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章 行刑
    在另一个时代,陈沐去过清远,他有个白氏的大学室友,带他去那里的水东白氏宗祠。 在他的言语轰炸让陈沐对其**奉的白氏祖先记忆犹新。明朝第一位是洪武年间的白廷用,授昭武将军、福建后卫指挥使,世荫清远卫百户;而明朝第二位,便是白元洁,都督同知、广东都指挥使,世荫清远卫指挥使,以骁勇善战享誉岭南,后北抗倭参与露梁海战,焚烧倭船百余艘,在功勋簿写下光辉一笔。

    现在的白元洁,是陈沐越过总旗面的顶头司,清远卫百户。年岁与陈沐差不多都很年轻,不过记忆有良好家世的世袭百户学识教养,可要他们这些穷军户好太多!在陈沐眼,这是一条不会沉没且近在眼前的金大腿!

    大腿并不难抱,难的是如何在大腿还瘦小时便发现能够成为大腿的潜质。这道最难的工序被熟知风口浪尖的陈沐跳过,自然心情好到无边。

    邵廷达对陈沐欢天喜地有所不解,不过接着疑问被陈沐一语带过,又向他问起家乡的情况。刚过二十岁的邵廷达的心态对这个年龄着实苍老许多,即便身材孔武有力却连连叹气,脸愁苦地像个坏了收成的老农,尤其在提到家乡时。

    “今年沿海千里传警,咱月港更是如此。”邵廷达有些焦躁地抬起脏兮兮的手指挠着头发,显得极为不安,“听说戚将军在福建打了胜仗,可也没个信儿过来,这不急死人了!”

    月港,陈沐母亲的邵氏宗族都在福建月港,整个村落都姓邵,说好听点是耕读传家,但陈沐的记忆里只有论辈分该叫外祖的族长是体面大方的读书人,但后代舅爷们没谁读书成才,大多是农户或是商贾,有屠户有商人,只是生活水平大多一般。方说邵廷达的父亲过去是农户,后来因一条鞭法苦了农人,便将家田卖去开了药铺。族有公门差役便也少不了——倭寇。

    陈沐过来才知道,这个时代的倭寇或者说亚洲海盗,主体居然是明人,大多都是沿海穷苦人家或海禁前从事贸易的正经海商,海禁之后大多便成了亦贼亦商的海盗。因贸易方便而日本正在战国时代战乱频繁,他们盘踞在长崎一带海岛,雇佣失去大名的流浪武士,穿日本人的服装用日本人的战船,故而便被称为倭寇。

    寇是真寇,倭却未必是真倭。

    这也在某种程度影响了朝廷对倭寇的绞杀,乡人宗族沾亲带故,倭寇在沿海来去如风,卫所兵不愿出死力气讨伐,无法避免通风报信,倭寇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反倒朝廷军队在乡野不受欢迎,算卫所兵不是如此军纪松弛,也定然是败多胜少。

    所以朝廷剿倭对邵廷达来说,是胜了不好,有亲族兄弟会死;败了不好,倭寇流窜不是好事;不剿更不好,倭寇会危害乡里。

    既然不论如何都不算好事,索性便不去想,只像是热锅的蚂蚁,焦躁非常地等着口信。

    兄弟俩正在屋里闲聊,便听屋外乱糟糟,有少年奔走叫喊声由远及近,“陈小旗,陈小旗!百户有令,召集旗丁!”

    听着声音,一个邵廷达看去还要落魄的半大小子便推开屋门,虚头八脑地探着脑袋有些惊恐却又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瞪大眼睛,单薄衣衫在春月不御寒风,冻得红肿好似小萝卜的手指撑着膝盖大喘出两口粗气,这才大声道:“老瘸子被抓回来啦!”

    这半大小子便是陈沐旗下第‘五个半’人,长得还没一柄双手倭刀高,名叫魏八郎。他爹是卫所的老旗丁,早年在乡里杀了人,作为囚犯被充军过来的,没读过书也不会起名,因为他是第八个孩子叫八郎,前七个都早夭,官配的婆娘也疯了,生下他没多久病死,本以为这体弱多病的八郎也活不成,没曾想他爹都死了他还活着,作为军户仅剩的余丁,便被充作正丁。

    “老瘸子被抓回来,沐哥。”邵廷达瞪大眼睛看着陈沐,眼底带着惊骇,语气却是叹息,“这是他逃第三次了!”

    没人知道老瘸子真名叫什么,不在一个总旗下,相互之间也不熟,只知道他被充军流放到清远以前是贵阳府那边的卫所军户。土司反叛时不敢打仗,做了逃兵,没逃出多远被捉回去,依照明律杖责八十,继续服役;没过多久养好了伤便逃了第二次,被杖责一百,流放到广东府清远卫来。

    陈沐脑海里还有本主对老瘸子刚被押来时的记忆,打瘸的右腿伤口因岭南炎热的天气发炎生蛆,躺了好几个月命硬没死,前一段又逃了,可他一个年近半百的瘸子,又能逃多远呢?

    “第三次——”陈沐口喃喃,心在胸膛里跳得砰砰响,哪怕知道自己到这个时代便早晚要面临这样的情景,可那不过是想当然,真到事才知道终究没有做足准备,“明律,逃军三次,绞死!”

    邵廷达与魏八郎似乎已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八郎告知了陈沐,又一溜小跑地去喊其他军户。在邵廷达的侍候下换罩甲鸳鸯袄挂腰刀,陈沐转眼便有了军头的模样气派走在当先。到卫所边沿属他们百户的演武场时已经零零散散站了三四十人,散乱的队列不能吸引他的目光,陈沐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演武场搭起的木架高台的人。

    卫所里都叫那个人老瘸子,看去被抓捕时遭到毒打的模样,披头散发跪伏在地,身捆着绳索五花大绑。在他旁边身着华丽布面铁甲宣读处置命令的年轻武官是百户白元洁,身材高大健硕,腰间挎雁翎单刀,颧骨突出声音洪亮。

    除了他们二人,周围还有几个白氏亲兵,不论剽悍的体形还是明亮的衣甲,都要远远强于下面这些卫所军户。

    陈沐站在队前,领着旗下六个旗丁,昂首瞪大眼睛看着高台,哪怕近在咫尺却也听不见白元洁究竟在读些什么,视野里一切刹那都失去彩色,除了自己怦怦跳的心他什么都听不到,只是微微长着嘴巴大口呼吸,却更令他口干舌燥。

    随着套索在老瘸子脖颈扎实,束缚的人突然像疯了一样折腾起来,白元洁大手挥下,有人扳下木片,‘腾’地一声老瘸子脚下的木板陷空,绳子便将他吊起在半空。也一会时间,棉裤角殷着血淋淋的腿抽搐几下,脖子一歪,所有的声音所有的色彩仿佛猛地再度撞进陈沐的世界里。

    “呕……”

    他听见老瘸子死后口低沉而昂长的倒气声,回过神来,邵廷达司空见惯,在他耳边轻笑,“老瘸子人不坏,嘿,可惜了!”

    陈沐猛地回过头,侧脸连着半个颈子寒毛根根炸立。再转回抬起脸来,耀目的日光让他遍体生寒,白元洁扫视的目光最后停在他的脸,对目光,百户便咧开了嘴,惨兮兮的笑容里,露出森森白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