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桓王
    重重高大的宫墙之内,宽石铺成的广场,绵延的阶梯下,摆放着一整排大鼎,一路沿着足足有九十九道的阶梯而,穿过两扇厚重宫门,抵达了王宫之内,看到了庄严王座和身着红黑色冕服的桓王。

    整座宫殿是在一座庞大的古遗迹之建立的,动用了万奴隶,大批巫祭、巫士,历经十年建造完成,才终于有了这让人难以想象的宫殿。

    大桓王朝的朝会是在入夜时分进行,宫殿内灯火重重,下面大多数官员都是跪坐着,首的王座也是直接贴在地的样式,没有座腿。

    下面的大部分官吏卿族也不再像曾经埙国时期那样,如同茹毛饮血的野兽蛮族一般,裹着兽皮,纹面断发,携兽食人。

    数十年下来,休养生息,不断发展,大桓人也懂得华章之美、礼仪之大,身不仅仅穿着华丽服袍,而且还开始佩戴玉器,束发、带冠帽。

    不过一些巫祭和巫士,依旧保留着埙国早期的习俗。

    桓王身旁坐着史官、下首又分为掌管祭祀的巫祭、掌管征战兵马的巫士、

    朝会结束之后,看见下面的人纷纷乘坐牛车或者座辇离去,每一个人都是携带着不少奴隶和家臣。

    老迈的桓王,终于在两个明艳端庄、穿着红色衣裳的女姬挽起了他,昔日强大无的桓王,如今虽然巫祭之术依旧强悍,但是也无法阻挡一点点老去腐朽的命运,竟然连走路都要人搀扶着。

    桓王头有着一个同神纹胎记一般的烙印,那是他作为天命之人降生的记号,所有人相信他,是那个被苍天和巫神选的人,甚至许多人都相信,他是巫神的化身。

    所有人都相信,包括他,正因为是如此,他才建立起了大桓王朝。

    “天命在埙!”

    “如今,天命已了,所以也到了终结的那一刻了吗?”

    桓王的手脸满是皱纹,他站在宫殿之外,充满了沟壑如同鸡皮一般的手,抚摸过清凉的石头栏杆,冕服拖过石板,沿着阶梯一点点走下。

    他抬起头,看向了远方。

    黑夜之的埙都在他的眼若影若现,成千万座房屋绵延向远方,而他看到的更不仅仅是房屋,还有无穷无尽的人,不论高贵低贱,都在埙都之生存。

    再向远处看去,可以看到一座座城、村镇、部落,一座座诸侯国、方国,都在他建立的大桓王朝下,整个人族,无以计数的人,在他开创的新时代之栖息、生存。

    曾经的人类如同野兽一样茹毛饮血,没有字,没有未来,在丛林和大地之与那些妖魔、异兽搏斗,那时候的人族,不过是野兽之的一员,和丛林之的普通虎豹鸟兽并无不同。

    是他,一点点的将一个名为埙的部落,从蛮荒之点燃了明的火种,在无尽建立起了埙国,而后历经大大小小二十七战,终于建立了桓王朝。

    驱逐了妖族、异兽,于荒野之开辟出了一座座城邦、分封诸侯国、庇佑了整个人族。

    想到这里,桓王不由得意气风发,仿佛再次陷入了那往日岁月之,驾驭着大军征战天下,仿佛天地苍穹都在为其赞颂,山河江海都为之倾倒。

    桓王华站在巨大的祭祀礼器青铜鼎前,在宽大的广场之,抽出了腰间的青铜长剑,华丽的剑器在其舞动之下,显得虎虎生风。

    不过没过两下,桓王华累的喘不过气来,两个姬女连忙扶住他,他拄着剑不断的喘着气。

    随后却畅快的发出了痛快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

    “老了!真的老了!”

    “不过!”

    说到这里的时候,桓王华话语却一转,环视过自己的天下。

    “足矣!”

