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 > 第六十七章 创作
    跟进来的摄影师是陈敏昊的半个熟人,就是上次在火锅店说漏嘴的那位年长的摄影老师傅。

    陈敏昊点头打了个招呼后,就开始自己的创作。

    歌曲的创作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选定了创作的主题和方向后,一次次的弹唱,一次次的修改。

    歌曲创作的过程,如同将一块顽石,雕刻成栩栩如生的石雕。

    在矿山选好石料,对石料进行剥荒,加工出石雕的轮廓,慢慢开始雕刻出整体形状与风格,最后需要手工打磨,精雕细琢才能把石雕的造型和特点呈现出来。

    虽然陈敏昊心中已经有了乐谱和歌词,但是为了体现自己创作的过程,他不得不用吉他乱弹一通,仅仅保留歌曲的一点点影子。

    看到摄影老师傅错愕的表情,陈敏昊心中偷偷一笑。心想幸亏这是在练习室,如果是在自己家里这样弹奏的话,应该会被邻居告扰民吧。

    陈敏昊苦恼地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在a4白纸上随手写了一些东西后,就进行了新的一次尝试。

    就这样翻来覆去几个来回,陈敏昊的头发都被自己抓成了鸡窝。

    陈敏昊依旧在不断的尝试,时不时在乱弹的曲子中加上自己的心中的乐谱,而且时不时还要哼唱几句。

    就像用往水里兑酒精一样,在外人看来依旧是无色液体,但本质上在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曲子听起来依旧是杂乱无章,但是陈敏昊清楚自己在一步步靠近正确答案。

    摄影师老师傅一开始是兴致**地端着摄像机,对准陈敏昊拍摄。没过一会儿,他把摄像机用三脚架立好,自己地靠坐在墙角。

    拍摄过程不能玩手机,不能抽烟,他就看了陈敏昊整整一天:看他抱着吉他弹奏,看他抓头发,看他在纸上写写画画,或者看他在地上走来走去。

    陈敏昊心里估计一下,按照自己目前的进度,应该在明天晚上10点的时候可以完成“创作”。

    他把吉他收进了吉他包,将手稿也都整理好了,收起来。

    他背起吉他包,对坐在地上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的摄影师老师傅说了句:“今天辛苦了。”

    陈敏昊心想屋子里就两个人,两人一天都没有说,如果到最后离开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那也太尴尬了。

    摄影师老师傅愣了一下,说道:“这有啥辛苦的。原来我跟拍一个综艺节目,每天都要扛着20斤左右的摄像机跑来跑去,那才叫辛苦的。”

    陈敏昊点点头,推门打算离开了。

    摄影师老师傅把摄影机合起来了,犹豫地问道:“电视上、网上火的那些歌都是这么创作出来了?”

    陈敏昊扭头,露齿一笑,说道:“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自己就是这样写出来的。”

    摄影师老师傅犹豫了一下,说道:“是不是你创作的方法不对啊,我听着你的歌和那些火的歌差距挺大的,要不你向声乐老师们取取经。”

    陈敏昊点点头说道:“嗯,每个人创作的方法都不太一样的,今天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说完陈敏昊就立马离开了,他觉得如果对话再进行下去,自己就是欺负老实人了。

    陈敏昊回到宿舍,他刚把吉他放下,林修梓就一个健步上前,在陈敏昊耳边低声但非常兴奋地说:“你听说了吗?萧景和曾世卿今天下午弄掰了。”

    “管他们干嘛啊。”陈敏昊放下吉他,就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你创作的怎么样了?”陈敏昊用毛巾擦着脸,就听到林修梓问道。

    “挺好的,你呢?歌曲练的怎么样了?”

    “现在宿舍里面就咱们两个人,你怎么还和我在这里装。”林修梓说完翻了个白眼。

    陈敏昊露出疑惑的表情:“你在说啥呢?”

    “我都听别的练习生讲了,他们下午无聊的时候,在你练习室的门口站了一会儿。他们说你歌曲可难听了,而他们还说,听了萧景的歌曲感觉还不错。”

    陈敏昊对着宿舍的镜子,把翘起来的头发理顺了,说道:“他们那么闲,你也这么闲吗?放心吧,创作的事,我心里有数。”

    “敢情真的是应了那就古话了,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爱咋咋地吧?不管你了。”

    “怎么了,你真生气啦?怎么东北味儿都带出来了?难道在你心中,我是那种为了自己面子死撑着的智障吗?放心吧,我心里真的是有数,而且我表演砸了,你不就正好上位吗?”

    “不好意思,我要堂堂正正地打败你好吗?”

