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105章 断他前程
    县教育局,局长办公室。

    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消瘦的汪一为正在批阅文件,忽然,敞开的办公室门被咚咚敲响两下。

    “进!”

    汪一为没有抬头,随口吐出一个“进”字。

    嘚嘚的高跟鞋落地声音由远而近,带着一股淡淡的香风,一封厚厚的信件递到汪一为面前。

    “局长,这封信是传达室刚交给我的,寄给您的!我放这儿?”

    女子的声音悦耳。

    汪一为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信,依然没有看她,微微点头,“嗯。”

    “那我就放这儿了,局长您忙,我就不打扰了……”

    “好的。”

    汪一为继续批阅文件,钢笔在文件纸上唰唰唰笔走龙蛇,非常刚劲有力。

    片刻后,刚刚送这封信来的女人已经走了,汪一为『插』上笔套,随手将笔『插』进笔筒,左手捏了捏鼻根,冷峻的目光终于有空扫向面前的那封信。

    “寄给我的……”

    自语着,他忽然伸手拿过那封信,随手一撕,信封被撕开,两指探进信封里面,捏着里面的东西往外一拉。

    汪一为讶然挑眉,竟然是一沓照片,一张对折对折又对折的信纸放在一沓照片的最上面。

    汪一为先没看那张纸上写了什么,而是效率极高地把那十几张照片全部翻看一遍,照片上的内容,令他眉头微皱。

    这样的照片他不喜欢看,同时心里也有点疑『惑』,是什么人将这些照片寄给我的?目的是什么?照片上的男女又是谁谁?

    好奇心驱使下,汪一为终于有兴趣看那张纸上写的内容。

    待他看完纸上的几行字,汪一为眉头皱得更紧了。

    皱眉想了一会,他暂时将那张纸和十几张照片塞回原来的信封,随手放在一旁,反正他办公桌宽大。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又被人咚咚敲两下。

    汪一为眼睑一抬,看见门口敲门的同僚,他面『露』微笑,“老谭?快请进!”

    谭奇志,县教育局副局长之一。

    年龄和汪一为相仿,身形魁梧。

    谭奇志走进门的时候,汪一为瞥见他手中拿的一封信,微微一怔,目光瞥向自己办公桌上刚放好的那封信……

    信封竟然和谭奇志手中拿的那只一模一样,并且,两封信的厚度,目测也差不多。

    “汪局!这封信是我刚收到的,里面的内容涉及到一个即将调入我局任职的小学老师……”

    谭奇志步伐很大,话说到这里,他忽然看见汪一为办公桌上那封信,疑『惑』浮现在脸上,谭奇志看了看办公桌上那封信,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信封,讶然看向汪一为。

    汪一为嘴角微微上翘,点头承认:“嗯,你说的事我可能已经知道了,关于周太清这个人的,是吧?”

    谭奇志点头,“对!”

    “那老谭你的意思是?”汪一为迎着谭奇志的目光,目『露』征询之『色』。

    谭奇志随手把信撂在汪一为的办公桌上,冷笑道:“汪局,我的意见很简单,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调到咱们局来,正好,我刚才问了问老张那边,老张说给这个人的调令还没有发下去,我们现在取消这人的调职,也就取消一份调令的事,再简单不过!”

    汪一为有点犹豫。

    毕竟,调这个人进县教育局,是有人打了招呼的。

    但谭奇志下一句补充的话,让他马上拿定主意。

    谭奇志补充的是:“汪局,您还犹豫啥?这还有啥好犹豫的?这个周太清正要调职的关键时期,咱们忽然收到这样的信,那明显是有人抓住他把柄,要搞他!你能确定这人只给咱们寄过这封信吗?如果他还寄给了别人,如果事后被人知道咱们明明收到这样的检举信,却依然把这个周太清调进来,到时候咱们可就难堪了!”

    “行!老谭你说的很有道理,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取消这家伙的调令!”

    周太清此时还不知道,他运作已久、调入县教育局的机会,就这么突然泡汤了。

    ……

    三马乡唯一的集镇,名叫居家镇。

    居家镇一名中“居家”二字,不是“适宜居家”的意思,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原本居住的,九成人家都姓居。

    居家镇作为三马乡唯一的集镇,这里的人气和富裕程度,当然冠绝全乡。

    街道两边是一个个门面房,位置好的地段,被人买来做小生意,位置偏一点的地段,就被人买去住家生活。

    04年的现在,这里还没有被房地产的臭风刮到,不见什么像样的商品房小区。

    竹园小学的校长——许良法,就在集镇东边的尽头,买了一套临街的门面房居住。

    如今竹园小学还没到开学时间,所以许良法最近多数时间都在家休息。

    比如此时,他就在楼上的书房里看书,带着批判的目光,正在看《某蒲团》,忽然,书房门被人未敲而推开。

    进门的是他老伴。

    “跟你说多少次了,进来要敲门!你能不能稍微给我一点尊重?”

    许良法不动声『色』地将书桌上另一本书拉过来盖在《某蒲团》上,语气不满地抱怨。

    老伴白他一眼,一把拉开他刚盖上去的那本书,麻利将《某蒲团》翻了个身,指着封面上的三字书名,不屑道:“还想要我稍微给你一点尊重?让我尊重你没事就看这种书呀?你还能要点脸吗?为老不尊的老家伙!”

    话毕,她啪一声,将一封厚厚的信拍在许良法书桌上。

    “喏!这是刚才邮递员送来的,写的是你名字,你慢慢看吧!”

    转身就走,一刻都不想在这书房多待的样。

    许良法老脸微红,有点窘。

    “没事少看点那种书!多大的人了?还校长呢!”

    门口絮絮叨叨的说落声传入许良法耳中,心里更加不得劲了。

    带着点点不爽的情绪,许良法撕开老伴刚给他送来的那封信,当他看见信里的十几张照片,许良法先是惊讶,然后是皱眉,再然后就是黑脸了。

    啪一声,把那十几张照片砸在书桌上,许良法气得起身在书房里来回走动。

    “岂有此理!伤风败俗!简直伤风败俗!”

    也不知他的这份愤怒里,有没有一点儿嫉妒?

    (ps:推荐票三万张了,今天会有推荐票加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