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38章 爆炒黄鳝引起的争吵
    天后唱过一首《我愿意》,里面有一句歌词叫: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其实厨艺也是个很玄的东西,至少周安是这么认为的。

    有些人做一辈子菜,依然做的难以下咽,但有些人年纪轻轻,做的菜却很好吃,而他们用的调味料可能差不多。

    周安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着做饭,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嘛!被人说烂了的一句话,却是他的真实写照。

    第一次做饭,那年他8岁,父亲跟包工头去市里建筑工地挖土方,那是个冬天,且不说父亲那一个多月过得有多苦,事实上,那年的冬天,父亲不在家的日子,周安和母亲也过得很艰难。

    因为那段时间母亲气管炎犯了,咳得很严重,身体很虚弱,下地都站不稳,更不能碰冷水洗衣做饭,周安爷爷『奶』『奶』死的早,从小他就没见过,外公去世也早,外婆离的又远,而且,周安母亲在家排行老么,外婆年纪早就大了,白发苍苍的,也不能来照顾他们母子俩。

    没人照顾,但母子俩还得吃喝啊!

    没办法,周安母亲就靠在床头,用说的,教周安怎么煮饭,怎么煮菜。

    母亲让他拿来上学用的塑料尺,告诉他煮饭的水要淹没大米多少,煮菜……

    是的,周安刚开始学做菜,他母亲怕他不会炒菜,被热油烫着,就教他什么菜都用水煮,大白菜用水煮,土豆也用水煮。

    那时,母亲是笑着跟他这么说的:“你能把菜煮熟,记得放盐和味精,能吃就行了,就不讲究好不好吃了!”

    至于,指望隔壁的二婶多烧点饭菜带他们母子吃?

    不可能的!

    孙蓉父母都是竹园小学的老教师,周太清和孙蓉每天在竹园小学上班,除了早饭,都是在孙蓉父母那里吃,指望孙蓉照顾周安母子?

    从小娇生惯养的孙蓉可不愿意。

    后来长大了,周安学厨师,也是因为他自我感觉自己从小学着做饭做菜,有做菜的基础,所以才学的厨师。

    后来十几年的厨师生涯,他做的菜自然越来越好吃,炒黄鳝,正好算是一道他的拿手菜。

    老姜、蒜子、洋葱、干辣椒在油锅里爆香后,他就把洗切好的鳝段倒进锅里爆炒,一边炒,一边对周剑喊:“大火!大火!火越大越好!”

    “大哥!火太大了,不会炒老了,咬不动吧?”

    周剑最近几年也学会做饭,此时他手上配合着把灶膛里的火烧旺,嘴上却表示着担心。

    “咬不动你就少吃点!”

    周安随口怼他,手上翻炒的动作一点没慢。

    没几下,锅里的黄鳝就爆出浓郁的香气,周剑在灶角看着,不说话了。

    又爆炒一会,锅里的鳝段开始根根翻卷,皮表开始变『色』,周安随手抓过灶台上的酱油倒了些进去,一边翻炒,一边又抓过黄酒瓶,沿着锅边,呲溜一声,倒下一圈,蓬起一圈酒雾,还有香气。

    放下黄酒瓶,又抓过陈醋瓶,沿着锅边少倒了一些进去,几样调味料加进去,从锅里飘出来的香气马上就变得不同了。

    不再只是简单的姜蒜辣椒洋葱和黄鳝的香气,香气的浓郁程度和层次都提升一大截。

    周剑看得眼睛一眨一眨的,他自己这几年做菜可没这个水平。

    不自觉地就频频往周安脸上看,惊异之『色』很明显。

    又爆炒片刻,周安拿起水瓢,从灶上的铁罐里舀出小半瓢热水,沿着锅底四周往下浇了一圈,正好将锅里的鳝段全部浸没在水里。

    跟着就开始调味,盐、鸡精、白糖、熟猪油……小勺子一勺子一勺子地往里面扒拉,等他盖上木质锅盖,对周剑说:“改小火吧!小火焖烂就行了!”

    周剑一边马上去把灶膛里的火弄小,一边说:“大哥!你这手艺跟谁学的呀?大妈教你的吗?”

    周安一边整理刚才烧菜弄『乱』的灶面,一边随口哈牛『逼』:“天分!天分你懂不懂?”

    “嘁!肯定是大妈教你的!”

    周剑没被忽悠瘸。

    周安呵呵笑。

    ……

    狗鼻子有多灵,众所周知。

    黄鳝在锅里焖着的十几分钟里,周安家的厨房门口,被香气吸引来的土狗越来越多,先是一只,然后两只、三只……

    别问周家村为什么有这么多狗!乡下地方土狗多还用解释?

    有家养的,也有被人遗弃的流浪狗。

    周安家门前又没有院子挡着,这些狗闻到香气,自然一条条汇聚过来,它们也懂规矩,不踏进周安家的厨房门槛,一条条就那么挤在厨房门外,伸着狗头眼巴巴地往里面的土灶望着,嘴巴微张,长长的舌条伸着,哈喇子直往下滴,不时『舔』一『舔』嘴。

    隔壁,正在房间里预习高一英语的周阳也被窗外飘来的香气,勾得喉结直动,完全没心思看书了。

    坐在堂屋里抽闷烟的周太清也有点坐不住的感觉。

    孙蓉正在厨房里做饭,作为知识分子家庭,他们家早早就学会城里人的养生饮食——每天晚上喝稀饭、吃粗粮。

    稀饭已经在锅里熬着,粗粮是今天下午下班,在镇上买的几个玉米面馒头。

    孙蓉手上正在拌黄瓜,旁边的小碗里还有一些咸菜。

    早上要吃好,中午要吃饱,晚上要吃少!这是他们家奉行的饮食习惯。

    本来也没什么,可,忽然周太清大步走到厨房门口,对她喝道:“黄瓜咸菜!黄瓜咸菜!你天天就知道做黄瓜咸菜!老子都快吃成黄瓜咸菜了!你就不能换点别的吗?你闻闻人家晚上烧的什么?偶尔正经吃个晚饭能死啊?骂了隔壁的!”

    在外面,周太清是极少爆粗口的,但在家里,他偶尔也会卸下在外面的伪装,骂了隔壁什么的,脱口而出。

    自小,他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农村长大的,谁还不会爆几句粗口?

    正在拌黄瓜的孙蓉被骂得莫名其妙,愕然回头,嗅了嗅鼻子,她终于恍然,没好气回骂:“你就是想吃黄蛇了是吧?你想吃就去隔壁吃啊!那不是你大哥家吗?捉黄蛇的不是你侄儿吗?怎么?你侄儿说送你黄蛇没送给你,你没的吃,就发老娘脾气?吃你麻痹!嫌老娘天天黄瓜咸菜不想吃是吧?那就别吃了!”

    骂得火起,孙蓉突然爆发,把手里拌黄瓜的筷子猛然往灶上一砸,转身一边解腰间的围裙,一边大步往厨房外走。

    这是撂挑子不做饭了?

    周太清站在厨房门口,脸青一阵白一阵,同样气得不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