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事毕
    青阳手的玉骨骷髅看去不太像白骨,漂亮的像是白玉雕刻而成,精致而细腻。

    此刻从那玉骨骷髅之,恐怖的双眼空洞之,绽放出恐怖的灰色光芒,环绕着他旋转,

    周围不断有活尸成群的冲过来,在靠近青阳的一瞬间,看见体内一股黑气被抽了出来,融入了那玉骨骷髅之,眨眼之间倒地彻底化为一具尸体。

    这正是青阳从山海界带回来的法器,由埙国的一名强大巫祭祭炼的法器,在轩辕国一战死后落入了青阳的手。

    而跟随着青阳身周,则是手持着一柄法剑的林舒,只是他手的法剑篆刻的关于斩魂、幻术、锋锐的符箓,和青云道人那把刻满了死巫咒的狠毒法剑,有着差别和不同针对,只是同样出于青云道人之手。

    青阳带着他新收的徒弟站,随着这群修士一同杀了去,一路斩杀活尸走了进去,一位位穿着道袍,狰狞恐怖的活尸铺面而来,密密麻麻好像怎么也杀之不绝。

    一群修士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杀到了三羊观前,留下了满地尸体,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真正死去了,陷入了沉眠和安息。

    山环绕的迷雾在厮杀逐渐散去,满山灵秀,如同造化之地一般的黄羊山,此刻彻底化为鬼蜮死境,连山后的三羊湖,倒映出的明月,都仿佛带着鲜血的颜色。

    而普通人则更多的留在了山下,出了这样诡异的事情,三羊观满门灭绝,满门弟子化为活尸,青云道人消失不见踪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应对的局面。

    在山很可能还藏匿着更大的危机,修士的诡异力量,很多时候不是现代武器和普通人能够对抗的。

    踏过桃林,穿过灰白色石头搭建的三羊观山门,站在了偌大的三羊观前,众人停下了脚步。

    每个人抬起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昔日的三羊观。

    千人门徒,香火鼎盛,堪称人间第一大派的三羊观。

    而此刻,在一夜之间,化为了人间炼狱。

    半掩着的大门,完全遮挡不住内部的景象,鲜血染红了院落,到处还散落着残肢,庭院之的枫树好像被血滋养得连叶子都化为了血红。

    纸糊的窗户完全化为了血色,枫叶落下,明明还没有秋日,整个黄羊山都透露着一股萧瑟和黄昏末日的味道。

    林舒手持着符剑将一个活尸脑袋砍了下来,符剑之的力量,将活尸体内的七魄,凝聚成的尸怨气搅散,那活尸。

    三羊观内的活尸更多了,一波接着一波从回廊、大殿内冲出、墙头之窜入,将他们团团包围住。

    到处都可以听到活尸那不甘的嘶吼和诅咒,仿佛是为其冤死和痛苦在呐喊,每具活尸的脸,都带着狰狞的痛苦,仿佛再次重现那死在被死巫咒吞噬的痛苦折磨,然后想要将他们的痛苦,带给每一个人。

    他们在诅咒杀死他们的人,诅咒这世间的每一个人。

    十几个人在三羊观内冲杀搏斗,枪声伴随着子弹而出,击穿活尸的脑袋,长剑出鞘寒光闪烁,急促的剑光,伴随着空气被撕裂的声音。

    符光涌动,咒术默念,整个三羊观内,都爆发出了一场超凡大战。

    这些活尸力量都说不强大,但是每一个人都力大无穷,不顾身体损伤和关节损害的使用着各种方式攻击着他们,不顾一切搏命而。

    随着后面出现了几位异常强大的活尸,竟然还能够使用普通的法术,身体遭受了重创,竟然会在快速的愈合,十几人之终于开始有人受伤。

    一个穿着道袍,浑身破破烂烂,只剩下一只手臂的道人,目光之闪烁着血光,只要对视,立刻陷入了震慑之。

    一位穿着作战服的青年和他目光对,立刻被他扑了来,朝着他脖子咬去,生死之间,其骤然醒转,用手挡住了对方,却连整个手臂都被遗弃咬了下来。

    “啊!我的手!”

