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89章 出院
    “等下见到我爸妈,先别跟他们说你爸昨晚回来打架的事!”

    快到县医院的时候,周安如此叮嘱周剑。

    “为什么呀?”周剑不解。

    “我爸情绪刚稳定下来,要是让他知道昨晚你爸打了你二伯,又被你二伯报警抓进派出所,可能又要发脾气了,如果回家之后,又去找你二伯,我怕他现在的身体经不起再次折腾!”

    “行!大哥,我知道了,我保证守口如瓶,不过为什么说是我二伯?你不当他是二叔了,我也不当他是我二伯了!”

    ……

    接父亲出院还算顺利,母亲带的钱果然不够,周安垫了八百多,才办好出院手续。

    回家的路上,周安和周剑都捡好听的话说,绝口不提周太明打周太清的事。

    周安开车,周剑坐在旁边,车后厢里,周太虎躺在周安带来的被子上,田桂芳坐在旁边陪着。

    进村的时候,周安这次没有从村头进去,而是多绕了一小段路,从村尾的小路上开车回家。

    “有大路不走,走这条鬼路干什么?”

    周太虎疑『惑』,村尾的小路虽然能过三轮车,但地面高低不平不说,路边草木也比较茂盛,茂密是树冠遮挡在小路上空,虽然挡住了炎热的阳光,但却也有别的弊端。

    这不,周太虎之所以皱眉发问,就是因为刚才头顶的树冠上掉下一条『毛』『毛』虫在他脸上。

    “爸!我们要是从村头回家的话,村里看见的人,肯定七嘴八舌地问个不停,我懒得一个个去赔笑脸应付,还是这里清净!”

    周安嘴上是这么说,其实他只是怕如果从村头进村的话,村里那些七嘴八舌的声音,会让他爸听见三叔和周太清的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安不想冒那个险,他爸的脾气他清楚,他爸的身体他也清楚,还是小心点的好。

    “也好!”

    听了周安的解释,周太虎咕囔着,不再质问。

    就这样,做贼似的避着村里人的目光,周安把车开回家,和周剑一左一右搀扶周太虎进屋,小心翼翼地把他扶上床躺好。

    天气炎热,一番折腾下来,周安、周剑额头都见了汗。

    等出了房间,周安才把母亲拉到厨房,把昨晚后面发生的事跟她说了。

    最后,周安叮嘱她,“妈!这件事你暂时先别跟我爸说,他那个脾气你比我清楚,他不能再发火了,这件事等他身体好一些再说吧!”

    田桂芳有点怔忡,神『色』有点复杂。

    不过周安的叮嘱她倒是听见了,点点头,“行!你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是该瞒着你爸!”

    周安想了想,又说:“还有,妈!最近村里要是有人来串门,别让他们进房间接触我爸,那些人有嘴快的,见到他可能会提到三叔的事,这一点咱也要防着!”

    “行!我记住了,你放心吧!”

    说完话,和母亲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隔壁孙蓉正好端着一盆脏衣服出门,看见周安和田桂芳,孙蓉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转过头就气呼呼地端着脏衣服往河边走去。

    田桂芳:“你二婶这态度……估计把咱们家恨死了。”

    “又怎么样呢?”

    周安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生活还要继续。

    周剑拿着探子去探螺蛳,周安和母亲在屋后择小龙虾,太阳越来越高,还是屋后好,既背光,大树也比较多,很阴凉。

    “安子,你身上没钱了吧?今天货款你怎么付的?又跟货主说好话,请他再宽限两天吗?”

    一边择龙虾,母子俩一边闲聊。

    算算儿子这两天为这个家掏出的钱,田桂芳就唉声叹气。

    昨天掏出五千还她大哥、大嫂那里,今天又给他爸付了八百多的医『药』费,还有昨天和今天小龙虾的货款。

    两天时间,这么多钱,她心里想想都觉得头大。

    她和周太虎都没文化,也没什么手艺,最近几年,他们夫妻俩一年辛苦下来,刨除家里的各项开支,和周安的学费,每年也就能存个两三千而已。

    “跟货主说好话?”

    周安有点想笑,“放心吧,妈!家里钱的事,你不用『操』心,我能搞定,你现在最主要把我爸照顾好,让他早点好起来!”

    说着,周安忽然看见不远处,秦梅杏两手捧着一个筲箕往这边过来。

    (筲箕:音shao ji,竹篾编制的一种家常用具,可用来盛放物品,也可以用来淘米和洗菜。)

    见周安看见自己,隔着还有小二十米,秦梅杏就『露』出笑容,加快脚步往这边走来。

    很快,田桂芳也看见了。

    疑『惑』地皱眉嘀咕:“梅杏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

    虽然疑『惑』,但田桂芳还是笑『吟』『吟』地站起身打招呼。

    周安坐着没起来,继续择着龙虾,只是望向秦梅杏的时候,嘴角和眼角都带着笑意。

    对秦梅杏,他心里是更亲近了,昨晚他不在家,村里帮着他母亲把他父亲送去县医院的几个人里,就有秦梅杏一个。

    这个情,周安是记在心里的,还有周太旺、瘦猴和周淼。

    周太旺是村长,瘦猴是纯粹做好事,周淼……估计和他之前送过一些黄鳝和五香螺蛳给周淼有关。

    说真的,昨晚周安在医院看见周淼也在的时候,他真的很意外。

    当时心里还有点儿惭愧,因为之前他无论是送黄鳝还是五香螺蛳给周淼,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周淼他表姐。

    简单说——他居心不良,出发点值得唾弃。

    “婶子!这是我家里的一些本鸡蛋,刚才我看见安子他爸回来了,所以就拿了这些鸡蛋过来给他补补身子!还有这一百块钱给他买菜吃!”

    秦梅杏热情的声音,拉回周安有点走神的思绪。

    田桂芳一听秦梅杏的来意,既感动又不好意思。

    “哎呀!这、这、我家怎么能要你这些鸡蛋,还有这一百块钱呢?不行不行,梅杏,你的心意婶子知道了,这些东西和钱,你还是快拿回去吧!我不能收,真不能收!”

    然而,秦梅杏铁了心要送,田桂芳不收,她就捧着筲箕跨进周安家里,将筲箕往门里一放,呵呵轻笑两声,掉头就走。

    “婶子!东西我放那里了啊,筲箕我明天来拿,鸡蛋和钱千万别给我送回来,你要是送回来我就跟你翻脸……”

    “这……这怎么办呀?”田桂芳看看秦梅杏的背影,又看看门里面的鸡蛋和钱,又高兴又纠结。

    “妈,要不你就收着吧!人情往来,以后梅杏姐家有什么事,咱们给她还礼不就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