    “那你得好好加油,每天关注这些八卦可打败不了我。”

    ..........

    第二天早晨,陈敏昊8点到练习室的时候,发现摄影师老师傅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陈敏昊今天表现的比昨天更暴躁,写完的手稿时不时的被陈敏昊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到了下午6点时候,陈敏昊的发型已经被他自己抓乱了。

    陈敏昊把两天的手稿全部都揉在一起,揉成一个大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抱着吉他到了楼顶的天台。

    摄影师老师傅抱起摄影机快步几步就跟上了。

    摄影师老师傅透过镜头看到:少年英俊潇洒,身材匀称修长,少年在一次次弹唱。远处夕阳西下,少年就沐浴在余辉的彩霞中。

    这画面美极了,摄影师老师傅想起,自己年少时摄像家的梦想,他只恨自己手中为什么没有照相机。

    少年一次次弹唱,从夕阳西下,唱到太阳落山,再唱到月上枝头。

    少年的声音都唱的有些嘶哑了,但歌曲也似乎终于到达了让少年满意的程度。

    陈敏昊收起吉他,对摄像师老师傅说:“今天辛苦你了,陪我在上面喂了这么久的蚊子。”

    摄像师老师傅的声音竟然带点哽咽,说道:“人这一辈子,最怕突然听懂了一首歌。”

    气氛有了那么一丝尴尬,陈敏昊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心想,人着一辈子,最怕老实人突然飙起来文艺范。

    陈敏昊回到了宿舍,他长出了一口气,表演了差不多2天,还真的有点累。

    乐谱和歌词,陈敏昊心中都有,所谓的创作不过是他对外的表演。

    表演是都是为了故事。

    人们崇拜一个人往往不是因为这个人有多少成就,达到了怎样的高度。让人们产生崇拜的往往是这个人背后的故事:白手起家,历经一番挫折最终成就伟业;身残志坚,坚韧不拔最后成为一个行业的大家;一生付出,不求回报等等。

    既然人们喜欢看故事,那么就让他们看到自己创作艰辛的经过,看到自己在创作过程中的纠结和尝试。

    .........

    时间很快就到了带妆彩排这一天。

    陈敏昊彩排表演结束后,他抱着吉他对台下的工作人员和练习生们深深鞠了一躬。

    音乐是越过年龄,性别,国家和种族存在的。

    一首足够优秀的歌曲能在开口的一瞬间抓住所有观众的注意力,也能在短短的三四分钟用旋律挑动起观众的喜怒哀乐。

    台下练习生和工作人员沉默,没有一人开口说话。他们或是双眼微眯,或者眼圈泛红,被陈敏昊的自弹自唱带进了怅然的情绪。

    因为前几天练习生之间,一直流传的传言:陈敏昊的新歌非常难听,所以不少练习生们都是带些看笑话的态度来看陈敏昊的彩排的。但是没想到陈敏昊的表演完全超越所有人的预期,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开口说话。

    陈敏昊下台后,正在候场准备上台的练习生们,无一例外地都看着他,那种发自肺腑的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完全掩饰不住。

    声乐导师侯福金像魔障一样愣了一分钟。

    他对旁边节目的张导演说:“我想看这首歌创作的过程,节目组应该有录像吧。”

    张导演看到旁边的工作人员对他点点头后,他对侯福金说:“咱们一起去剪辑室看吧。原片是不能带出来的。”

    两人看陈敏昊的创作视频用了快进和跳过,但是看完之后也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节目组张导演深深吸了一口烟,问道:“你们做音乐的创作都这样吗?”

    侯福金看了被自己和张导塞满烟头的烟灰缸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但也不是。我自己创作确实也是像他这样不断试错,但是你知道吗?这个小兔崽子试错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方向特别明确,感觉每一次尝试都是往最后的结果靠近。”

    侯福金看见张导一脸懵逼,心想隔行如隔山,继续开口补充道:“就是类似石雕,这个小兔崽子在雕刻的时候,仿佛那个石雕已经在石头里面了,他做的就是把这个石雕从石头里取出来。这他妈就是创作的天赋。”

    “天赋啊。”张导演长叹一口气说道。

    他说完,摸了摸肚子,问道:“要不要一起吃点宵夜。”

    “走起。咱们一起喝几杯。”

    “对了,这首歌叫什么啊,陈敏昊在视频中和彩排的时候都没有说。”

    “这个小兔崽子好像真的没说。你不是节目组的导演嘛,你都不知道?”

    “兄弟,你不做导演你不清楚,导演的事情很多的,我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我明天问问我下面的工作人员吧。”

    “都不容易啊。”

    “算了,别说这个了,咱们小龙虾啤酒走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