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求道(下)
    长剑从桓明的胸膛抽出,青云道人仿佛因为用力过猛,连连后退了几步,靠在了白石栏杆之。

    原本被簪子扎着的满头黑发散落,凌乱的披撒在肩头,配青云道人道袍的鲜血,还有狰狞的面孔,显得更加恐怖阴森。

    鲜血随着长剑的抽出,溅了满地,将神圣的祭天坛染成一片红色,血液沿着石板间的沟壑流淌,顺着尸体散开,好像一朵红色的大花。

    而随着桓明死去,青云道人张口一吸,桓明体内孕育而出的那道金符,幻化成一套金云而出,被青云道人一口吞了进去。

    顿时看见,青云道人身的法力又强盛了几分,甚至道道金芒从其体内散发出来。

    而在他的魂魄之内,一道虚幻的金符,正在逐渐的孕育成型。

    “滴答!”

    “滴答!”

    青云道人拖着长剑,鲜血沿着剑锋不断流淌下来。

    只是走到祭天坛的阶梯,青云道人一个跄踉,直接跪倒在地。

    “铿锵!”

    长剑也一起落在了地,发出了一声轻鸣。

    青云道人伏在地,肩头不断的颤抖。

    良久,才缓缓爬了起来。

    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眼神再也没有了丝毫情感,冷漠的好像一块石头,又像是天的云,高高的。

    “我若不仁!”

    “当屠尽阻我成道者!”

    披头散发的青云道人,一步一步走下了祭天坛的阶梯。

    “蝼蚁!”

    “蝼蚁!”

    “皆是蝼蚁!”

    一步一个脚印,脚印带着血。

    转过几道阶梯,在最下面,两个弟子提着手电筒正在打哈欠,这是在等候青云道人的弟子。

    骤然看见了声响,两个打着瞌睡的弟子一下子站了起来,站的笔直。

    “恭迎师祖下山!”两人恭敬的弯腰拱手,向下山的青云道人行礼。

    那身影缓慢的迈着步子走了下来,这次却停在了他们两人面前,一位弟子不明白情况的抬起头来,往日一般青云道人会直接走回去,而两人在身后照路,这次为何?

    不过他刚刚抬起头来,对了青云道人那冰冷的目光。

    吓得一个激灵之后,立刻发现青云道人身都是血,手提着一把长剑,此刻长剑染血,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垂落。

    “啊!”

    他一声尖叫还没有喊出声,看见青云道人长剑出手,一剑封喉。

    “师祖!师祖!”

    “不要啊!”

    另一人想要跑,青云道人长剑一横,剑芒透过剑锋而出,划过他的脖子。

    只看见脑袋掉落了下来,那身体依旧在奔跑,跑了七八步之后,才停了下来,跪倒在地,扑了下去。

    两人死后,身体之内,涌出了一道金光,窜入了青云道人身体之内。

    青云道人面无表情,踏过那无头尸体,丝毫没有正眼看过那死不瞑目的青年人和睁大的眼睛,往观内走去。

    观内亮着灯,此刻大多数弟子已经休息了,剩下的有人在大殿内诵经,有的人静室之集体修行,还有一些被罚的弟子,正在偏殿抄写经。

    青云道人走进去的时候,两个看门的弟子,还没有抬起头,被两道剑芒穿透了头颅,即刻毙命倒在了地。

    一个捧着三羊观道藏,看去不过十七八岁的男孩,手的经卷落在地,被鲜血染红、浸透。

    青云道人手持着长剑,穿过黑暗的前院,闯入殿内。

    此刻大殿之内的油灯还亮着,微弱的光芒下,有着十几人依旧在诵经。

    此刻一个年仅四十的道人回过头来,一眼看见了满身鲜血,提着血色符剑,如同恶鬼一般的青云道人走了进来。

    “观……主?”

    “你……你这是怎么了?”

    惊骇的叫声引起了所有人回过头,同时看向了身后。

    “观主?”

    “血……血!那是血啊!”

    “这是怎么回事?观主?”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此刻青云道人披头散发,法剑闪烁着光芒,迈过了大殿的门槛,血滴滴答答的滴在门槛之。

    他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看向了大殿内的所有人。

    对他眼睛的所有人,一瞬间感觉那目光好像带着冬日凛冽的寒风,瞬间将他们冻结,全身不由自主的打起了一个激灵。

    “跑!”

    “跑啊!”

    “不对劲!”