    他可以感觉到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的从自己身体里抽离,自己正在一点点腐朽,死亡。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畏惧,好像他曾经面对过的无尽困难,重重危局一样,不论是一次次面对无数氏族部落的征伐,还是面对那强大的轩辕国,亦或者那龙丘一战的惨败,还是那轩辕国内的直面神魔。

    每一次,他都在面临死亡,而他,也在战胜死亡。

    算是建立了大桓王朝,内外无数巫祭、巫士、诸侯国和部落酋长之间的斗争,稍有差错,是整个大桓分崩离析的结局。

    刚刚建立的大桓王朝,看似强大,却又如同一面脆弱而充满裂痕的铜镜一般,轻轻一击,可能碎裂。

    这死亡和失败,像是他的影子一般,坐在这王位之,如同坐在刀剑和火海之一般。

    而这个时候,匆匆忙忙跑来了两名内廷小臣,急急忙忙的抵达了桓王的面前。

    “王,大巫求见!”

    大巫指大巫祭,是大桓王朝掌管所有祭祀活动,负责和巫神沟通的最高职位,在埙国时期的大巫祭由桓王亲自担任,成为桓王之后,大巫祭这个职位一直被空置,直到现在。

    直到一个人出现,展现出了桓王还要强大的巫祭之术,精通天地之道和通神之术的人,此人号称能够与巫神沟通,在一场祭祀仪式之,击败了所有巫祭,借用了巫神的力量,被封为了大巫。

    他的名字叫做云。

    大巫云穿着巫祭长袍走了进来,这个看去仙风道骨,留着一缕长须的大巫,进来说的第一句话震撼无。

    “王,吾有一术,可保王长生不死!”

    老迈的桓王看去这所谓的大巫祭要大五十岁,但是按照大巫云的说法,他们俩的年龄却相差无几,而且这大巫祭是大桓内巫祭之术最强之人,他说的话,还是具备几分说服力。

    桓王接过了大巫祭地来的绢帛,扫过一遍之后,看了一眼大巫祭,然后直接将帛卷扔在了地,冷哼了一声。

    “这得死多少人?恐怕整个埙都的人都不够献祭汝这长生不死之术吧?”

    “此等术法!吾不用也!”

    只看见帛卷摊开,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符咒语,每一个咒,都带着恐怖诡异的力量,而画卷之更是画着一副图画。

    只看见漫卷都是恶鬼亡魂,狰狞嘶吼着从深渊之下往挣扎,而一位都带着冠冕,身着冕袍的鬼帝,则被那无尽恶鬼亡魂拱卫着,坐在了属于他的王座之。

    大巫云捡起了帛卷,小心翼翼的卷起,依旧诚恳无的劝说着桓王,好像一心为了桓王着想一般。

    “王为何如此,吾等巫祭,通神灵,下通鬼神,却唯独求不得长生。”

    “如今有着长生之术,为何不肯一试!”

    桓王轻笑一声,老迈的身躯和面容,却显露出了数十年积攒下来的帝王霸气,长袖一甩,低头看向了大巫。

    “生死而已,有何可惧!”

    他摊开手,看向了整个埙都,整个人站在大殿前绵延台阶下,环绕着青铜鼎转了一大圈,长剑带着剑鞘摆动,发出敲击声。

    他的目光和心早穿过了整个王宫,穿过了埙都,看到了整个大桓和整个人族境域。

    “看见没有?只要大桓还在,吾还活着!”

    “只要人族还在!吾还在!”

    “亿万人族会赞颂吾的名字,史书会留下桓王华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言辞,哪怕过去了千百年,一万年,吾也会活在每一个人心!”

    “吾为何要惧怕死亡?”

    桓王手探在青铜鼎之,仰头发出了开怀大笑,扭过头,最后对着大巫祭云斩钉截铁的吐出了四字。

    “吾即大桓!”

    “吾即人王!”

    ————————————————-

    大巫祭云乘着夜色一点点走出王宫大殿,穿过重重守卫和宫灯火,跨过宽大的巫神之门,站在了王宫之外。

    看着王宫之外的埙都,隐没在黑暗之的千家万户,大巫祭云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桓尘?桓王华?”

    “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儿啊!”

    化身大巫祭的青云道人甩手,扔掉了手的绘制满了咒和万鬼的帛卷,跪坐了早等候在王宫外走道之的做辇之,四个身强力壮的力士在暗淡的星夜之下抬着轿子离去。

    而帛卷在风燃烧成一团灰烬,化为黑色的烟雾,飘天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