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7章 第一笔收入
    母亲正在堂屋扫地,看见周安光着双脚、衣服被『露』水打湿一半,拎着涂料桶从门外回来,这位地地道道的农『妇』眉头一皱,一边拎着扫帚过来,一边埋怨:“你这一大早的,去哪里了?身上怎么湿成这样?手里拎的什么东西?赶快去换身衣服!别着凉了!”

    同样是提醒别着凉了,刚才这话从周太清嘴里说出,周安只想冷笑,此时从母亲口中听见,却觉心暖。

    因为他知道一个假意、一个真心。

    “没事!妈!这些黄蛇你马上挑一点出来,中午做给我爸吃!其它的我拿出去卖点钱!顺便割点肉回来,爸不能老是跟我们吃素菜!”

    周安一番话没说完,母亲看清他桶里那许多黄鳝,已经惊呼出来。

    “哎呀!安子!你、你去放钓子了?你什么时候做的钓子?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出去的?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出去放钓子多危险啊!也是光脚出去的吧?大晚上的,万一踩到蛇怎么办?你、你爸一会知道了,肯定要骂你!”

    桶里那许多黄鳝没有令母亲感到惊喜,反而惊恐和后怕。

    周安脸上堆笑,把桶放在母亲面前,嘴里一边打着马虎眼,一边快步往自己房间走去。

    “妈!你就别担心我了!我已经长大了,下个钓子而已,没事的!我爸他想骂就骂吧!但这黄蛇你中午一定要叫他多吃点!他现在需要营养!老是吃素不行的!”

    “这……你这孩子!唉!”

    母亲在那里唉声叹气,周安则已经回到房间,从衣柜里找了件半旧的汗衫换上,至于身上的大裤衩?

    他低头看了看,决定不换了!

    他就两件大裤衩,昨晚换下来的那件,母亲早上已经洗了,刚才进门之前,他就看见在门外的竹竿上晾着,没得换了。

    除非换长裤!但这个季节穿长裤太热了,他不想穿。

    四五斤黄鳝,周安自家一天肯定是吃不完的,所以回来的路上,他就想好了,留一点家里吃,其它的拿去卖钱!顺便割点猪肉和买点做五香螺蛳的香料回来。

    做五香螺蛳虽然简单,但一些老姜、八角、香叶、干辣椒和花椒什么的,还是要的,而这些东西,周安记得家里就算有,肯定也只有一点点,而他昨天捡那么多螺蛳回来,家里那点老姜、八角和干辣椒,肯定不够用!

    至于香叶和花椒等物,家里更是肯定没有。

    他对自己的厨艺有信心,可厨艺再好,调味料不全,他也没办法施展。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

    家里有一辆自行车,本来是周安三叔的,后来周安上初中的时候,他三叔就把这车送他了,让他骑着上学,因为周家村距离乡里的中学有十几里远。

    相比二叔周太清,周安三叔周太明虽然一直混的不咋样,如今更是妻离子散,但以前周太明在家的时候,对周安还是不错的!

    周安这两位叔叔,正应了那句老话:越有钱越抠门,越穷越大方!

    这几年周太明常年在外面瞎混,最近也不在家,要不然今天周安弄到这么多黄鳝,肯定会送一些去给他三叔喝酒。

    说起来,他这做黄鳝钓子的本事,以前还是跟他三叔学的,他三叔周太明读书和正经做事不行,但偷鸡『摸』狗、捉鱼『摸』虾的本事,却是整个周家村都数一数二的。

    再从家里出来,周安推着三叔送他的那辆自行车,车子大梁上挂着一个红『色』塑料袋,袋里装着十几条鲜活的黄鳝。

    母亲把那些被钓针刺死的黄鳝挑了下去,留着中午吃,留给周安拿出去卖的,全是鲜活的。

    刚才把这些活黄鳝递给周安的时候,她说:“这些活的你拿去卖吧!活的好卖一点,也能卖得上价!那些虽然死了,但都还新鲜,家里吃是一样的!”

    周安知道母亲说的在理,心里虽然不大开心,但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接过这些活黄鳝。

    家里穷得叮当响,只能如此。

    村里的泥路,因为昨天的暴雨,有点泥泞,周安只能推着车子出来,不过,出了村口,就有一条通往县城的水泥路,去乡里的路也是这一条。

    乡『政府』附近有一个菜市场,周安之前上的中学,也在那附近。

    十几里路,周安没多久就骑到了,赶到菜市场的时候,正是每天早上买菜人最多的时候,因此,他带来的三斤多黄鳝很快就卖出去,前后没超过半个小时。

    因为是野生的,又是活的,每斤20块,不讲价,也依然好卖。

    三斤多黄鳝,周安一共卖了70块钱,卖得这么快,周安心情自然不错,拿着刚到手还没捂热的钱,去割了一斤多后腿肉,又去买了一些老姜、八角、香叶、干辣椒、花椒、料酒、陈醋等调味品。

    等他从菜市场出来,那70块钱,已经只剩下一块五。

    换来的是自行车大梁上那几个装满猪肉和调味品的塑料袋,所以,刚挣的钱虽然没了,但周安心情还是很好。

    这些,是他的劳动所得!

    而且,这只是一个开始,带着这些东西回去,今晚做好五香螺蛳,他还有赚更多钱的机会!

    ……

    周安来乡里卖黄鳝的时候,周安母亲田桂芳拿着装在塑料盆里的黄鳝走进她和周太虎的房间,进门就叹了口气。

    靠在床头发呆的周太虎听见她的叹息,转脸望来,看见她手里的黄鳝,周太虎神『色』复杂,默然无语。

    “你都听见了吧?”

    田桂芳情绪低落地问他。

    周太虎不作声。

    田桂芳见他不说话,又叹了口气,“孩子懂事!知道担心你身体,等他回来,你就别骂他了!你以前最看不惯他搞鱼搞虾,每次他搞那些东西,你就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唉!这次他估计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给你弄点吃的了,看在孩子对你这份孝心上,这次你就忍忍,别骂了!”

    周太虎听完,也叹了口气,“我知道!刚才我听见你们娘儿俩说的话了,我不是在房里没出声吗?这狗东西有时候确实能把我气得半死,但孝顺还是孝顺的!这一点,老子没的说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