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203章 他不可能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的!
    伍强拿着笔,犹豫不决。请百度搜索看最全!!

    “如果我签了字,以后你们店里能多推荐我们青岛啤酒吗?”

    伍强忽然期待地问出这个问题,可见这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今年夏天几个月,狂暴小龙虾的啤酒销量惊人,可大部分都是雪花啤酒,他代理的青岛啤酒只喝了点汤。

    他知道症结在哪里。

    青岛啤酒雪花啤酒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当初周安这店开业的时候,雪花啤酒的赞助力度远他这边大。

    当初一棋走错,导致青岛啤酒的销量在狂暴小龙虾远远不如雪花啤酒,他早悔得肠子都青了,一直试图修补与周安的关系,但一直以来成效都不大,哪怕他每次来这里都陪尽笑脸,他敢说自己在这里陪笑的程度,小姐给客人陪的笑容都灿烂,然而却始终收效甚微。

    周安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点头。

    “可以!”

    “好!安子有你这句话,这个字我签了!”

    得到周安的承诺,伍强一咬牙,唰唰唰在笔记本签下自己的大名,签完之后,放下笔的时候,他忽然又有些不踏实,“安子,你可不能晃点我啊!咱们男人可得说话算话!”

    周安微微失笑,随手将笔和笔记本收回,“放心吧!开店到现在,我还没有食过一次言。”

    伍强心说:你开店才几个月?说的好像已经好几年了。

    但没办法,字都签了,这时候他也只能希望周安说话真的算话了。

    伍强告辞离去,周安依然坐在那儿,继续等待下一个供货商。

    ……

    与此同时,城西那家舞厅的那间办公室里。

    疤脸刀哥眉头紧皱,在房间里焦躁地来回走动。

    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刀哥驻足,不再来回走动,回头望向门口。

    一名黑牛仔裤、黑t恤的平头少年走进来,“刀哥!你找我?”

    这平头少年正是昨天去蜀香阁应聘,并在蜀香阁高汤桶里下『药』的那个“小刀”,此时出现在刀哥面前的“小刀”,脸『色』有点发白,还有两只大大的黑眼圈。

    一看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郭小德!你老实跟我说,昨天你去蜀香阁做事的时候,真的没让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刀哥大步前,走到“小刀”近前,一脸严肃地『逼』问。

    “小刀”抿着嘴点点头,“刀哥,这点你可以放心,蜀香阁那边我很容易应聘成功的,没要我的身份证,也没说要跟我签合同什么的,而且,那个店可能是新开的原因,店里还没有装监控,所以他们也不可能拍下我的样子,名字我跟他们说的,也是我随口编的一个外号,我想他们应该找不到我的!”

    “真的?”刀哥松了口气,但还是再次确认,一双『逼』人的双眼紧紧盯着“小刀”,不!应该是郭小德的表情。

    郭小德点头,“真的,刀哥。”

    刀哥轻吁一口气,回到座位坐下,叹了口气,道:“真的好!小德,你听说了吧?蜀香阁的『乱』子我们预想的还大,昨晚那边事情刚出,这次请我们出手的我那位把兄弟被警察带走了,所以,你明白吗?由不得我不紧张啊!我把兄弟那里应该没那么傻,承认那件事是他找人做的,但如果你这里『露』了马脚,被警察盯,那咱们都完了!”

    “我听说了,我明白的,刀哥!”

    郭小德脸『色』也很沉重,他毕竟年纪不大,这时候刀哥都紧张了,何况是他?

    “对了,你怎么这个样子?昨晚干什么去了?不会又去吧包夜了吧?“

    刀哥看了看郭小德的脸『色』,忽然问。

    郭小德苦笑,“老大,昨晚动静那么大,我哪还有心思去吧?我这是半夜失眠闹的!”

    “失眠?你不是说自己身份没暴『露』吗?为什么还失眠?”

    刀哥闻言又皱紧眉头。

    “老大,我自己是觉得没暴『露』,但万一其它方面出了问题呢?万一您那位把兄弟扛不住警察的压力,把事情供出来了呢?我害怕不正常吗?”

    郭小德很无奈。

    刀哥听了他这解释,才舒展眉头,呵呵笑着,“放心吧,晟哥你也见过的,他是老江湖了,在没有确切证据指证他之前,他不可能把屎盆子往自己头扣的!行了,既然你这里没暴『露』,那赶紧去外地避避风头吧!”

    说着,刀哥拉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郭小德。

    “去外地的亲戚家,或者去哪个风景区玩一趟,等这次的事情过了,我再给你论功行赏,行吧?”

    “谢谢老大!”

    郭小德欣喜接过信封。

    ……

    与此同时,警局。

    前段时间去福满楼吃过野鸡的孙副局长亲自审问黄锦晟,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桌子,一名女警在一旁做笔录。

    孙副局长手指敲敲桌子,面『色』严肃地对黄锦晟说:“黄老板,咱们是老熟人了,这次蜀香阁的事闹那么大,我跟你说实话吧!面严令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如果这次的事真是你做的,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你现在交代的话,将来可能还能为你减点刑,如果你继续矢口否认,等最后的调查结果出来,鉴于你现在抗拒不合作的态度,量刑肯定是从重的!

    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们这次没有确切证据拿你没办法,面严令彻查,很多事情不会再按常规程序走,我现在跟你说这些的时候,我们的干警已经去请你的几位把兄弟了!呵呵,黄老板,你以前是什么身份,普通老百姓不一定清楚,但我们这里却是一清二楚的,你的社会关系,可是一直在我们这里有备案哦!

    呵呵,是!我相信这件事如果真是你做的,你不会傻到用自己人去干,最大的可能是请你的某个把兄弟派人去做,对不对?”

    孙副局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黄锦晟一直面无表情地听着,偶尔眼里还闪过一抹嘲讽之『色』。

    但听到最后几句的时候,却忽然脸『色』发白。

    “你、你们……你们无凭无据,这样查我?我、我要请律师,我要告你们!”

    黄锦晟慌了。

    真的慌了。

    可惜,这里是大陆,不是电影里的香港。

    面对他『色』厉内荏的威胁,孙副局长面『色』不变,淡淡地说:“黄老板,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再不说,等我们把你那几位把兄弟请来了,一旦我们取得突破,你再想戴罪立功可没机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