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天后,艺考统考的本科合格线出来了,192分,去年的分数线高了12分,但是陈敏昊考了276分,足足超过合格线80分多分,报名北影和戏都绰绰有余。

    陈敏昊清楚,化课的提升,只能算是锦添花。而在北影和戏的校考取得出色的成绩,才是重之重。

    前段时间吴刚老师说过的话:“现在你的实力,考一个差不多点的学校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你志在北影或者戏这种顶级学校的话,挺难的。”还萦绕在陈敏昊心头。

    所以,对陈敏昊来说,当务之急是让自己的演技在短期之内,再有一个突破。

    陈敏昊原本的计划是观摩影帝们的一些经典片段,特别是影帝表演能触动到自己的地方。模仿他们的表演,从而汲取其精华。

    陈敏昊对着镜子演给自己看,把手机架在旁边,从而方便看自己的表演效果。

    然而收益甚微,一天下来,陈敏昊觉得自身的提高很小。

    他想来想去,觉得找个人来指点自己,远自己盲人摸象的效果好。

    吴刚老师说了他能教自己的东西很少,那么现在找其他戏的老师也差不多。盘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人脉,现在有实力能指点自己的人只有赵耀了。

    赵耀导演确实牛逼,不仅导演在行,从拍摄《并蒂莲》的过程,给几个演员说戏的情况来看,他虽然不是演员,但是指点自己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赵耀愿不愿意花时间在自己身,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因为害怕失败,而不去努力尝试,这不是陈敏昊的风格。

    ........

    北疆沙漠。

    《并蒂莲》一开播后,赵耀没闲下,立马跑到沙漠拍新的电影了。

    在沙漠拍戏,条件较艰苦,但是演员都较配合,所以拍摄进度还不错。但是电影的主题曲出了问题。原定的计划主题曲由自己的老搭档吴洪荣搞定,但是次自己鼓励吴洪荣自己组建工作室,招募新人歌手亲自培养后,吴洪荣没时间来给自己做歌曲了。

    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电影的主题曲好的话,一方面能为电影增色不少,另一方面,主题曲也可以作为一种非常有效的宣传手段。但是剧组的资金又非常有限,请不到名家来创作。

    头疼,是在不行只能将了。赵耀叹了一口气,排除杂念,开始画明天要拍摄镜头的分镜。

    “zzz~”,手机在震动。赵耀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是陈敏昊。

    赵耀接起电话后。

    陈敏昊知道赵导肯定忙,他没有过度寒暄,先恭喜了一下赵导后,直奔主题,说自己马要艺考了,但是演技遇到困境。

    如果陈敏昊只是个普通有潜力的新人演员,赵耀可能简单的提点两句应付过去了,能领悟多少看他自己。但是陈敏昊除了是个新人演员外,还是一个不错的歌手和创作者。

    他创作的《并蒂莲》主题曲《逍遥叹》为电视剧增色不少。前几天,他有一首歌,叫什么《甜甜的》,剧组很多小姑娘都在低声唱。

    赵耀原来让副导演打听了一下陈敏昊作词作曲在市场的报价,结果答案远超剧组预算,赵耀熄了找陈敏昊的想法。

    而现在送陈敏昊一个人情,主题曲让他打打折也未尝不可。

    心里想着这些,赵耀爽快地说:“那我和你说说我的理解吧。

    以你在《并蒂莲》的表演的角色为例子吧。很多人夸你演的好,但是在我看来,你演得还不够味道。

    因为你不没有见过萧望舒这个人,你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表演。这样下去,你下一个角色,你依旧要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表演,久而久之,你演的演员身都会有你自己的标签了。

    不是说这样做不好,而是你越这样做,你表演出来人物的味道越少。

    味道少是说,你去演一个乞丐,观众看到后觉得是陈敏昊变成乞丐了,而不是忘了你是陈敏昊,只记得你是乞丐。要演出味道,需要你对你演好的角色有充分的了解,你自己想象的成分越少,角色越真。”

    “你要去北影和戏校考了是吧。”赵耀冷哼一声,补充道:“那些学院派喜欢看学生们演社会小人物的艰辛,所以你最近过观察小人物是怎么生活,怎么工作的,如服务员、农民工、清洁工……

    不同身份的人,他们一言一行都是不同的。你先观摩观摩,有什么疑问或者想法,你再和我打电话。”

    一通电话,打了将近40分钟,

    不得不说赵耀这个导演还是够意思的,陈敏昊后悔没开录音。

    陈敏昊知道对方对自己这么好,日后可能有所求。但是在当今社会,不怕别人有求于自己,怕自己在别人眼里没价值。

    挂断电话后,陈敏昊深呼吸几口气,用笔把赵耀导演说的内容都记录下来。

    至于赵耀说的校考考核的重点,陈敏昊相信的。因为原来张老师教自己台词的时候,经常用西北饿肚子的农民,辍学在福士康打工的少年来考核自己。

    第二天一早,陈敏昊带着墨镜和口罩出门了。

    陈敏昊本来想去工地看看的,但是一方面工地不让自己进,另一方面,冬天大部分工地都停工了。

    陈敏昊选了一家名字叫“阁楼的猫”的咖啡馆,点了一杯卡布诺后,陈敏昊坐在角落看一个男服务生。

    整整一个午,陈敏昊都在看他,看他如何给人点单,看他如何收银,看到如何处理客人打碎的杯子还看他如何制止过度蹂躏猫咪的客人。

    咖啡店非常安静,陈敏昊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是康回。

    陈敏昊接起后,康回大声说道:

    “陈敏昊,你干嘛呢?”

    “有个狗仔给我发过来一组照片,说你在咖啡店盯着一个男服务员看,还看了一午。狗仔说还拍了视频,如果不给钱的话,他把视频发出去,说你是基佬,在咖啡店盯着一个男性俊朗的服务员看了一午。”

    陈敏昊下意识环顾了一圈四周,自己座位的斜对角竟然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年男性,嚣张地向自己挥了挥手。

    陈敏昊走到咖啡厅的洗手间,压低了声音,耐心地解释了:自己给赵导打电话请求帮助,然后赵导给自己详细指点,所以自己才在咖啡店看男服务员的一举一动。

    康回的声音转怒为喜,“赵导这么忙,还愿意给你这么详细的指点。说明他还看好你,好了,我知道了,你继续安心观摩吧。狗仔的事情我来搞定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