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孰强孰弱
    埙都不断的有着人涌入,大街小巷、街头巷尾,到处都是人,一样看过去,密密麻麻,不见尽头。

    整个埙都张灯结彩,还有着集市开展和各种抬着吃食、物件贩卖的商贩,在这个时代,除了埙都,恐怕只有那传说之的仙魔之城,幽都能够看到这样的盛景了。

    数百人抬着高高的巫神木像,从埙都西门而入,这些人之,作为基柱的,都是巫士,每一个皆力大无穷,最普通最下等的巫士,也能够生撕虎豹,他们抬着这沉重木像高台,迈着整齐的步伐而来。

    “咚!”

    “咚!”

    每一个步伐都踩着节点,咚咚整齐,好像大地也随之一同震荡起来。

    宽敞的大街之,数千人跳着祭舞,迈着夸张的步伐前行,同时还有着兽皮鼓声。

    浩浩荡荡的祭祀之舞,簇拥着诡异高大的巫神木像,一点点朝着央而去,

    一路之,尽数都是俯首跪拜之人,不少人跪在地疯狂嘶吼,状若癫狂,仿佛这样才能够更加接近巫神一般。

    数十巫祭站在开路,大喊哭嚎一般的喊着祭祷之,那是来自于最古老的音节和颂唱,伴随着埙声,低沉而沧桑。

    随着诡异和狂热之,那高大惊悚的巫神像,在数十涂抹身躯,纹面断发的巫祭带领下,穿过了街道,在整个埙都人的朝贡之下,进入了巫神祭坛。

    高大的巫神木像,在大巫祭云和众巫合力之下,在他们的祭舞和叩拜之下,一点点浮起,落入了巫神祭坛之,整个巫神祭坛,终于变得圆满了。

    而巫神祭的祭祀仪式,也终于抵达了**。

    而桓王带着王室和大巫祭、巫祭涸、咒等等最强大的巫祭正在最前面,代表巫神的代言人向巫神和苍天献祭品。

    诸侯、方伯、部落之主,皆在下方观礼,随着桓王捧起酒器,一同跪俯,表示了向桓王的诚服,更表示他们所掌控的诸侯国、方国皆是大桓的属国,承认大桓对他们的统治权。

    而每当这个时候,酒和祭品自然成了祭祀之最重要的存在,酒被称之为能够和巫神沟通的媒介,而祭品,则是取悦巫神和天的礼物。

    数百北方因为叛乱被贬为奴隶的人,此刻如同猪羊一般被绑在一起,捆在了祭坛之下,和大批牲畜摆放在一起,稍后会一起被献祭给巫神。

    过去十年期间,已经很少采用这种血腥恐怖的祭祀仪式了,不过因为今日的巫神祭不同往日,所以在此恢复了传统。

    饮酒狂欢,祷告巫神。

    屠杀、砍头、剖腹挖心,血汇聚成河,在巫祭的念念有词之,这疯狂的血祭一幕,将原本骨子里藏匿着野蛮杀戮的大桓人内心的狂野激发了出来,整个埙都好像重返了曾经的埙部落时代。

    数百血淋淋头颅被当做祭品献了去,大群巫祭念念有词,所有人牲一同化为了浓郁血气,被首那恐怖阴森的巫神像全部吸收。

    巫神像,顿时化为了血色,狰狞的面孔和血红的眼睛,好像一下子变得灵动了起来。

    那作为死物的木头巨像,此刻好像要从神坛之走下,冲入人间。

    而此刻,天空不知道为什么,也一同暗淡了下来。

    乌云密布,却不见雷霆,朗朗乾坤明日,却不见了踪影,整个埙都,陷入了一片阴暗之。

    天地改色,乾坤异变。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而成群的巫祭更加兴奋了,疯狂的呼喊着巫神的古名,都认为是巫神降临。

    下面的桓人更加敬畏和疯癫了,在他们的眼,天地的异相,都和巫神有关,一切都是巫神的意志体现。

    此刻埙都之内,数十学宫弟子尽数在此,无一人前往外界参与那巫神祭。

    这些都是一些被大家氏族不看好的子弟,被放弃的被认为最没有资质的人,而此刻,他们在埙都学宫呆了一年,却犹如脱胎换骨一般。

    知识和眼界,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精气神和面貌。

    方修一手放在身后,一手捧着书卷,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学子,留下的一共二十四人,多少人去了又来,来了又去,最后只剩下这四十二人,方修花费了一年时间,将自己能够讲的,都讲给他们听了。

    没有讲完的,方修也留在了埙都学宫的藏书库之。

    突然颇为感慨,自己下一次再踏入埙都,这些埙都学子,估计一个都见不到了。

    方修不由得叹息了一句:“遂古之初!”

    “谁传道之~”

    台下的学宫弟子也一个个看向了夫子,仿佛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听着这两句话,骤然间觉得一股沧桑和沉重的意味传来,在他们看来,这是夫子的自诩,却没有人真正明白方修叹息之的意义。

    连巫祭都只能活一百年,激发了血脉神通的巫士也活不过两百载岁月,他们都是普通人,哪里能够抵抗得了岁月的消磨。

    但是他们身传承的知识、携带的意志和道理,却会一直传承下去。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我之道,已经传于尔等,盼尔等能光大埙都学宫!”