    “怎么会这样?这些活尸还会法术?”一名调查局的成员,抱着自己的手臂,狂叫着后退,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那具活尸。

    “李固,这个是李固啊!”终于有人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是之前送入三羊观修行的同伴之一。

    “赵岚,这是怎么回事?”

    “轰隆!”

    而一位穿着道袍的年道人活尸,此刻从远处重重跃起,落入了主殿的之,重重落下的身躯发出了一声轰响,引起了所有人和活尸的瞩目。

    一位位活尸抬起头来,连手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血红色的目光,注视向了那道身影。

    整个三羊观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一声道袍在月光下缓缓舞动,扬起头看向了天空的明月,然后骤然间低下了投来,一双血红的眼睛透出光来,注视向了站在地下的所有活人。

    “桓明!那个不是三羊观的大弟子桓明吗?”林舒立刻认出了他。

    “大师兄?他……他也死了!还变成了活尸?”一位曾经在三羊观内修行过一段时间的修士,震撼而不敢相信。

    “所有人做好准备,桓明生前是炼气期的修士,大家一定要小心。”青阳立刻提醒所有人,捏紧了手的法器,虽然不惧那具活尸,但是不够谨慎,在这阴沟里翻了船,恐怕要遗笑万年了。

    而且三羊观满门的死亡是在是太怪异、太恐怖了,千人这样死去,其还包括多名修士,连观主青云道人都不见了踪影,那可是在海重创了贾益的存在,也一同没有了声息,由不得青阳不畏惧。

    “吼!”

    那站在大殿顶,背靠着明月的活尸,发出了一声怒吼一跃而起数十米,携带着无尽尸怨气扑了下来。

    黑压压的气势和术法灵光,让下面除了青阳和林舒以外的众人不由得紧了把汗,连青阳的弟子,也吓得不知所措,这活尸携带的和气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此刻从天挑落了一道身影,如同一道残影划破天空,将那活尸从天砸落了下来。

    “咚!”

    两者相撞爆发出巨大的灵光,而随后那身影一把踩落了那活尸,站在了大殿之顶。

    “谁?”青阳立刻目光一缩,死死的盯着屋顶之踩着那具活尸的身影。

    “这又是谁?”

    “怎么回事?”

    众人看向了大殿之的身影,只看见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和浅蓝色牛仔裤的男人,看去平凡无,此刻背对着他们,好像在俯瞰着身后整个三羊观还有观内的无尽活尸。

    他伸出手,立刻看到脚下踩着的那具活尸浮了起来,落入了他的手。

    他死死的掐着那活尸的脖子,任由其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那只洁白的手掌,身的尸怨气,也一同被压缩了回去。

    他抓着那活尸扭过头,终于露出了侧脸,瞥向了站在大殿下庭院的诸人。

    侧脸在月光的倒影下,显得格外的清冷凛冽,眼透出的光芒,让人心寒。

    然而青阳脸一瞬间露出了惊喜之色,大叫出声:“酆都!”

    而其他人却没有如同青阳一般,反而是变得更加警惕。

    来人正是方修,他站在大殿之,抓着最强悍的一具活尸,观看着整个三羊观内的情况,脸看不出任何情绪和表情。

    而此刻,看着那具活尸落入了方修的手,挣扎嘶嚎怒吼,下面的群尸顿时陷入了疯狂之。

    那么多活尸同时怒吼,吼声如同金铁交错,整个山头都好像在这吼叫声之震荡。

    方修目光之,黑色涌动,瞬间占据了整个眼白,而一具黑色的影子,从他身躯之内挣脱而出。

    恐怖的黑影好像被封印的怪物,扭曲伴随着诅咒怨恨,瞬间化为了数米高,从方修的身体之钻出,从他背后冒了出来,而下半身依旧停留在他身躯之内,随着一用力挣扎而出,朝着下面的群尸扑了过去。

    而随后,一道轻灵的白色影子,也从他身躯之内冲了出来。

    更后面,一道接着一道,恐怖的虚影不断冲出,扑向了下面三羊观之的活尸。

    十几道虚影环绕着三羊观,不断吞噬撕裂那些活尸,他们所过之处,看见活尸成群的倒下。

    “这是什么术法?”

