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盛会
    黄羊山上落叶纷纷,原本的桃花林尽数枯萎凋零,弥漫山腰的云雾消泯,再也没有了曾经仙山洞府一般的姿态。

    衰落的黄羊山变得阴气森森,再也没有一个人影,原本山上动物都跑得干干净净,铁丝网上结满了藤蔓,道路上面叶子堆积了厚厚一层。

    原本的道观荒废掉了,到处都是尘埃,纸糊的窗户破裂碎掉,门也垮塌了下来。

    道观内的桌椅扔得院内院外到处都是、浓郁的血腥和臭味仿佛至今都还没有散去,院墙屋内,隐约可以看到没有清理干净的血污。

    一切因三羊观而崛起,也因三羊观而没落。

    提前几日,黄羊山里里外外,路口到处都可以看到维持秩序的人员,几条道路之上,到处都有着警车停靠,以及穿着黑『色』制服和便装的人走进走出。

    在黄羊山下,也有不少提前就在黄羊山安营扎寨,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就为了等待见证这一场盛会,听听传说之中如同神仙一般的顶级超凡者讲道和见识一下这种场面。

    三羊湖之上,还出现了数座小艇,上面是一些普通人,应该是慕名而来,但是却又不敢登山的。

    而到了这天晚上,成群的超凡者终于开始出现,踏入了黄羊山之上,气氛顿时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三人为一个小组的超凡者小队,也几乎部出动,在黄羊山里里外外,到处都可以看到超凡者的踪迹。

    整个现世,除了神魔之门开启之日,恐怕第一次出现这种场景。

    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入山,有人和车辆持有证件进入黄羊山的盘山大道,那是其他各大超凡组织,以官方访问交流的方式,进入其中交流。

    同时也有更多鬼鬼祟祟,隐秘无比的身影跳跃在山道林间。

    这些身影,使用着各种异术,或者幻术、或者隐身,亦或者轻身御风之术,快速穿行。

    外面负责看守的人,就算发现了也几乎当做视而不见,今天夜里,只要这些人不在这里闹事,他们早就得到了消息就当做没有看见,不过只要进入这里的人,都会受到关注,一些往日隐蔽的超凡者,能力和强弱未知的,也都冒出头来,将会被录入档案。

    而且此刻在黄羊山之上,还有他们内部的几个大佬。

    一些相熟或者有仇的超凡者互相碰撞,但是此刻,他们怒目相向,互相诅咒,却一言不发,不敢说出一句话。

    众人穿过破败的三羊观前,却无一人敢进去,听说那日三羊观灭门死绝之后,整个观内都开始出现种种异状,传闻就连一些超凡者踏入进去都没有再走出来。

    这样发生过和顶级超凡者有关联,如此邪异的地方,就算超凡者都有些发悚。

    他们直接往上走去,直接向着祭天坛之上走去,大多数人还是穿着普通服装,尤其是国内的超凡者,大多属于官方和调查局,不过也有少部分穿着各异服装的,比如穿着黑『色』斗篷的、带着面具的、脸上缠着绷带的,也有那鬼鬼祟祟,以幻术遮掩,不敢『露』头,和山间林木巨石融为一体的。

    大多数人仿佛自发的按照强弱,在祭天坛的阶梯之上依次排坐了下来,整个阶梯之上都坐满了人,国内的、国外的、亚洲、欧洲、美洲的,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够看到。

    普通人则只能够在底下或者周围眺望着祭天坛之上的场景,天坛下面的树林和脚底下的,到处都可以看到人,甚至不少人都架起了相机和直播设备,想要向整个超凡这世界,直播这场盛会。

    来的还有着超凡者论坛之上的知名人物,还有做过多期超凡者采访的新闻记者,甚至准确预测过超凡者多次事件,推演过神魔世界变化的人。

    当然,普通人是看不到的。

    “武宗陆武,自创的阳极拳结合了自身的巨力神通,打遍天下无敌手,真正的武道宗师!”立刻有人认出了自己的偶像,看着一名穿着白『色』短装的男子踏步走了上去,激动得面『色』通红。