    “庄离!我去之后,你是下一代夫子!”

    方修点了一个看去有些枯瘦的三十多岁男子的名字,男子立刻前,跪倒在他的面前。

    方修将一卷看去不凡的白玉玉简递给了他,这是方修炼制的一件法器胚胎,材质取用的是北海深处,伴随着蛟龙血气诞生的一块灵玉,水火不侵,刀斧难伤。

    作用是能够储存和调阅大量的知识,只要将字写在面,能够储存在里面,凡人也能够使用,有着这玉简在,整个埙都学宫的传承在。

    名为传道玉简,方修也同时将这玉简当做一件埙都学宫的信物传承下去。

    庄离毕恭毕敬的接过传道玉简,而方修,却一点点消失在了埙都学宫之内。

    “今日之内,不论听见任何响动,都不要出来!”

    ——————————————————-

    随着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瞬间扩散到了整个埙都。

    大地之的黑烟一点点弥漫天空,诡异的力量渗透而出,笼罩住了整个埙都。

    隐藏在整个埙都各个角落的月槐,一同共鸣,弥漫出了道道黑光,和其连接在一起。

    这恐怖的一幕,却被大桓的庶民和贵族们当成了巫神降临的异相,疯狂不能自抑,连部分诸侯方伯,也不敢相信的看着台的巫神像。

    只有成批的巫祭,此刻看出了不对劲,惊慌不知所措的看向周围,看向天空大地,丝毫不明白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局面和景象。

    而更恐怖的,一道道影子,与黑暗之,从大地之挣扎而出。

    一个个在夜间才能显形的鬼物,竟然在此刻同时出世,踏足大地。

    一个又一个扭曲的鬼物之影显现在黑暗之,成千万的死者亡魂站立在街头,出现在了此刻埙都众人的身旁。

    “那是什么?”街道之狂欢的庶民,一瞬间都呆滞了下来,在阴暗笼罩之下,恐怖的影子笼罩之下瑟瑟发抖。

    “恶鬼?恶鬼出来了!”一个个虚影出现在街头巷尾,然后逐渐化为了凝实,那是一个个狰狞而恐怖的恶鬼。

    “啊!保护我!保护我!”恐怖的贵人吓得从座辇倒在了地,欢呼乱吼着。

    然而此刻整个街道都陷入了一片混乱,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狂奔,对于恶鬼的恐惧,已经深入了每一个人人心。

    虚幻的影子逐渐凝实,一个个狰狞血腥的瞳孔目光,看向了他们。

    穿着兽皮血衣的恶鬼、白骨骷髅、抱着断肢狂奔的妖鬼,如同巨人一般,高达数米,轻易撕裂墙壁,击毁房屋的巨鬼。

    身披铠甲,持着大斧的无头战将,轻易的将路人砍成两半。

    甚至有蛮族鬼军冲出,携带着战车鬼兽,从地底之冲出,跨越生死的界限,撞入了大街,一路之,他们肆意吞噬着活人。

    恶鬼发出狰狞的狂笑,疯狂而贪婪的**在埙都横行,恐怖的行走在大街之人,择人而食,贪婪的咀嚼活人血肉。

    天空之,无穷无尽的黑影盘旋,发出尖利的叫声,不时的扑下,将一个活人咬死。

    在这里,生死已经失去了界限,鬼物们彻底站在了生者的界域,肆意发泄他们的憎恨狂怒。

    聚集在埙都之桓人无处藏身,在无穷无尽的恶鬼吞噬之下,显得如此的脆弱,而寻常的武器,对这些恶鬼厉鬼,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他们只能够惨叫、狂呼、奔跑,挣扎,然后死去。

    隐藏在古都埙之下的危机和鬼物,此刻尽数爆发了出来。

    造成的恐怖景象,甚至让人感觉到此刻他们站在的地方不是山海界,而是炼狱之。

    因为万千鬼物挣脱而出,弥漫而出的力量,连同整个大阵,将埙都彻底化为了一片黑暗,天空的太阳都消失了。

    整个埙都仿若进入了黑夜,弥漫的黑烟成了视线之的一切。

    “呵呵呵!终于结束了!”

    “数年谋划,在今日!”

    穿着血红色大巫长袍的青云,抬头看向了祭坛之的桓王和数十巫士,脸露出了冷冽,冰寒的目光好像看死人一般的看着桓王。

    桓王也对视着他,老迈的身躯,却散发着如同虎狼一般的威势,双眼凌厉无。

    “最后一步了!”

    “启!”

