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道
    龙丘为大桓王陵之地,历代大桓人王登基之后,都会前往龙丘祭祀先祖,祷告天地巫神,祈求祖宗神明护佑大桓的江山社稷。

    身着黑『色』玄甲的数万大军持着矛戈,浩浩『荡』『荡』如同大山一般拱卫着桓王的座辇,一路穿过大桓境内的城池邦族,一路之上,封邑城邦的卿大夫率领着部众跟随着桓王的座辇北上。

    敢有不从或者违逆者,这数万黑甲军和随行的巫祭足以镇压一切心怀不轨者,六年前上代桓王北巡,就是伴随着血与火,如今还在龙丘修建王陵的数万囚徒,就是见证。

    所过之处,可以看到乡间的庶民、野人、部落皆跪拜在桓王的座辇之下,在他们眼中,这场景简直如同天帝出行一般,在那黑衣甲士的注视之下恐慌发抖。

    这同样是为了向北方强盛的磐国彰显武力,磐国不断扩张,南边国境已经贴近了大河,东境抵达了太首山,国土竟然和大桓相近,而磐国同时还有着太首山、灵枢山支持,背后甚至还有着曾经轩辕古族的影子,这样的强敌,由不得大桓不重视。

    此刻那磐国南境与大桓隔大河相望,若不是万妖邪魔、蛮族源源不断的冲击,恐怕早就蠢蠢欲动了。

    六匹龙驹浑身的『毛』发就好像火焰一般燃烧,三丈长的天子座辇周围跟随着数道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存在,每一个人身上涌现出来的气息,或化作黑『色』狼烟,或化作璀璨光柱笼罩天上。

    而大军更是散发出火红『色』的血气之云,蒸腾而上。

    远处打开灵目张望着天子座辇的几个炼气士,看着这情景不由得脸『色』苍白,他们穿着黑『色』的斗篷站在山巅之上张望,而那力量形成黑『色』狼烟的存在,突然化作一只天狼,发出一声震天怒吼。

    远处窥探的几人,同时闭上了眼睛,领头的那人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眼溢出鲜血,化作两行血泪从脸上淌下。

    “桓王虽然年幼,但是大桓国力依旧强盛,气运未衰。”

    “师尊说的没错!还没到改朝换代的契机啊!”

    几个人正是灵枢山的炼气士,千里迢迢而来,正是为了观测一下大桓王朝王权交替的变化和虚实,看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化为几道黑影消失。

    而随后穿着黑甲的大桓兵卒和巫祭便抵达了这里,马蹄嘶鸣,还伴随着浓烈杀气,然后巫祭施展法术,追根溯源,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数日之后,桓王重康在大祭司和太史、太宰等卿族官吏大夫的伴随之下,亲自登上龙丘山,祭祀先祖,祷告天地。

    顷刻间,天地风起云涌,漫天白云化作丝线薄雾扭曲消散,狂风骤起不歇。

    龙丘大山都好像动了起来,盘起的地脉大龙之中,飞出了一道帝君神诏,落入了大桓人王手中。

    至于其中到底写着什么,有什么作用,就没有人知道了。

    这是百年来第一次得到了龙丘帝君的回应,同时也代表着天地正在发生的变局,还有地祗封神和阴司重现的重要『性』,连龙丘帝君都开始绕开限制规则,『插』手介入。

    太首山乃是青阳寻遍了东部大山大川,寻到的一座灵山,山不算高大,却钟灵神秀,灵气充沛。

    当初这里还是一片蛮荒大地,周围只有一些部落蛮人,妖魔鬼怪横行,魑魅魍魉肆意吞噬人族,而如今,却已经成为了磐国境内的的领地,太首山下就有着三个乡村,往远处还有着边境重镇。

    青阳散人归来的时候,最小的弟子已经垂垂老矣,但是太首山道场却日渐壮大,拥有了门人上百,原本简陋的道观,已经化作了青阳道宫,山上还有着藏经阁、摘星楼、悟道洞等等建筑,看上去总算有了大门大派的气象。

    传承近百年,原本只有寥寥不到十人的太首山道场,随着祖师青阳散人归来,底蕴深厚,在整个人族中都有着非常大的名气。

    青阳散人是先一批进入山海界的,此刻已经在山海界呆了近三十年,论起对山海界的变化和局势了解,也以他为最,从二十多年前,他就开始布局。

    “阴司敕令!”青阳散人手中把玩着一具散发着神光的铜令,正面有着扭曲古老的文字——太首。

    正是太首山的阴司敕令,山神神职凭证,青阳散人神识沉入太首山地脉,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终于将这敕令从其中抽出,不能够获得神道感应,只能够凭借这种手段了。

    这上面原本的名字,并不是这二字,但是因为人心所向,这山的名字也自然化为了太首山。

    青阳散人握住这铜令的时候,上面光化文字流转,不断蠕动变化,神异玄奇至极,这物品看似铜铁,但是却是一股神奇至极的力量凝结而成,是契约规则的体现,无惧水火,法力不侵,就算被无上道法损毁,也会迅速复原。

    而青阳散人关注的却是上面自己的名字。

    “姓名:张散”

    “诞辰……籍贯……”

    这些山海界应该无人知道的信息,此刻却显示的一清二楚,而最关键的是,那流淌出的功德二字,以及后面的数字。

    “神道功德!”青阳散人注视着这一行,多年前他就已经知道,这功德值就是登临神位的关键,但是尝试让门人弟子成为太首山山神之时,却始终未能够成功。

    直到那太宰滕雍成为了勃河河神的消息,还有详细的情报送过来之后,青阳散人才知道他还缺了最关键的一项。

    “香火祭祀!”

    青阳散人盯着这阴司敕令目光闪烁:“有人祭祀才能成神,聚集香火之力,才能够登临神位!”

    “因香火功德而强盛,也因香火功德而衰落!”

    青阳散人从其中,也看清楚了这地祗之神的面貌,随后他摇了摇头:“这神道之路也不尽完美,限制颇多,而且还有我不知道的弊端,哪里比得上仙道长生的逍遥,若不是无路可走的话,我是不愿意走这条道路的!”

    看着那显示出来的关于自身的姓名、籍贯、功德,青阳散人眼中『露』出了一缕遮挡不住的恐惧,从第一次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这恐惧就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出来,每次都不断加深。

    “我的名字也在那生死簿之上么?寿元、生死、天命早已注定?”

    “就算我不走这条道路,也必定要知道阴司地府到底是什么,有朝一日,也定要去那阴司地府看一看,我自己的生死命数,在上面到底是怎么写的。”

    青阳散人大袖一甩,立刻看到道宫之内的钟声敲响,处于摘星楼、藏经阁、悟道洞或者山间河旁小筑修行的太首山弟子,纷纷踏上山来。

    “地府已现,阴司重开!”

    “所有太首山弟子,谁能够积攒足够的功德,这太首山山神之位便是他的!”

    “立神道金身,享千年香火!”

    “若是另有机缘,也可获得宗门全力相助。”

    此刻,天下之都,大桓王城埙都之外,一辆牛车拉着一个青年,穿过宽大厚重的古城门,缓缓的踏入都城之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