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蛮族
    东洲之大,哪怕百年间人族不断扩展覆盖,算上那些与妖魔混血的北方蛮族与西南百万大山的夷人,也只是占据了东南方一角。

    人族花费了百年时间,才在这妖魔横行、异兽精怪满地的东洲,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疆域,逐渐扩建壮大,不再沦为异类妖魔的血食,成为了主宰大地的存在。

    而大桓人王华,也正因为这一份功德,登上龙丘帝君之位。

    位于北方,还有遥远的西方之地,近乎四分之三的区域依旧还是蛮荒之域,那里依旧是蛮荒异兽、妖魔鬼物的天下,若没有大法力的修行人士,绝对不敢深入其中。

    磐国北地,天阳关外。

    还没有入冬,也没有下雪,这里就已经开始冷的让常人承受不住。

    磐国北地城内的不少人家,都开始烧起了由学宫丰圣流传下来的火炕,没有棉花和棉衣,人族在这寒冷的北境能够生存下来,也有这火炕的一部分功劳。

    此刻战乱和杀戮正在发生在这里。

    数万裹着兽皮,面容如恶鬼野兽一般的蛮族,分为各个方向,闯入了北境,肆意屠杀着磐国国民。

    他们或骑马匹,或驾驭着狼兽亦或者狮虎,席卷了磐国北境。

    这些蛮族手持弓箭和石斧巨锤,将所有抵抗和持有武器的男子部杀死,将一个个边境村落城镇燃烧成白地。

    蛮族大军之中,还夹杂着恐怖的妖魔,有着高达三四米外形看上去像是牛又像是羊,趴在地上缓缓前行的妖物,目光看到的人,立刻就会被勾走魂魄。

    飞翔在空中载着蛮人的恐怖妖鸟蛊雕,展翅发出婴儿一般的叫声,让人四肢无力,头晕脑胀。

    甚至他们骑的黑马还长着獠牙利齿,一些满人身上更是长着浓密的兽毛和鳞片。

    一路之上有着磐国的贵族携带着士卒兵马保护自己的封邑本土,但是这一次闯入北地的蛮族相比往日多了数倍,不再像是往日一般,只是因为极北蛮荒之地缺乏过冬的粮食,而出来打打秋风,仿佛还带有别的意思。

    但是却根本无法阻挡这些来去如风,如同妖怪一般的蛮族,他们手持弓箭投枪,能够隔着数十近百米,穿透士卒的铠甲,深受重伤,反而更加疯狂的如同野兽一般作战。

    其中的部分蛮族,能够直接妖魔化部分躯体,撞毁城墙,撕裂石堡,蛮族巫祭喷吐着火焰,将城头点燃,手持着骷髅咒杀着抵抗他们的人。

    成千上万的磐国难民涌向城池之内,躲藏在城内瑟瑟发抖,城墙之上的士卒也愤怒的看着这些蛮族耀武扬威的从城下而过。

    而更多的人涌向天阳关内,整个磐国北境,陷入了一片血与火,还有成千上万庶民的哀嚎之中。

    这些蛮族和中土大桓以及诸侯国人不同,传闻他们的祖先来自于百年前的仙岛幽都,是化形了的妖族,居住于此,经过百年和人族、妖魔通婚混血。

    最后在这片寒冷的大地之上扎根了下来,与妖魔为伍,与野兽同行。

    这些蛮族大多数和中原的人有着极大的差别,他们的面容如同恶鬼,狰狞而可怕。

    他们身躯强壮而高大,可以生撕虎豹,不论男女老少,天生身躯就比普通人族要强悍得多,女人和小孩也是最精锐的士卒和战士。

    哪怕在北地的严寒酷冷之中,冰天雪地的极境之中也可以生存。

    甚至中原大桓和诸侯方国,根本就不认为这些蛮族是人,是他们的同族,而认为他们是野兽,是妖魔。

    每次入冬之前,这些北方蛮族都会进入磐国境内大肆抢掠,不过往日他们只要在磐国之内受到了苦头和强烈的抵抗,亦或者抢到了足够的粮食和物品,就自然会退去。

    这一次他们却好像疯了一般,直接开始冲击天阳关。

    天阳关号称铜墙铁壁,自数十年开始修建之后,随着蛮族不断的壮大强盛,也在不断的扩建加高。

    其中不仅仅征召无数工匠、苦役、奴隶,更是动用了巫祭、修士的力量。

    数万蛮族聚集到天阳关之下,从从天阳关望去,外面苍茫大地之上,无穷无尽的蛮族携裹着万千妖魔而来。

    大地之上战马嘶鸣,蛮人咆哮,混乱城一片。

    一个个高大如同房屋、高楼一般的妖魔被他们控制着从远处而来,带着剧烈的震动走入天阳关下。

    天空之中恐怖的蛊雕成群,发出渗人的婴儿哭喊声。

    残阳如同血一般燃烧,乌云盖顶,天地都淹没在了这北境妖魔蛮族的力量之下。

    从未有人看到过这样的景象,站在天阳关之上,感觉大地和天空都被蛮族给占据,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视线所及之处的一切,都被吞噬。