    在他身边的山坡上铺着地毯,不少人仿佛在这里已经等候了良久了,就是为了等待着这一幕,这些人不少都是富家子弟和官二代,

    “打遍天下无敌手?你上去问问,看他自己现在敢不敢认!就算不算上青阳散人,神主、酆都、天师这些大神,他还排不上号呢?”一名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女孩,仿佛是青阳的崇拜者,开口就是超凡者排行榜挂在顶上始终未曾掉落过的几人,而因为第一个突破,作为目前排名第一的青阳散人,自然成为了她心目中的世间最强者。

    “住嘴,别瞎说话!别人怎么也说也是知名的超凡者,小心祸从口出!”身后的应该是她的哥哥,立刻脸『色』变了,阻止了她多嘴。

    刚说完,踏上阶梯的武宗陆武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了下来,一双虎目扫过,停在了那小姑娘身上,顿时就看见他一大家子都吓得魂飞魄散,不过那陆武只是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

    作为一名练就了神通的武道修士,也算是走出自己道路的存在,哪怕隔着上百米的议论,他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只是他也不可能将一个小女孩的闲言闲语挂在心上。

    “吸血男爵阿伯特!这家伙也过来了!”立刻有人发现了在世界也算的上臭名昭着的超凡者,穿着一身整齐西装,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的家伙,所有人一看到他,就吓得想要逃跑,这可是在国外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沾满了血腥的存在。

    据说是融合了南洲嗜血妖蝠的妖神之血,归来之后就自称为血族。

    “魔女玛丽,我的天啊,终于见到真人了!”这是几名青年男子,一个个眼中盯着远处穿着巫师袍的妖娆女子,狂呼大叫。

    “自然保护协会的德鲁伊马林还有狼人布兰,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敢出现吗?听过英国那帮家伙,目前发疯了一般的在找他们!”

    “车绍……他也出现了!”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男人出现,只有淼淼几人认了出来,这是属于官方隐蔽信息的超凡者。

    一个又一个身影的出现,惹起了成群人的热议,拥有了超凡论坛之后,超凡世界的信息,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家里发生的事情一般熟悉,不过真正直面这些强大的超凡者,还是第一次,每一个人都激动无比。

    “周阳、林舒也到场了!”这下议论的声音变得更小了,仿佛害怕提到这两个名字,被对方给注意上。

    “方士吕周!这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这个时候,一个看上去有些早衰的中年穿着一身白『色』对襟短褂,跟随着一起走到了最上面。

    “听说是官方专门负责炼丹和炼器的,不过传言他曾经和青阳、神主、天师、酆都是最早一批注意到天地复苏的人,不过因为没有赶上第一批成为超凡者的机会,不过却因为在炼器上面有天赋和一些关系,传闻目前从山海遗迹之中寻到的谷仙炉就由他来负责开炉!”

    “谷仙炉的存在应该是真的,要不然目前超凡者论坛上,突然多出了部分灵丹和法器,想想就知道不正常!”

    “炼金术士约翰·富格尔,这可是大人物!”

    “切!听说网上别人将他的哲人石炼金理论喷成狗,不少人都说他是个骗子!”

    这些后来的人,直接飞过天空,残影化为光芒或者清风晚霞而过,踏着风落在了祭天坛前,刚好坐在上面放着的几个蒲团上,能够落座这里的人,算是有资格和青阳道人坐而论道之人。

    他们大多数距离突破筑基期,也只有一步之遥,或许经过这次论道探讨,回去之后,就会诞生一大批筑基、二阶修士,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次盛会的重要原因。

    这些人的到来,让下面的超凡者也开始淡定不起来了,在超凡者的世界,力量就是唯一,这些人的力量,则是站在了超凡者的巅峰。

    而这个时候,三羊湖的水面突然炸裂,一声龙鸣声震『荡』苍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条水龙呼啸这远方穿过水面而来,张牙舞爪『露』出了面孔,凶恶而凌厉,『毛』发、龙鳞、龙角栩栩如生,散发出的骇人威势,哪怕隔着数千米的距离,也吓得人心神震颤。

    “龙!龙啊!”山上山下的人部都看了过去。

    “怎么可能?应该是法术,现世哪来的龙!”

