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章 试射
    铳长不过一米,修饰得当的木柄没有多余装饰,原始的扳机与火绳都带给陈沐一种参观古董的感受,哪怕铳管锈迹斑斑,拿在手依然可以清晰感受短铳的质量扎实。

    陈沐猜测,这柄鸟铳应当是二十多年前由明国海盗汪直带葡萄牙人的西洋铳传入倭国后倭人自行仿制的种子岛铳,在海对面的日本列岛被称作‘铁炮’,因射速、天气受限等原因还未受到太大重视,但十年之内将会大规模武装各地割据大名的军队,成为作战的坚力量。

    也许是得陇望蜀的心态作怪,起手朝思暮想的鸟铳,陈沐更多注意力放在白氏亲兵的坐骑,那是一匹看去较为低矮的劣马,肩高一米多点,但马的骑手身量也不似邵廷达这般高大,倒也相得益彰。骑手将鸟铳交与陈沐后也不和他客套,翻身马便扬鞭离去,留下乡间道一路土龙卷起,却让陈沐眼炙热。

    威风!

    照常理去想,开惯了轿车的人怎么会觉得乡间小路骑一匹混着北方种的劣马威风?可还真不是这样,优越感是较出来的,身边人都开路虎自然不会觉得亚迪威风,可如果身边都是‘腿儿着’的呢?

    开个桑塔纳都觉得威风啊!

    “呸!含鸟猢狲!傲个什么。”在田间地头拄着耙子的邵廷达远远瞧见陈沐被马蹄子扬起的尘土盖得灰头土脸,脏话蹦着出口来,边骂边撂下耙子朝这边三两步翻田垄,“沐哥别与那傻**斗气,连话都不会说的呆逼……这是百户与哥哥的鸟铳?放一铳让兄弟听个响,这写的什么?俺去叫说书匠来认认字!”

    旗下说书匠名叫石岐,嘉靖三年生人,虽然也是四十来岁正当年,但身形瘦弱体态矮小,所以陈沐昨日并未拿他算作屯田主力,但若遇到争斗,反倒应是一把好手。谁也想象不到,这个过去在南直隶宁国府城外茶馆说书的落第书生,是因为杀人大罪被充军千里,沦落到广东都司清远卫做个军户。

    书生话少,不论他有什么本事,哪怕陈沐想要接触这样的人为自己将来保驾护航,现在心底里也还是对杀人犯多有抵触,旋即摆手叫住风风火火的邵廷达,指着铳柄刻出的字样道:“我没和他斗气,早晚有天我会骑他更高更健的大马。你不必去叫书生了,这几个字我认得。”

    见陈沐一脸厌恶的表情,邵廷达舔着嘴唇问道:“这刻的什么玩意儿歪歪扭扭的?”

    “八幡,大菩萨。”这具身体的主人虽然被卫所的先生教过,但并不认得太多字,不过因明字与繁体相近,反倒现在的陈沐能够连读带猜读懂大部分字,而铳柄的倭字,自然也能读懂,因为这基本是明字,“这是倭寇用过的火铳,他们是八幡海贼。”

    八幡海贼的正规名字为熊野水军,这些盘踞在伊势半岛熊野地方国人众组成的水军因快船悬挂八幡大菩萨旗而得名。在明朝海域活动的倭寇占有相当部分,他们的快船也被明人称作八幡船。

    陈沐手这柄短铳木柄便歪歪扭扭地刻着八幡大菩萨的字样,很难想象这只漂洋过海的异国火器究竟兜转了几个主人才落到他的手。

    “又是狗攮的倭寇!”邵廷达不知什么八幡九幡的,只是挠着头随口骂两句,随后颇为担忧地道:“倭寇的刀都不经用,他们的铳,沐哥你可要小心些。”

    陈沐掂量着鸟铳,不过一米长却有**斤的重量,铳管很厚,看去结实耐用,倒也不太担心会炸膛,只是攥着通条疏通铳管,有些意外地随口对邵廷达问道:“倭刀又亮又快,应当很好用才是,怎么会不堪用?”

    白元洁说过,陈沐原主人会使铳,陈沐提着火铳便知道这种火绳枪应当如何使用,只是动作间显得生疏,显然过去的陈沐像这样的鸟铳也没正经使过几回,不过只要他知道该怎么使行了,至于熟练,陈沐今后有的是机会熟练。

    “倭刀啊,俺是听卫所军匠说的,倭人进贡倭刀两船九万把,流入贾人市集手的都不是什么好刀,至于从倭寇那缴获的更烂了,根本劈不几次断。要说好刀也有,备前、山城都是好刀,可俺听说那市面贵得很,不是咱能用的。”邵廷达说着拍拍腰间悬挂刀柄生锈的雁翎刀咧嘴笑道:“能杀人的便是好刀,不是说倭人的所有刀都是好的,不信兄长去军匠那问问,兴许一石米能换来把倭刀,他们那有,俺见过。”

    陈沐点头轻笑,叫魏八郎跑出三十步立个木牌。他也觉得邵廷达说的在理,哪儿都有好刀劣刀,即便冶铁工艺有所差别,也无法决定明刀与倭刀的优劣。真正造成明刀不敌倭刀的,是刀型制式而非刀身精良……明国单刀,哪儿能得双手野太刀?

    明朝的弊病,早在千年前的先人便说过: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这鸟铳在卫所库房封存至少半年,枪管内里的锈迹让陈沐用通条捅了半天,还不时有锈屑倒出,好不容易清理干净,塞进子药、铅丸压实,引燃绑在小臂的火绳,准备射击,却见远处魏八郎立好木牌像个小傻子捂着耳朵立在木牌旁边等着听响。

    “还真信得过陈某,快把他叫过来!”让大嗓门的邵廷达喊魏八郎回来,陈沐没好气地吹着发梢,“谁知道这铳准不准,万一歪了本小旗可剩五个旗丁了。”

    等魏八郎从对面跑过来,还没来得及捂耳朵,听见一声巨响。

    “砰!”

    铳口喷出巨大的烟雾,铅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出,准确地躲过靶子,不知飞去哪里。

    陈沐并不气馁,接连打出十数弹,命的几率也越来越大,当他在傍晚将厚实的木板扎在五十步外并命边缘时,那颗铅弹穿透木片,并击碎木板一角,他才终于欢呼着叫了起来。

    他总算学会这个时代的远程兵器该如何使用了!

    注:呆逼——出自元曲《李素兰风月玉壶春》,原话是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