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255章 你赶紧回吧!
    小会开完,厨房里就开始忙活起来,除了洗碗阿姨暂时比较空,所有人都很忙。

    切配的忙着将鸡鸭什么的,剁成块,给几位掌勺师傅提前加工。

    周安这边要吊老鸭汤。

    陈发银、郭明和谭光,也在做着准备工作,或准备红烧菜需要用的各种香料,或提前给盘子做围边。

    陈发银抽空还要巡视、监督厨房里所有人的工作,看见洗碗的阿姨暂时闲着没事,就过去叫她先去给洗菜的阿姨洗菜,等洗菜阿姨不忙的时候,再帮她洗碗。

    郭明去准备烧鸡鸭的香料。

    给盘子做围边的是谭光,现在店大了,今天又是第一天开业,周安知道他有围边的技术,前两天就跟他商量过,新店开张以后,让谭光空闲的时候做几个围边,给大菜出锅的时候用。

    围边技术,一般小饭店用不上,比较耗时间,一般的厨师也没这个技术。

    就周安所知,有的厨师习惯用各种蔬菜当原材料,切拼出各种形状,在盘子周围摆造型。

    或摆成花鸟鱼兽形状,或摆成假山等物。

    也有的厨师,习惯用各种颜料直接在盘子周围作画。

    周安记忆中,谭光这两种手法都会用。

    而今天谭光用的是蔬菜,俨然化身一名艺术家,在工作台那里投入地做着围边。

    他们这些师父忙起来了,几个打荷的自然也闲不住,搬盘子的搬盘子,拿锡纸包铁板的包铁板,切小料切的小料。

    所谓小料,一般是指炒菜时用的姜葱蒜,粗犷一点的厨房,小料会切的比较粗糙,老姜不去皮,直接切成大片,每颗蒜子只切两三刀,切成不规则的形状就ok,小葱直接切成葱花。

    而周安的要求比较高,老姜要切出两种规格,一种是去片后的长方形大片,形状规整的那种,另一种是去皮后,切成指甲盖大小的菱形片;蒜子也要切成两种规格,一种是将每颗蒜子切成十几片厚薄均匀的小片,另一种是剁成蒜泥;小葱也同样要切两种规格,一种是火柴棒长短的葱段,另一种才是大家常见的葱花。

    之前在老店的时候,周安要求没这么高,但现在自然要精细一点。

    而精细体现在哪些地方?

    刀工和小料都是体现精细的地方。

    摆盘和围边,也是一个方向。

    其它的,就要靠掌勺师傅来表现了。

    周安刚把老鸭下汤桶开火吊着,梁宇送猪肉和羊肉来了。

    今天还送羊肉来,是周安担心昨晚做的一只羊今天不够卖,一只羊宰杀好后,其实净肉没多少,算上内脏和羊头、羊蹄那些,一般也就四五十斤。网

    而新店的菜单上,羊肉的菜式却比较多。

    有羊肉锅仔、白汤羊肉、羊杂汤、白切羊肉、椒盐羊蹄和椒盐羊排等等。

    烧好的羊肉缩水严重,细算下来,如果今晚羊肉卖的好,一只羊可能还真不够卖。

    所以昨天接收那只羊的时候,周安就跟梁宇定好今天再送一只。

    ……

    周安这一忙,就忙到下午三点出头,需要他亲自准备的一些菜才算搞定。

    “车钥匙给我!我回家一趟。”

    暂时忙完手边的事,周安拍拍田律肩膀,找他要车钥匙。

    “哦,好!”

    田律怔了下,连忙掏出电三轮的钥匙给周安。

    今天上午田律去周家村取小龙虾和螺蛳,并没有把周安父母带过来,当时周安还问过他怎么回事?

    田律说,他爸妈说今天不来了,说是今天开张第一天,他店里人肯定很多,不来给他添麻烦。

    本来呢,这个理由,周安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田律跟着又补充一句:“话是你妈跟我说的,她脸色还好,有说有笑的,但你爸在旁边抽闷烟没作声。”

    田律只是给周安解释了为什么没把他父母带过来的原因,田律可能没多想,但这些话听在周安耳中,他了解自己父母,听田律解释的时候,他没表示什么。

    但实际上这件事却放在他心里了。

    直觉告诉他可能有问题。

    否则,父亲为什么抽闷烟不作声?之前明明是父亲兴致盎然地主动提起,说新店开张的时候,他们会来看看。

    可今天事到临头,他们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

    周安抽空给母亲打过电话,电话里母亲语气稍微有点不自然,但她坚持说只是不想在今天给他添麻烦。

    人常说:知子莫若父、或者莫若母,其实反过来何尝不是一样?

    做子女的,如果有心,对父母也会非常了解。

    母亲语气的不自然更添周安心中疑窦,此时手边活暂时忙完,就想回去看看。

    他不想在这样大喜的日子,父母在家里不开心。

    重生后,他变了很多,但那一颗孝心却从未变过。

    他所做的一切,除了想实现自身的价值,更多的其实是宽慰父母,让他们以他这个儿子为傲。

    今天外面天气不错,有太阳,但毕竟已经是冬天,即便有太阳,开着敞篷的电三轮行驶在公路上,还是觉得冷。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周安忙得额头见汗。

    开电三轮到家的时候,愣是冻得脸色发白、手脚冰凉。

    “怎么了?爸,不是说好了今天去我新店吗?怎么还要我回来接呢?什么情况?”

    一到家,看见父亲坐在门口皱着眉头,一边晒太阳一边抽烟,周安就上去问他。

    “小安?你新店今天开张,不忙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周太虎还没出声,周安母亲田桂芳从屋里小跑出来,诧异问他。

    “哼!”

    周太虎冷哼一声,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周安看看他,又看看神色如常的母亲,眉头皱起,“爸、妈,你们在搞什么呢?知道我今天忙,还给我找点事?家里今天又没事,待在家里干什么?快收拾收拾跟我走吧!我那里忙着呢!”

    周太虎又冷哼一声,“不去!你妈说了,今天咱们不去!”

    生闷气的表情。

    “你……什么叫我说的?不是你说不去的嘛?”

    田桂芳脸色有点发红,气结地指着周太虎。

    周太虎看她一眼,又看了看冻得脸色发白的儿子,气呼呼的脸色缓和下来,勉强挤出个笑容,“对,是我说的,安子,你店里忙就快回去忙吧!我和你妈今天就不去了,你赶紧回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