    城墙之上站着的磐国士卒,同时张大了嘴巴,精神崩到了极限,呼喊着,催促着,将守城器械和武器搬上城头,每个人在城关令的严厉呵斥之下抵达位置,城头和城下,密密麻麻的人头晃动,严阵以待。

    一位看上去老迈的蛮人巫祭乘坐在巨兽黑猿身上,其面容和那黑猿一般无二,浓密的毛发散乱,身上还挂着大量的人骨、头骨、祭器。

    若不是身形差别太大,恐怕还以为两人是同宗同属。

    其所过之处成千上万的蛮族和妖魔自动避让开来,睁眼看向了天阳关,和座下的黑猿露出了一般狰狞的笑容。

    “杀!”

    随着其一声嘶吼,露出黝黑肮脏的牙齿,数万蛮族大军携带着铺天盖地的妖魔异兽一同动了,朝着那天阳关冲击而去。

    大地如同席卷起滔天巨浪,冲天黑烟灵光涌动而起,伴随着妖魔异兽的嘶嚎,撞击在了天阳关上。

    铺天盖地的蛊雕、妖鸟,扑上了墙头和城内。

    一只只长达两三米的妖狼和狮虎纵身跃起,竟然携带着蛮族直接抓着城墙朝着上面攀登而去,冲入城墙之上,密密麻麻的士卒直接被碾压成为肉酱,或者吞噬。

    而这个时候,天尽头竟然响起了一声鹤唳。

    一只白鹤从云头深处载着一个身影穿梭千万米而来,破开云浪和狂风充斥而下。

    那端坐于白鹤之上的道人从袖子里面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炉,从云头之上抛下。

    瞬间绽放出十几丈光芒,划出巨大虚影,砸落在大地之上,那骑在黑猿之上的蛮人巫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压成了齑粉。

    气浪翻转震荡而出,大地深陷下去,数百蛮族瞬间被撕裂,原本冲击天阳关的数万蛮族为之一滞,惊呆了看着那天空之中落下的白玉炉幻影。

    而这个时候,一道五彩流光从天际落下,插在了大地之上,五彩玄气脱离而出,所过之处,数十成百的蛮族眨眼之间就死在了那五彩玄气的剧烈搅动之下。

    光芒回转,回流到了天阳关城头,只看见一个略带些福气的道人,手持着一杆五彩流光幡站在了城头之上。

    城头之上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穿着巫祭长袍的修行之人,同时看向了天阳关下的蛮族,持咒默念祭文亦或咒语。

    此刻天阳关城门缓缓打开,慢慢落下。

    数千披着红色甲胄,骑着骏马的悍卒看向了关外,头盔内的目光仿佛都透露着嗜血的光彩。

    为首的将领身上,更是涌散出惊天的血煞之气,高举着磐国的大旗冲了出来,数千骑兵紧随其后,冲入了城外的蛮族大军之中。

    三个人能抵挡千军万马,数万蛮族妖魔,在强悍凌厉神通道术的反击之下,犹如纸片一般被轻易撕裂,血流成河。

    法术灵光和神通如同暴风一般卷起,将蛮人如同蚂蚁一般轻易撕碎捏死,那些蛮人巫祭也跟随着释放出法术神通,在天阳关下产生了激烈的斗法。

    妖魔怒号、法术灵光涌动,他们才成为了战场的主角。

    兵败如山倒,但是撤退的时候,蛮族大军依旧是神速无比,甚至比来的时候更快,一日之内奔逃了一千余里,那些蛮族乘坐着狮虎狼兽,亦或者蛊雕、妖鸟,眨眼间散去。

    磐国的将领携带着数千骑兵一路追杀,最后也只能够看着大批蛮人消失在了天尽头。

    方修抵达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这一幕的结束,到处都是厮杀怒吼,还有逃散了的蛮族被磐国的北境士卒击杀缉拿,不能人言如同野兽一般的蛮族少年,头颅被砍掉挂在磐国士卒的腰间。

    同时还有各处烧为白地的村镇和城池,以及千里无人烟的惨像,烧焦的尸体被插在火堆之中,啃食到一半的女人扔弃在路上,河流之中漂浮的尸体大批囤积在下游,泡的腐烂鼓胀。

    方修站在这凄惨震撼的一幕前,目光闪烁,不知道该作何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此刻,他也不知道如何分辨谁对谁错,谁是正,谁是邪。

    从他的角度看上去,天地众生,只是在其中挣扎求存罢了。

    方修调转着马头,朝着看上去刚刚经受了一场战火的天阳关内而去。

    城墙之上还残留着大片血迹和血腥味,到处坑坑洼洼,还有着火烧和法术神通轰击的痕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