    一名调查局成员震撼的看着那虚影环绕着那道站在大殿之的身影而动,十几道庞大的恶灵怪物环绕而起,好像在三羊观内形成了巨大的风暴,吞噬一切。

    “是酆都在山海界得的传承!”青阳立刻说道,也觉得有些震撼,他虽然也得了一件强力法器,修为也暴涨,但是也没有这般夸张。

    “进入过山海界的修士都这么强的吗?”林舒眼仿佛也露出了光芒,突然对进入山海界,也感觉到渴望起来。

    没过多久,看见那十几道身影变得更加强大凝实,重回了方修的身体之内,整个三羊观内,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方修抓着那具活尸桓明一下子跳了下来,站在了前院之,那颗硕大的枫树之下,踩着落叶和尸体,抽出了一道符纸,贴在了活尸的额头,立刻看到他安静了下来。

    “三道主魂都不见了!只余下七魄!”方修将活尸扔在了地,对着青阳说道。

    “还有过巫死咒的迹象!参与的七魄存留着浓烈的情感**,和死巫咒这种可怕的咒术结合在一起,竟然能够化为活尸,这是我没有想到的。”青阳点了点头,虽然之前已经有人开发出了控制尸体的方法,但是并没有这般恐怖。

    “这是法器伤害的痕迹,是一柄法剑!”林舒则拨开了桓明的尸体的道袍,看到了身的伤痕。

    将这三样综合起来,两个人立刻猜到了什么,能够炼制和拥有法剑的,并且掌握死巫咒,且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他们只知道一个人。

    两人同时震惊的发出了同一个名字。

    “青云观主呢?”

    “不用找了!他不在观内!”方修冷着脸说道。

    方修看向了远处的远方,目光正对着海的明月。

    “这些人应该都是他杀的!每个人的主魂,都有被术法吞噬的迹象。”

    “屠尽三羊观下,杀尽满门亲眷徒弟,凝聚一颗筑基道种,只为求那不老长生!”

    “真的是……好狠的心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青阳。

    虽然不见了三羊观的观主青云道人,还有一路之的见闻,和他们的发现,早已经让他们有所猜测。

    但是算是直到此刻,他们依旧不愿意相信这种事实。

    简直是太可怕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狠心毒辣的人,这可不是杀尽仇寇,而是自身日日朝夕相处,亲自授道传承的,如同父子亲属一般的徒弟啊。

    近千人,这样在一夜之间被屠尽,这样的惨案,恐怕足以惊动全世界。

    方修看着这整个三羊观下,整个三羊观已经彻底败落了,算是再修缮打理,死了这么多人,出了这么多怪事,恐怕也没有人再敢到这里来,以后这座钟灵神秀的黄羊山,恐怕要化作一位鬼山了。

    不得不说,他也没有想到青云道人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初见他时,这不过是一个恐惧死亡,追求长生的腐朽老头罢了,只是求道之心坚定,对长生之术的渴望,远超常人。

    不过方修也并不认为这三羊观是自己的道统,冲云子这个身份只是他们认的,自己可从来没有承认过。

    若是论传承,这所有的修士,哪一个的传承不是来自于自己。

    论祖师爷,自己是他们所有人的祖师爷,自己传完法之后,还得一个个保证他们修行之路畅通无阻不成。

    但是这青云道人的做派,之心狠手辣,方修非常厌恶。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啊!”

    “越是恐惧,越是挣扎,越会演化为最大的执念!”

    方修摇了摇头,收起了手,看完了这三羊观的变化,和内部的情形,他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了,准备离去。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人可是……可是他的弟子啊!”林舒却非常不理解的转头问道。

    方修转过头,看向了林舒,这个同样是自己挑选的,最初的修道者。

    “因为——他要进入山海界了,那里有着他渴望的一切,而现实却没有。”

    “若是这样进入,他很可能会这样死在山海界之,他没有我们那般熟悉山海界,而且和我们整个修真联盟的关系,都可以说得不太好,和贾益,更是死敌。”

    “和大道长生的渴望相,和对死亡、老朽、齿动发落的老迈身躯的恐惧相,这一切对他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想要活着,想要得道,放弃了现世,不顾一切进入了那个正在复苏,重返古仙魔时代的仙界——山海界。”

    说完这句话,方修踏足离去,踩着风,好像化为了一缕青烟,伴随着幻术走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