
    古老神秘的青铜殿,微弱的油灯,绵长的玉案,还有那记载众生轮回的生死簿。

    灯火照不到的黑暗,一穿着黑色鬼龙袍服的帝王端坐在沉重华丽的龙椅,那是一个恐怖的白骨鬼帝,搭配着诡异阴森的青铜殿,普通人一踏入这里,恐怕得被吓破胆。

    脚下是绵长的阶梯,和浩瀚殿堂,站在这里,可以俯视这如同神灵大殿的整个布局。

    灯光闪烁摇晃,而这个时候,那龙椅之后,显现出了一个站着的人影轮廓,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银发道人终于显露出了身形,修长的身材站在龙椅后,显现的身前的那帝王犹如一个傀儡。

    “踏!”

    “踏!”

    脚步声在偌大的青铜殿内回荡,方修缓缓的走下阶梯,身后背着长剑的陈瑾也一同走了出来,两人一前一后,跨过宽大的殿堂,穿过重重盘龙铜柱,随着大门出现的一处缝隙,站在了外面。

    这里处于山海界的大地之下,整个山海界的地煞、阴灵之气,在这里汇聚,形成了这片幽冥之地。

    随着山海界的不断膨胀,生命的死亡轮回,这片幽冥之地将会越来越大,这里像是山海界的阴影。

    不过目前除了这座青铜大殿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轩辕国内发生的事情,是超乎方修预料的,那具神尸,本来是方修计划之的一环,在他出世的时候,应该是地府真正开启的时候,拥有强大的修为和魂魄,有资格控制一方地域的他,将会是山海界的第一个山神。

    地府真正开启的时间,应该是人道彻底稳定下来,修行之道昌盛发展的阶段。

    那个时候从司穹山这里将会开启地府轮回,东洲将会出现城隍、土地、山神、河神等等一系列领取地府阴诏的存在,众多强大修行者、妖魔、异兽,都将有资格争取这机会。

    从这里一步步搭建起地府轮回的根基维持整个山海界轮回的运转,哪怕是最基础的,然后从其搭建出,那真正如同古时代传说一般,控制一切生死轮回,审判前世今生的幽冥地府。

    只是那轩辕国的神尸,出世的这么早,是方修没有想到的,将方修的布局打乱并提前显现了出来。

    “不过也无伤大雅,计划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人道之火已经点燃,大桓王朝也建立了起来了,这一次入山海也差不多应该结束了!”

    “该回去了!”

    方修站在青铜殿的大门口,抓着陈瑾,一转身,离开了这里。

    ——————————————-

    山海界南洲——

    三个如同野人一般的身影穿梭在丛林之间,一人黑发黑瞳,还有那棕发黑瞳、蓝发碧眼的存在,三人身裹着兽皮,其两人身体强壮至极,用一把狗腿刀轻易的撕裂路阻拦的树枝灌木。

    正是张鹤鸣三人,他们进来的时候五个人,目前只剩下了三个了,数年的丛林生活,已经让他们几乎完全和明脱节,身每个人都透露着一股原始蛮荒的味道,还有**裸的杀意煞气。

    张鹤鸣修行的是道术仙法,拥有重重诡异莫测的应对能力,而另外两人则修行的是妖魔道,身躯强悍,兼具神通,三个人互相之间搭配,熟练无。

    在这片丛林之间,他们不知道已经经受过多少次的厮杀搏斗,面对那些怪物、妖魔、异兽,又是多少次,从绝望和垂死之挣扎而出。

    张鹤鸣这一次才知道,他一次直接掉入幽都,是何等的幸运,更明白了当时青阳三人为什么对他的遭遇羡慕得咬牙切齿。

    他们掉落山海的时候,直接掉入了一片火鸦的山谷,火鸦燃烧了整个山谷,堵住他们五人,将他们差点没给烤熟了,掉落下来,直接死了一人。

    接下来他们一路之碰到了如牛一般的脑袋,却长着利爪在地爬行的怪物,眼睛只要对,任何人都不能够动弹。

    从如同天池一般的湖泊之,跃起的金光神鳄,长达数十米,一路追着他们将森林都开出一条大道出来,那记仇的神鳄追了他们足足三个月,才被他们设下陷阱计谋杀死,吞噬其肉,剩下四人的修为也暴涨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在南洲靠西的一座不见天日的丛林之,看到了长着密密麻麻眼睛的蜘蛛,那蜘蛛结出的丝,水火不侵,刀刃难伤,甚至对术法都有一定的克制。