    随着青云一声大吼,无数符箓光芒从其身散发而出,整个大阵随之一统共鸣。

    黑烟收束,朝着央凝聚而起,万鬼也随之而来,从天空,扑向了这里。

    然而让青云没有想到的是,那无穷黑烟此刻尽数钻入了自己的驱壳之内,恶鬼们扑向了他。

    恐怖的恶鬼形成了一道风暴,席卷着他而起,疯狂的啃食着他的血肉。

    青云一下子惊呆了,他惨叫呼嚎着,被无穷恶鬼笼罩在其。

    他整个人都被黑暗和恶鬼覆盖,在祭台之下,形成了一道剧烈的黑色风暴,周围的所有人、诸侯、方伯、埙都贵族,全都迅速避开了他。

    在剧烈的挣扎之,青云道人身体内爆发出巨大的金色禁制光芒,一道道玄的符箓升起,爆发着金色的灵光震荡而出,扫出数十米。

    一道巨大的金色符箓显露了出来,光芒所笼罩之处,那些恶鬼尽数灰飞烟灭。

    但是那无穷无尽的黑烟不断的冲入他的身躯,无穷无尽的恶鬼接踵而来,看不到尽头。

    只看见他的三魂七魄和身躯迅速鬼化,甚至连那道本命金符,也在逐渐的化为黑暗,被阴世鬼力所侵蚀。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云此刻头发散开,面庞狰狞如同恶鬼,嘴甚至长出了獠牙利齿,眼充满了不敢置信。

    无数的恶鬼将他的血肉吞噬,而阴世鬼力不断的渗透进他的身体,弥补着他的躯壳。

    “这到底是为何?”青云道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死死的盯着下面的桓王。

    这个他昔日的弟子,那个看去淳朴而简单的弟子。

    被他称之为……最像自己的弟子。

    按照他的计划,此刻位于祭坛之的阵眼将会启动,将桓王和一众巫士尽数吞噬,然后那鬼力将会和桓王融为一体,将其炼成一具鬼帝,到时候他将会携带着万鬼吞噬整个酆都。

    献祭此刻城内,整个王畿之地的十几万人,

    一次性死亡这么多的人,携带鬼帝和大阵之力,定然能够打开阴世的大门。

    鬼帝打开阴世冲入其,随后阴世将会发生剧变。

    他将窥探到整个世界最大的秘密,关于生死和长生的秘密,关乎地祗之神的秘密。

    算再不济,他也能够知道如何转化成为鬼物、鬼帝,完善自身的万鬼大阵,然后踏入下一个阶段。

    甚至能够完善形成真正没有缺憾的万鬼大阵,改造成能够保留自身记忆和神智的妙法,突破进下一个境界。

    这都是那司琼山神告诉他的,他经过无数次推演和确认过的,阵法也是他亲自布置下的。

    怎么会错,怎么会错?

    “此等伎俩,真的是……难堪啊?”桓王缓缓的移动着步伐,看向了被恶鬼吞噬,逐渐一点点失去所有神智和记忆的青云道人。

    在他老迈不堪的身体之内,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一道道黑色的巫祭之力,弥漫而出,接管了整个控制埙都万鬼的大阵。

    “这是你所谓的长生之术?”

    “阵眼早已经移动过了,此刻在尔的脚下!”

    桓王苍老的声音之,充满了嗤笑:“你想要献祭的,只是你自己而已!”

    “没有用的!没有用的!”青云凄惨的哈哈大笑,任由那恶鬼缠身,将其一点点拖入地面,整个人携带着万鬼,沉入大地。

    阵法实行到了一半,还没有献祭掉整个埙都生灵,是无法打开阴世之门的。

    仅仅靠着这些恶鬼,不足以摧动、叩开阴世大门。

    “只有将现在整个埙都之人献祭,才可以打开阴世之门!”

    “只有这样……只有这样才……”

    “你狠不下的,你狠不下心的!”

    “你这个软弱无能之人。”

    青云道人凄厉至极的怒吼道:“桓尘!”

    “你依旧熬不过这岁月,化为一片尘埃,化为腐朽的尸骸!”

    桓王冷冷的看着青云道人:“吾知晓!”

    “但是以此等大阵,以汝为镇物,自然能够压制埙都万鬼,保我埙都平安!”

    “此后百载岁月,吾埙都……无忧矣!”

    “谢谢!”

    这最后一声谢谢,仿佛将青云道人打入了地狱。

    “桓尘你这个小崽子!”

    “我在下面等着你!”

    他愤怒无,他绝望无,怒吼着、尖啸着,却依旧不能够阻挡自身被万鬼,一点点的拖入地底之下,化为整个万鬼大阵的镇物,和埙都之下的阴煞之气融为一体,和无数月槐融为一体,成为一座大阵的核心。

    而此刻,整个埙都大地,突然一瞬间,爆发出了震撼到极点的力量。

    “轰隆!”

    这声音,低沉而深邃。

    好像一扇沉重古老门扉,正在缓缓的推开。

    而随着这声音传出,整个埙都,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一点黑色,以王宫为心,瞬间扩散了开满,弥漫住了整个埙都大地,甚至扩散向远方,整个王畿之地,都化为一片黑暗。

    这一刻,他们脚下没有了大地,仿若站在一片看不到底部的深渊之。

    恐怖幽深的黑暗,仿若一张大口,吞噬着世间的一切。

    阴世的大门!

    打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