    “只听说过山海界里有龙,怎么可能跑到现世来!”

    “天师张鹤鸣到了!”只有坐在祭天坛之上的几人,一看就知道是谁来了。

    水龙狰狞穿过祭天坛环绕,落地化成一个人影,正是张鹤鸣,他跨步而来,坐在了围成半圆的蒲团之上的一个坐席之上。

    这个时候场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怎么青阳散人还未到!”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青阳散人呢?”

    张鹤鸣扭头看向了身旁,空置的蒲团之上空无一物,而张鹤鸣好像盯着某个不存在的人一般,一下子笑了起来“青阳!你这又是玩弄什么把戏?”

    “什么?有人?”

    “青阳在这?”

    只看见这个时候,中央的一个蒲团之上,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道人,缓缓的在虚幻之中显『露』出了身形,场顿时一片哗然。

    这么超凡者都到场了,竟然没有发现这灰袍道人的踪迹,若不是天师张鹤鸣点破,恐怕没有人能够看出,这道人就一直坐在他们身边。

    这个时候,坐在上首的几人,才感觉出了他们和青阳散人之间的差距,甚至和天师张鹤鸣之间的差距。

    连发现对方的踪迹和气息都不能够办到,对方想要杀他们,简直就是伸手探囊取物一般,不由得不让他们感觉到震撼。

    “区区小道尔,不值一提!”青阳散人盘坐在蒲团之上,向周围几人拱手,面带微笑,风度翩翩。

    除了几名国人之外,其他的一些外国人也学着拱手,想要进入山海界,学习和探索东方文化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他们虽然自称什么巫师、炼金术士、血族,但是却知道他们进入的到底是什么世界,这力量的本质来源又是什么。

    而这个时候,天空一声雷霆炸响。

    一道身影出现在天穹之上,挥手驱散云层,背后是一轮耀眼的明月,端坐在云头,仿佛于天地日月齐放光芒。

    五彩的云霞流光环绕着其旋转。

    其盘坐在天穹之上,一口气吞了下去,竟然发出雷鸣一般的轰响,云层、流光、狂风,随着其一口气吞了下去,

    这气势和无匹威势,让人仿佛看到了传说之中的陆地真仙,纵横青冥,吞云吐雾。

    “神主贾益!”立刻就有人认出了对方。

    “炼气士贾益!”

    “这家伙果然来了!”

    其睁开眼睛,朝着大地落下,朝着祭天坛而来。

    神主贾益哈哈大笑,脸『色』张狂得意至极,有一种铸成道基,一朝天下闻名的潇洒得意。

    “青阳!不就是铸成道基了么,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让我来试试,你这突破之后,到底有几斤几两!”

    当看到了青阳的时候,神主贾益张口一道金光吐了出来,吞吐之间化为了长达数米的虹芒,轰击向了青阳,青阳长袍一甩,整个人冲天而起,两人在半空之中相互撞击,迎面碰上。

    神主贾益吐出的金光朝着青阳迎面而来,青阳散人袖中的法器化为巨大的磨盘和其硬抗而上,双方庞大的力量对上,发出冲天震『荡』轰击声。

    强烈的声波和气浪掀开,化为光芒在天空之中冲击出去。

    两人这一出手,已经超乎了常人想象,举手投足之间,力量就纵横三四十米,恐怕一座大楼在他们手上也可以轻易撕裂。

    到了筑基这一步,已经几乎和凡人划开了一条巨大的鸿沟,中间的差距大得让人难以想象。

    声浪和冲击让下面数百上千人,部都抱头捂耳,震撼的场景则冲击他们的灵魂,目光呆滞而不知所措。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