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要出租自己 > 第24章 好心当成驴肝肺
    “什么情况?”林小易下意识道。

    “我先跟你说说事情的经过吧!”男警察道:“早,这个女孩拿着一个身份证号,说是这个人把她侵犯了,我们查了这个身份证的信息,结果发现那个身份证是你,林小易,所以给你打了个电话,和你了解一下情况。”

    “我侵犯她?”林小易无语了。

    “先让她说一下情况吧!”男警察摆了摆手,示意林小易先不要说话:“你说说你遇见的事情。”

    “我昨天晚喝醉酒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女孩小声道:“……今天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一家酒店里,我的衣服被人脱了,下面……很疼,还流了血……我意识到被人侵犯了……”

    听到女孩的叙述,林小易惊呆了。

    他正想反驳的时候,又被方以晗制止了。

    “先让她把话说完。”方以晗表情微冷,隐隐还有一丝厌恶的神情,和昨天笑嘻嘻的她判若两人。

    她这态度的转变,让林小易觉得,她是把自己当抢奸犯了。

    她是女人,更容易带入女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对抢奸犯的厌恶程度肯定男人更强。

    他们肯定已经向女孩了解过了情况,现在只是让女孩再把事情和自己这个“当事人”说一遍。

    “我当时很害怕,我在房间里哭了一会儿……我本来想这么算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不想让很多人知道,可是……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得找到他,所以……最后我下楼去了酒店前台,要了开房信息,找到了他的身份证,然后来了这里报警,希望你们能找到他。”

    “我可以说话了吗?”林小易问道。

    “说吧!”男警察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昨晚我给她开了房间离开了,咱们在酒店门口还有遇见。”

    “是的。”方以晗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道:“但是并不能排除你后来又回去了。”

    “我之后回家看世界杯了,我有人证,跟我合租的朋友能证明。”

    “你到家的时间是几点?”

    林小易想了一下:“我没有看时间,不过当时赛还没正式开始,在奏巴西的国歌,所以应该是1:57分左右。”

    “你和朋友一直看到赛结束?”

    “对,差不多到凌晨四点了。”

    “她是早七点钟醒来的,这间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这还真要赖我了?我靠你们不会调酒店监控吗?”林小易无语了。

    “我昨天说了,她那个房间是监控死角。”

    “电梯里有监控啊!”

    “你可以不走电梯啊!”

    “……你这认定是我了吗?”

    “你的嫌疑确实最大。”方以晗面无波澜地道。

    “我走的时候连房卡都没拿,我怎么回去?”

    “这个问题谁能证明呢?”

    “那她说的话能证明是真的吗?”

    “你什么意思……”女孩顿时又哭出了声:“没有哪个女孩原因承认自己被侵犯了……我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女孩哭得很伤心,单看她如今的状态,的确是伤心欲绝。

    如果这是演的,那演技真厉害了。

    “我们确实从床单发现了血迹。”方以晗补充道。

    “那可能是……后来有人进了酒店,你们有没有怀疑是酒店的员工呢?”林小易问道。

    “这些我们会继续调查,但你的嫌疑确实是最大。”

    “我特么好心做了件好事,结果现在成嫌疑犯了,这以后谁还敢做好事啊!怪不得这社会好人越来越少。”

    “如果不是你做的,我们会还你清白的,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什么休息一下?说得好听,不是拘留我吗?”林小易皱了下眉头。

    “没错。”方以晗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不是……我还有事情,你们要真能查出是我做的,我再回来配合行不行?”

    “肯定不行,走吧!”

    “靠……以后我再也不做好事了,能躲多远躲多远。”林小易气得真想要骂人:“我现在看到你恶心,长这么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没脑子?”

    方以晗微蹙了下秀眉,居然说自己恶心还没脑子,举起拳头佯装要揍林小易。

    “你还想揍我啊?我告诉你,你这样的我能打十个!”

    方以晗深吸了口气,在这里打人还是不方便的,她把林小易拉到拘留室推了进去,顺便没收了他的手机。

    “哎哟……兄弟,你也来啦!”

    拘留室里,此时正是昨晚那三个家伙,一看到林小易,三人不由幸灾乐祸起来。

    “你个捡尸的,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哈哈哈……嘶嘶……哎呦疼……”男子急忙捂住了被林小易打的红肿的嘴角。

    “兄弟,你怎么不嘚瑟了啊?”

    林小易冷着脸抡起拳头作势要去揍他们,三人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想来昨晚的林小易已经给他们留下了心里阴影。

    “我……我警告你,这里可是警察局,你敢打人试试!”

    林小易哼了一声,也不搭理他们,拉了个椅子坐下。

    只是越想越郁闷,好心当成驴肝肺,还惹一身骚。

    一直到了午,拘留室的门才被打开了,方以晗走了进来。

    林小易撇了撇嘴,看都懒得看她。

    “可以开饭了?”其一个男子问道。

    “咳……林小易你出来吧!”方以晗轻咳一声道。

    “他怎么了?是不是已经定了?”男子急忙问道。

    “他没事了,已经查清楚了,可以走了。”

    闻言,三个男子不由郁闷起来,我们还在里面呆着呢!他怎么没事了呢?

    方以晗继续道:“王桥,宋明义,你们两个在一个醉酒捡尸案的卷宗监控照片里出现过,我们一直在找你们呢!现在是不是该自己招了?”

    另一个人笑着松了口气:“那我呢?是不是和这个林小易一样可以走了?”

    “你先别着急,你在两个类似案子的卷宗里都出现过。”方以晗毫不掩饰鄙夷厌恶的眼神。

    “噗……”林小易忍不住笑出了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