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263章 许诗言分手
    等田桂芳进了卫生间,许诗言脸色古怪地草草洗了洗手,就脚步匆匆地离去。

    其匆忙程度,就像身后有一只鬼在追。

    贾俊抖着一条腿还在门外在排队,嘴里哼着含糊不清的小曲,一脸的无聊,看见许诗言脚步匆匆地回来,他轻笑一声,“你慢点儿!别急!咱们前面还有好几个人在排呢。”

    话音未落,就把许诗言一拉手臂,“快走!”

    许诗言压低着声音催促,神情略带慌张。

    贾俊一个趔趄,差点被她拉摔倒,注意到许诗言神情中的慌张,他也跟着紧张起来,下意识加快脚步跟着她走,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凑她身边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他下意识以为许诗言在里面弄坏了什么东西,怕店里的员工发现要她赔,所以他此时也想尽快离开,因为他很清楚,如果需要许诗言赔,最后赔钱的肯定是他。

    “我刚才撞了那小子的妈!”

    许诗言边走边说。

    “什么?谁妈?”

    贾俊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小子的妈!姓周那小子呀!笨死了。”

    “啊?撞的很严重吗?你不会把她撞伤了吧?”

    贾俊紧张起来。

    “没有,但我先骂了她,咱们赶紧走!快点!”

    许诗言说的很认真,神情中的紧张不是假的。

    贾俊一愣,下意识放慢脚步,“什么情况?只是骂了她?只是骂了她你跑什么呀?你怕姓周的小子会因为这事打你吗?”

    许诗言瞪他一眼,他放慢脚步,她却依然脚步匆匆往美食街出口那边走,根本不管他跟不跟上来。

    事实证明贾俊是个没出息的,看着她两条圆润的长腿在前面走得飞快,他舔了舔嘴唇,赶紧就小跑追上去。

    “我说真的,你只是骂了他妈而已,你跑什么呀?和他谈恋爱的是你妹妹,又不是你,你还怕他因为这事讨厌你?你是小雅的姐姐,他应该怕你、讨好你才对啊!你怕他干什么?”

    贾俊虽然追上来了,但他心里还是很疑惑。

    许诗言斜他一眼,斥道:“你懂什么?万一要是因为这事,他和我妹分手了怎么办?我妹比你想象的厉害,她会报复我的!”

    贾俊听了,哂笑,“分就分呗!小雅那么好看,又是高中生,你还怕她以后找不到男朋友?报复你?你们是亲姐妹,她还能把你杀了?嘁!”

    贾俊完全放松下来。

    但许诗言下一句话把他噎住了。

    “她当然还能找到男朋友,但能找到像有姓周的小子这么会赚钱的吗?让她再找个像你这样没出息的?”

    “我……”

    贾俊无言以对,噎住半晌,两人来到停车场取电瓶车的时候,他才又开口:“可你这么匆匆的跑出来有什么意义呢?你骂都骂了。”

    许诗言吐了口废气,白他一眼,“你懂什么呀?老年人记性差,他妈以前又没见过我,我快点离开,以后再有个几年不见面,她很快就会把我给忘了的,咱们要是继续留在那儿吃饭,万一被周安那小子看见,过来跟我打招呼,再被他妈看见,他妈再问他一句我是谁,然后再顺便提一嘴我刚才骂了她,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没这么巧吧?”

    贾俊不以为然。

    “万一呢?万一有这么巧怎么办?”

    许诗言反问。

    贾俊答不上来,启动车子,等她坐上车的时候,他忽然问:“许诗言!你老实说,你现在是不是开始嫌弃我了?你很想找个像姓周的那小子那样会赚钱的吧?”

    许诗言沉默。

    贾俊等啊等,等得心里拔凉拔凉,也没听见她回应。

    但她这种沉默,本身就是个很鲜明的态度,一股冲动直冲脑门,贾俊愤怒地从车上下来,瞪着许诗言,怒道:“分手吧!既然你是这个态度,那咱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分手!”

    相比他的愤怒,许诗言倒是很冷静,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心里一点都不慌,甚至还有点想笑。

    但是要忍住,她怕自己这时候真笑出来,对贾俊的刺激太大,会让这家伙突然失去理智,冲她动手。

    她觉得考验自己演技的时刻到了,努力绷住脸上的表情,难过的表情这时候她实在做不出来,那就尽量保持平静吧。

    然后贾俊就看见她很平静地说:“好,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当你是个男人,要说话算话哦!”

    说完,她自己骑着电瓶车走了,反正这车是她的。

    留下贾俊一个人站在风中凌乱。

    看她就这么骑车走了,他下意识追了半步,还下意识伸手,嘴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比如:“喂!你不是吧?你真走啊?”

    或者:“哎哎!等等,我错了,我说错话了行不行?”

    然而,他到底是个男人,许诗言刚才说“当他是个男人”,他自己当然也当自己是男人,是男人总是要面子的,因为面子,他嘴巴张了几次,硬是一个字也没喊出来。

    站在停车场上,贾俊眉头紧皱,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他没想真的分手,只是想硬气一把,不是有人说:男人和女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吗?

    许诗言刚才的态度令他很恼火很没面子,他想借“分手”压一下她嚣张的气焰而已,踏马的!这女人竟然不按套路出牌,都不挽留一下,就骑车自己走了。

    恼火地抓抓头发,贾俊回头恨恨地瞪向狂暴小龙虾方向,这一刻,周安那小子被他恨出一块毒。

    ……

    而此时,上完厕所的田桂芳并没有马上回饭桌,而是穿过大厅,来到大厅与厨房相连的内门那儿,她想看一下儿子在厨房里做事的样子。

    话说,这么久了,她还没看过儿子在饭店厨房里是怎么干活的呢。

    然后她就看见厨房最左边的炉灶前,她儿子上身穿着一件雪白的厨师服,腰间整齐地系着一条黑色围裙,左手端锅在火焰猛烈的炉口玩杂技似的不断翻锅,锅里的不断翻滚,但没有一点溅出锅外,右手里抓着一柄长柄大勺子在锅里翻来勾去,那熟练的架势,如果不是那张脸确实是周安,她都不敢相信那个小伙子是她儿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