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脸黑
    幽都仙岛,码头之。

    一盏微弱的孤灯在远方显现,但是在无边黑暗的幽冥之海,却是如此的显眼。

    码头古塔之的铜钟被敲响,每一次钟声敲响,都代表着幽都出海的市舶司的大船归来,同时满载着外界的货物,带来外界的新鲜玩意和数不清的见闻传说。

    而这一次,随船一同进入幽都的,不仅仅有着市舶司的官吏船员,还有着从山海界过来的异人。

    幽都的妖怪们并不是见到所谓来自于人间的异人,可是每一次异人进入幽都,都会引起一阵轰动,毕竟封闭的幽都,任何一点来自于外界的情况和信息,都会激起他们的好心。

    而站在甲板之的青阳等人,抵达港口的时候发现,整个石头堆积的港口之,妖山妖海,古塔之的篝火燃着骤然膨胀,照亮了整个码头。

    “怎么会这么多妖怪来接我们?”青阳一下船,看到这热热闹闹如同集市一般的景象,惊呆了。

    方修在市舶司之内审批和审查着近日和往日的公,说实话,这只是最近要离开了,方修才过来看一看这市舶司的情况,了解一下是不是按照自己嘱咐的在运转而已,平日里市舶司都是由副使负责打理,方修都是埋头修行。

    既然下一步的境界已经推演出来了,方修自然想着早日突破。

    “大人!船到了,需要您去审查,同时外面有一批异人求见!”一名犬妖穿着官服官靴,头戴官帽,像模像样的向着桌前的方修行礼。

    “让他们进来!”方修连求见的人名字都没问,所谓异人有哪些人他还不清楚么。

    不过走进来的那一批人,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的都有,各色发色也不同,主要是他们这打扮,风格差别太大,根本不是一个画风的。

    只看见一群看去风格截然不同的家伙,穿过了阶梯和古香古色的阁楼大门,踏入了市舶司的内部。

    前面那几个正是青阳、贾益一行人,看去穿着道袍或者大桓巫祭袍服,看去还算正常。

    只是后面那几个看去像是魔幻史诗电影里走出来的家伙是怎么回事?这里可是山海界,东方神话本土传说,你们是不是跑错剧场了?

    方修甚至一瞬间以为这是不是哪个时空又出现错乱节点,将一批外界的家伙放了进来,还直接放入了山海界。

    不过仔细一看,方修知道这是那一批进入山海界的外国人。

    酆都!你真的加入幽都了!”青阳惊讶的看着方修,此刻他穿着一身幽都的黑色云纹官服,坐在幽宫殿堂面,有着这如同仙宫神殿一般的幽宫加成,内外下妖将妖官的拱卫,看去颇有一副仙官的气度。

    方修立刻说道:“张鹤鸣不也曾经在幽宫当值过么?这又什么好怪的?”

    张鹤鸣连连摆手:“我当初可是个看园子的仆役,和你这没得!我去,你这可是一司主官。”

    双方在这市舶司之内,聊了一下八年以来的变化,还有东洲的局势等等。

    而那些第一次进入幽都的修士,则好震撼好的观望着整个幽宫,仙岛幽都和古仙幽都之主的存在,哪怕是在现世他们已经听闻过了,这还是第一次真正踏入这里。

    因为市舶司同时也管理整个幽都的进出,所以如今不同往日,每一个出入幽都城的,都必须在市舶司进行登记,要不然他们这些可疑人物,立刻会被各个坊市和街道的大妖给抓起来,这些妖怪可都是强悍至极,能在幽都闹市的可没几个。

    方修给他们每个人发放了一个临时幽都身份令牌,让他们可以在山海界自由活动,同时也开始准备离开山海界的打算了,这一次进入山海界的计划,基本已经如期完成了,甚至还有不少额外收获,方修还是较满意的。

    方修同时也查看了一下南洲的情况,知道了如今南洲那边的变化。

    因为方修主要将目光放在了东洲,南洲那边除了刚开始关注了一下,没有再去多看,毕竟那边的事情和涉及到真正布局的地方并不多。

    不像东洲,关系到人道明进展、仙道传承、神道体系一系列的大计划布局,甚至关系到整个山海界的稳定。

    此刻却发现,这些外国人貌似要在南洲,搞出一个西方风格的国度来?方修原本设计的妖魔道传承,会不会有些被带歪了?

    不过方修想了想,又感觉问题不大,虽然没有按照方修设定的来,但是方修原本是想要探索和摸索属于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能够有多样化的发展和推进,当然是好的。

    “不过这样下去?南洲会变成什么鬼样子?”方修觉得真的有些逆转,自己魔改了另一个时空的神职者、巫师体系,捣鼓出来的一个修道体系,到了这又被人再魔改一遍?这再改出来的版本又是什么东西?

    接下来,一行人下,在幽都又呆了一段时间,交换了一些幽都特有的产物和灵物之后,方修将市舶司主官的令牌留了下来,由副使进行代理掌管之后,便随着青阳等人向三界渊献祭,准备离开幽都。

    这一次,他们使用铜轮的额度献祭品,每一份都足以让现世之的人和势力打出狗脑子来,然而他们的好运好似在前两次终于用尽了,这一次足足献祭了一百零九次。

    从银月升起落下,那献祭铜炉闪烁了一百多次亮光,直闪的众人眼睛都瞎了。

    直到青阳、贾益、张鹤鸣,脸黑的发抖,每一个人都是是手脚冰凉,这可不是赌博,这是赌命啊!

    赌输了他们都得留在山海界,别想再回去了,数十人十年的收藏都差不多扔进去了,算再回去一趟,再花费二三十年,也不一定能够收集到这么多灵物,等着老死这里吧。

    青阳、贾益同时看向了团队之,唯一一个黑得发亮的家伙,同时惶然大悟。

    他们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眼血丝密布,差要杀人了。

    这个面如黑炭的青年,露出可以做牙膏广告的亮白牙齿,歪着头满脸疑惑充满问号的看着他们三人,丝毫不明白这三个人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将那个非洲人一脚踢出了团队,留在了山海界之后,他们终于才成功了一次,启动了三界渊,剩下的十六人才终于回到了现世。

    这一下,不仅仅多次进入山海界的老人们谈三界渊色变,那些第一次闯入神魔之门进入山海界的,也知道了幽都三界渊献祭铜炉的威名。

    这简直是每一个进入山海界修士的噩梦。

    此后,甚至连从来没有进入过山海界的人,一提起幽都,最知名的不是幽都之主、不是那来往于幽冥之海和纵横山海的大船、不是如同天宫神邸一般的幽宫,不是幽都之种种神异的所在。

    他们都会说,你知道三界渊的献祭铜炉吗?玩过的都戒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