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33章 图样图森破
    从家里搬铺盖去周剑那里的时候,周太虎把周安喊进房间,母亲田桂芳也在。

    “安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自己也就16岁,你真要养小剑?你有这个能力吗?”

    周太虎眉头皱着问他。

    田桂芳坐在床沿上,也忧心忡忡的样子。

    周安沉默片刻,这个问题如果别人问,他张嘴就能给出答案,就像他给周剑的回答——“咱们是兄弟,能拉你一把就拉一把,不图别的!”

    但现在是父亲问他,母亲也担心着,所以,周安觉得有必要跟他们说点儿心里话。

    默然片刻,周安斟酌着措辞,“爸!妈!你们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帮周剑,也不完全是因为他是我兄弟!”

    田桂芳:“那你还有别的什么理由?”

    周安点头,“当然!我虽然念书成绩不好,但不代表我没脑子!”

    周太虎审视着周安的表情,“那你跟我们说说你的想法!”

    夫妻俩相视一眼,都挺疑『惑』,16岁的儿子还能有什么深层次的考虑?

    周安:“爸!妈!我需要帮手!能贴心的那种帮手!周剑现在处境很不好,这个时候我如果能拉他一把,以后,不说别的,除非他是和二叔一样的白眼狼,否则,他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会是我!以后对我肯定会有帮助!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我的螺蛳生意他就可以帮到我!比如我煮好螺蛳,让他另外开一个摊子,就能帮我多卖不少钱!爸妈!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田桂芳嘴巴微张,周太虎也扬了扬眉,夫妻俩都没想到儿子口中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安子!你的意思是你说养小剑,其实真正目的是想让他帮你挣钱?”

    田桂芳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儿子?这么有心计?

    周安微笑点头。

    等周安走了之后,夫妻俩互相看着,田桂芳感叹:“这孩子都有这样的心眼了?”

    周太虎轻哼:“这小种比老子有心眼多了!不过也好,老子这辈子就是吃了没心眼的亏!”

    抱着铺盖往周剑家走去的路上,周安面带自嘲的笑容。

    也就是在父母面前,他才会吐『露』一点内心的真实想法,外人面前,他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他终究是重生来的,心思早就没了少年人的单纯,考虑任何问题,多少都会带一点功利心。

    他想拉周剑一把的心是真的,想借此让周剑给他挣钱的目的,也是真的!

    五五开吧!

    帮周剑真的什么也不图?他没那么伟大!尤其是有他二叔那个例子摆在眼前,他怎么可能像他父亲当年一样无私地为兄弟着想?

    何况周剑还只是他堂兄弟。

    ……

    中午周安带周剑回家吃的,因为周剑家里的锅早就烂了,锅底一个个沙眼,根本没办法做饭,何况,周剑那边也没任何可以吃的东西,柴火都没有。

    吃完午饭,周安就骑电瓶车带周剑去县城大采购。

    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米、面等等,但凡能想到的,周安都买了一些。

    买着买着,周安忽然拿起一只塑料桶问价。

    周剑以为是给他买水桶,没有多想,还笑『吟』『吟』地,心里暖暖的。

    结果,却见周安问过价后,伸手拿了四个大红『色』的水桶,周剑终于感觉有点不对,“大哥!两个就够了吧?有两个就够我挑水用了!”

    别说周剑家房子,整个周家村目前都还没有通自来水,家家户户吃水,都要挑着水桶去邻村村头的大河里挑水。

    周安眼中含笑瞥他一眼,“谁说都是给你挑水用的?”

    周剑茫然,“那……还有两个是干嘛用的?”

    周安:“你再跟我卖两天,然后就单独开一个摊位吧!两个摊位卖的肯定比一个摊位多,你说呢?”

    周剑愣住,指着周安刚才拿的四个水桶,“大哥!你的意思是这四个水桶,有两个是给我准备的?”

    “然也!”

    周安含笑点头,没有再看他,“老板!多少钱?结账!”

    周剑欲言又止,感觉大哥的笑容似乎都陌生了些。

    下午,周安把昨天养的螺蛳搬到周剑家堂屋,递了一把老虎钳子给周剑,“来!跟我一起剪!”

    说着,周安自己已经拈起一颗螺蛳,手里的老虎钳子一夹,嘎嘣一声,螺蛳尾巴被剪碎,目光示意周剑赶紧动手。

    周剑:“……”

    他忽然感觉搬回这里之后,自己需要干的事好像比在老妈和继父那里更多了。

    但没办法,他已经回来了,而且也已答应大哥会帮着干活,只能压下心里的郁闷,低着头跟周安一起剪螺蛳。

    一颗一颗地剪尾巴,效率真的不高,剪着剪着,周剑忽然有了惊喜的发现,高兴地道:“哎!大哥!咱们这么个剪法,每天也剪不了多少吧?我估计咱们剪到晚,也就够一桶的,所以,不用我另外再摆一个摊位去卖了吧?”

    周剑年轻,而年轻人一般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脸皮薄!

    在家里陪周安一起剪螺蛳尾巴,他已经认了,但他打心底不想一个人在美食街卖螺蛳,难为情!觉得丢人。

    周安轻笑,“你不用担心这个!我已经在网上订购了专门的螺蛳剪尾机,专门剪螺蛳尾巴的机器!过两天应该就到了,机器的效率肯定比咱们用钳子剪的效率高多了!所以,放心吧!到时候每天的螺蛳,肯定足够你再开一个摊位的!”

    周剑惊喜的笑容僵在脸上。

    心中一匹匹草泥马跑得非常欢快,很想说:“大哥!你真觉得我是在担心这个吗?”

    垂头丧气地继续剪着螺蛳,他认命了!

    他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专门剪螺蛳尾巴的机器?哪个王八蛋闲的没事干发明的?发明其它的东西不好吗?

    ……

    傍晚,周安带周剑来到门前的河畔,一边脱着上身的t桖,一边对还没有意识到什么的周剑说:“脱呀!快脱!跟我下水,我教你怎么在水里『摸』河蚌!等你学会了,以后这件小事就交给你了!”

    “什么?”

    周剑瞠目结舌,本来已经认命的心中又生出几分抗拒的心理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