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章 山河
    陈沐一辈子都没感受过什么叫吃了顿没下顿,突然遇到这种情况让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生活要继续,他得想办法赚点钱。似乎穿越者赚钱总是容易的,可望着米缸陈沐觉得自己满脑袋浆糊,他知道很多东西,他有超越这个世界几百年的见识,可他会什么?

    陈沐想了想,他会炒菜,虽然未必能得当世知名的厨人,但开一家酒楼带自己那个时代的营销理念生意必然不会太差。可他是个军户,这个相对低下的身份让他在没有战事或派遣便无法离开清远卫所,更不必说自己出门做生意了;他知道小高炉炼钢,见鬼的是记忆告诉他卫所里有几座高炉。他当过兵懂些枪械保养,可会拆枪保养并不意味着会造枪……他不会拉膛线,更不知道怎么做底火,何况这时代全世界都在用黑火药,无烟火药、定装弹药怎么造?

    鬼知道!

    或许唯一能在短时间让他利用的知识,是土法制硝。

    并不是那种造茅厕造硝的方法,那是需要几年积累才能制出一次的方法,他需要短时间完成初步积累,用岩洞现成的硝土去熬。岩洞熬硝还是他小时候爷爷经常讲给他的故事,陈沐的爷爷经历战争年代,八岁跟长辈进岩洞,直到七十年代洋硝大量进入国内市场,土硝才没了出路,不过这方法倒是让陈沐记在脑海,每道工序都印象深刻。

    虽说是解放后的土法,却也要古代集室内潮气成硝要高明一些,主要是用岩洞积累千年万年的硝土一朝熬成,产量极大,几个人半年出死力气能熬出一万斤洞硝,转手卖出便可赚千两银子。

    千两银子,放在哪儿都足够令人疯狂。

    作为军户,而且是独门独户的军户,陈沐基本没有见到银两的机会,即使有,那也是别人手里的银子,与他无关。他月俸禄为三石糙米,依照今年的米价一石六百三十,如果能熬出几百斤白货硝粉卖出一千几百两银子,买回米来,是他一百年的俸禄!

    戚继光的兵在福建杀倭寇,一个倭寇甲首朝廷给出三十两赏银;清远卫近年太平,过去父辈人杀山贼以头颅换赏钱,也才能得八两。

    杀人的钱,是那么好挣的吗?

    “哥,米送回去了,浑家不能下地,不然要当面来谢你。”陈沐正想着挖洞硝的事该如何操作,便听漏着风的屋门被推开,邵廷达高大的身影迈步进来,脸还带着厚重的谢意,穿着窝窝囊囊的大袄拉过凳子还未坐下便道:“有啥事你说,俺一定给你办好!”

    陈沐见兄弟来了,便不再去想,洞硝是一定要制,但不是现在。头脑里记忆时清醒时而糊涂,再加过去记忆带来的时空错位感对他造成的影响,他要先弄明白自己所处的明朝卫所究竟是什么情况,否则心里一直带着不安与忐忑,什么正事都别想干!

    他将屋门掩,这才开门见山地道:“近日不知怎么头昏脑胀,忘了许多事,你知不知道卫所附近有什么临近水源的山洞,最好是洞里有死水的。”

    “清城北边有啊,咱小时候老去里头玩,地还有辣土,你拿那玩意儿混着干粮让俺吃,辣得直哭!”邵廷达惊讶无,喊道:“这你都不记得了?”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一听兄弟说是辣土,陈沐面露喜色又很快收敛,但翘的嘴角怎么都掩不住心头的喜意。爷爷说过,硝土分酸甜苦辣,酸甜最差、辣的品味最好。接着正色对邵廷达道:“改天你带我去看看,说不定能在洞里做些事。”

    尽管爷爷当年讲这过程不下十遍,他听得耳朵都长茧,毕竟没亲手做过,陈沐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能不能做成。做成之前,不能许诺。

    “这有啥难的,等咱们旗轮守城,下值便带你去。”军户无事不能出卫所,他们的活动范围在清远城近郊一带,若去山洞没马夜里肯定回不来,只能等轮到他们守城。军户耕田与轮值是二八分,整个卫所两成旗丁入城当值守城、巡逻,八成军户耕田。在清远卫,便是按百户部下十个小旗分配。

    说到这儿,邵廷达想起什么,腆着脸有些不好意思道:“沐哥,你跟白百户说得话,要不问问今年咱是轮值守备清远城还是下地耕种?咱这六个人,收十二人的田,累死都收不好稻。”

    清远县外到处都是清远卫的地,分散于各个百户所军户耕作。过去军户耕作的多,收成刨去缴朝廷还能留下不少富余,但那时朱元璋立国时候的老黄历了。如今卫所高官私田越来越多、官田越来越少,同样的土地同样由军户耕作,累死累活收成刚刚够缴朝廷,日子过得艰难,便有了逃户。

    军户逃走,同样的田地由更少的人耕作,留下的人便活的愈来愈似猪牛,耕不动的官田荒了都不怕,官的私田却是一定要耕作好。长此以往,卫所军户名为官军实为农奴,也不是虚言。

    不过要说到收割稻田,陈沐或许还有点别的方法,不过这需要有个匠人才行。

    邵廷达是最不愿意下地耕作的,在陈沐断断续续的记忆里,往年邵廷达一家能干活的都下地,累死累活他们小旗才能不违农时。今年他老婆生娃,老人又年老体衰,“唉!”邵廷达长长地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两年沿海到处闹倭寇,那些个高高在的将军用亲兵、用募兵,咱这些世兵成日耕田耕田,连兵都不练,苦日子啥时候才到头!”

    “嗯?你说什么……苦日子何时到头?”陈沐走神了,并没听见邵廷达的长吁短叹,即便听见了也不在乎,他只是瞪着眼睛扬起嘴角对五大三粗的兄弟道:“你说我和白百户能说话?那咱们兄弟的苦日子,快到头了!”

    百户白元洁,字静臣。这个人,陈沐两辈子都认识他!

    注:白元洁将军曾参与万历援朝之战,抗击日军并在海战获胜,不要说不合时宜的话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