    立刻有人觉得不对头,想要逃离这里,但是还没有迈开腿,看见剑光一闪,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青云道人踏步而起,长剑一转,瞬间殿内的十几人,全部身首异处,身死当场。

    十几具尸体倒在了大殿之内,鲜血溅染了大殿,尸体打翻了烛台,染红了祖师神像。

    青云道人小心翼翼的用衣袍擦拭着祖师神像,抬起头,憧憬的看着那冲云子的神像。

    “只有我,只有我!”

    “才是接受传承的祖师弟子!”

    “你们这些蝼蚁,怎能辱我传承!”

    “今日!将尔等这些有辱山门的弟子尽皆除去!”

    这个时候,大殿之外,成群的弟子赶了过来,闯入了大殿内,立刻吓得瘫倒在地。

    只看见大殿之内,尸体密布,鲜血横流。

    而他们的师父、祖师,此刻正在擦拭着祖师神像,回过头来,一双诡异的眼睛,让众人感觉到了无尽杀意。

    看见他衣襟之全是鲜血,手的的血剑已经表明,殿内发生的一切。

    堵在门口的弟子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疯狂后退,往外面逃去。

    “祖师爷疯了!”

    “师傅疯了!”

    外面扬起了呼喊大叫,所有人不知所措的疯狂大叫,整个三羊观内都陷入了混乱之。

    “杀人了!杀人了!”一名刚刚传衣服的弟子,此刻吓得脸色惨白,连鞋子都跑丢了。

    “祖师爷被恶鬼附身!到处杀人!”

    “祖师爷入魔了!”

    青云走出大殿,手指擦过法剑剑锋,一道灵光立刻冲天而起,钻入了天空。

    一股波动震荡而起,外面的桃林灵阵瞬间启动,笼罩了整个三羊观,将三羊观死死的裹住。

    此刻,三羊观彻底被封死,化为了一片死地。

    青云道人踏出大殿,走出庭院,见人杀,剑法狠厉狠决,不留一丝余地。

    挥手之间,符箓窜起,整个三羊观都陷入了绝望和恐怖之,所有人都在逃避着躲避着青云道人,想要朝着外面逃去,但是整个三羊观都被封死了,他们逃无可逃。

    所过之处,剑光和符箓窜起,一个个三羊观的弟子不断倒下。

    而许多弟子倒下,即刻身冒出一道金符之光,融入青云道人的身体之内。

    只看见青云道人体内的金光愈来愈甚,甚至透体而出,在无尽的杀戮之,青云道人愈发显得神异,整个人仿佛在那杀戮之逐渐羽化登仙,化为那传说之的仙人一般。

    有一些弟子从金符之悟出的灵术,或者早前修行的弟子,尝试着和青云道人反抗,但是在青云道人的剑锋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

    “师傅!师傅!不要杀我啊!”

    “我是你的徒儿啊!”

    一位平日里颇为亲近的弟子跪在地苦苦哀求,依旧抵不住那一剑穿胸,死前,他依旧不相信这是他的师父,竟然如此决绝狠辣。

    “师祖,放过我,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放我下山,放我下山!”

    年轻的徒孙靠着墙壁哀嚎哭泣,随后看见剑光划过,整个人化为两半,贴着墙壁溅出一个大血花。

    穿过庭院,穿过走廊,穿过后院,穿过侧殿,青云道人一路而,一路杀过。

    浑身下,白色的道袍染成了血红色,再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此刻,连青云道人的头发和化为了血红,脸,眼睛,都透露着血色。

    整个人站在重重尸体之,化为了一只来自幽冥最深处的恶鬼。

    青云道人一把法剑,屠尽自身三羊观满门下,一个活口未留,鲜血流遍了地面,汇聚成河。

    直到那最后一个声音平息,整个三羊观全都安静了下来,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往日里繁华鼎盛,热闹嘈杂的三羊观,此刻彻底的沦为了一片死域。

    青云道人如同一只孤魂野鬼一般穿过三羊观,到处都是尸体,血色染遍了道观,连天空都弥漫着一股血煞之气。

    他站在前院之内,脚下尸体布满了,每走一步都是踏在尸体。

    他这样站在层层尸体之,仰望着天空。

    此刻天空的明月依在,光辉投射在他身,让他忍不住闭了眼睛。

    血红的脸,一点点安静平息了下来,摊开双手,张大嘴巴!

    “啊!”一声呼啸,震彻整个黄羊山。

    数百道金符光化,汇聚到青云道人的身,凝聚成一粒青华符种,踏破凡尘,练气筑基。

    铸造成一颗大道之种。

    “去休!去休!”

    “这等凡尘俗世,有何可留恋!”

    “掸去一身尘埃!修那不朽道果!”

    青云道人化为一道金光,窜入了云层,如同仙人一般,化光而去。

    几日后,月圆之夜,南极洲神魔之门开。

    一道金光落入其,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