    在那里又死了一人,他们最后用那金光神鳄的油脂点燃了那蜘蛛的巢穴,将其和恐怖至极数量的子嗣一同烧死,焚毁的洞穴之下,他们却发现了一条道路,在下面发现了一座遗迹。

    不过废了这么大力气,他们却发现,他们推不开遗迹的大门,那是一扇巨大的石门,面流淌着法术禁法灵光,远远不是他们剩下的三个人能够打开的。

    在那里呆了一个月,想尽了各种办法,最后只能放弃,不过他们也并不是没有收获,那石门之的禁制、符箓、还有看得懂的灵和看不懂的字,全部都被他们记录了下来。

    他们用石头将那处巢穴封住,用泥土掩盖,希望下一次有能力进入这里的时候,再尝试来打开这扇大门。

    这样五六年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大山丛林、荒野沼泽之流浪、求生、挣扎,三人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从人间界降临山海的,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或者,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

    他们好像三头野兽,在这山海之,在弱肉强食的角色之来回交替。

    但是此刻他们正在急速的奔跑,身各自背着一个使用树枝、树藤制造成的背篓。

    三个人跑的极快,哪怕是赤足,在山林之间也奔跑的像是一个猴子一样,不过此刻他们跑的非常急,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他们一般。

    随后看见,成千万的山鬼,从山下如同潮水一般涌下来,到处搜索着他们的踪迹,不仅仅如此,到处都可以看到妖魔的痕迹,举着火把照亮了整座山。

    而在天空,一只恐怖的大妖,散发着浓烈的黑气,飞行在天空,俯视着大地。

    那是一只长着长长鬃毛的妖鼠,其正是那妖城的主人,此刻正愤怒至极的搜寻着他们的踪迹。

    天、地下,尽皆食人妖魔,若是常人在此,恐怕早吓得魂胆皆裂,但是三人仿佛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

    前些日,他们来到了一处神秘的地方,哪里看去好像是某座古代的都城,但却是一座妖魔建立的妖城,名为飞鼠城,城内妖魔乱舞,各种非人的存在沐猴而冠。

    而他们注意到的不是这个,而是在那飞鼠城之,将要开花结果的灵根藤。

    三个人谋划了良久,终于在银月之夜,抢掠了数枚灵根果,甚至还夺走了一株灵根藤的子株,此刻那倾巢而动的山鬼,满山妖魔,正是那飞鼠城内的存在。

    张鹤鸣右手握着一丹珠,那是金光神鳄体内挖出来的,被他利用从那遗迹之得到的禁法符箓,炼制成了一枚法器。

    只要通过这枚珠子,他能趋福避祸,遮掩自身气息,他将这珠子命名为大衍神珠,这珠子能够通过他的眼睛、记忆、收集到的信息,推算出最合理的结果,正是靠着这枚法器,他才能够在这恶劣的山海之,一次又一次的活下来。

    “走这边!”走一段,张鹤鸣闭眼睛,手抓着的珠子,内部的符箓不断旋转,闪烁出微微的光芒。

    “右转!”

    “停下,不要走了!掉头!”

    来来回回,每一次,张鹤鸣都能恰到好处的找到逃离这里的道路,避开所有搜捕他们的人,天亮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大山,出现在了一片大海的旁边,在他们的身周,已经看不到了搜捕他们的山鬼、妖魔的影子。

    天也看不见那散发着骇人妖气的妖城之主。

    大海之畔,三人看着那碧海蓝天,不知道为何,有一种被救赎的感觉,其两人,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流淌起了眼泪。

    连张鹤鸣,都呆滞在那里,任由那海风吹动自己脏乱的长发和胡须,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啾!”

    这个时候,海边的天空,突然传来了一声嘶鸣,那叫声,犹如雷音灌耳,震人心魄。

    仅仅听声音,能够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寻常鸟兽发出的声音,三人同时抬起头,看到在天空之,看到一个似人似鸟,身着衣裳的异族。

    骤然间,张鹤鸣好像想起了什么,在那回忆,找到了这种存在的名字。

    “羽人?”

    “羽民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