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章 上路
    转眼几日过去,陈沐在卫所耕田练兵做得风生水起,旗下几人都熟悉了他的队列与战阵,每日抽出多半个时辰操练虽然时日尚短没太大成效,虽然军卒总是叫唤饿,但队列站出来总归不练像那么回事一点。白元洁也抽空过来看了一眼,倒没来和陈沐说什么,是远远地在田垄看了看他们操练,接着便向别的地方去了。

    陈沐后知后觉,也拿不准白元洁是什么意思。没过几日,便有白氏亲兵过来给他传话,要准备启程,让他把旗下六个旗丁都带。

    家仅余的糙米早被陈沐吃完,腆着脸从百户所衙门弄了点米回去,又都交与邵廷达的浑家给炒作军粮以供路食用。临行前一日陈小旗饿得头晕眼花,可左近旗下诸丁日子过得都不容易,便也没打他们的主意。来到这个世界十余日不曾食过肉味,馋的口津液遍生,索性扛着鸟铳走出卫所本想出去猎些野味,怎料走了二里地瞧见只兔子却放了空枪,一时间飞鸟被惊得尽数飞远,兔走狐奔一无所获。

    幸得回卫所的路在别人家后院地里觅得野菜一束,又拾了几颗浆果,回家收拾缸底细碎米粒混水放着盐熬两大碗羹,虽说味道诡异却到底吃了半饱,肚儿里有东西,这才得以安眠。

    陈沐在梦里赚了很多银子,专门雇个厨子给自己做肉吃,做一盘倒一盘!梦的最后突然出现个皇帝要把他株连九族,因为——我大明武官不得经商!

    待到次日,早吓得满身冷汗的陈沐在魏八郎的侍奉下洗净脸面,打满水囊,便让小八郎前去跑腿召集旗丁各个穿得整整齐齐,带着军粮收拾兵甲,一同前往卫所外大道等待白元洁。

    路陈沐还想着,这梦里不是放屁么,谁说明朝官员不能经商了!

    卫所外等待的不仅只有他们,早有另一小旗人马等在外面。起陈沐旗下的这几个歪瓜裂枣,人家这个小旗看去要好得多了,算小旗十一个人都在不说,还有两匹驮马,旗下军户精神状态也都还不错。

    这些军户见到陈沐等人都没说什么,一个卫所低头不见抬头见,军户之间大多都有个一面之缘,因旗官在场只是眼神交流或点点头便算打过招呼。倒是他们的小旗官见到陈沐,笑着走前来说道:“你是陈小旗吧,近日总听人说起你在城外田地里习铳,我是王百户部下小旗张永寿,见过!”

    张永寿看去年岁与陈沐相仿,不过衣着打扮可不像陈小旗这么寒酸,尽管身都穿着赤色鸳鸯战袄,但腰间悬着一块玉佩,足蹬一双精皮薄底儿快靴,再加唇红齿白生得偏像贵公子,让陈小旗不禁有些自惭形秽,倒是对他生出不少好感,点头应下笑道:“见过张小旗,在下白百户部下陈沐。王百户此次也要同去广州府?”

    张永寿并未回应陈沐这句话,倒是笑着看向陈沐身后以高低站成队列的六个旗丁,对陈沐说道:“陈小旗练兵有道,此次前往广州府路相互扶持,还要仰仗小旗照顾。”

    正说着,卫所方向的路便传来马蹄声,陈沐转头望去便见白元洁骑在一匹健马奔驰而来,其后跟随四个白氏亲兵也都各个骑马,还有两个从人一同赶着一架马车,一同前来显得颇有声势。

    见到张永寿的小旗,让陈沐对失望的大明王朝突然又平添了些许希望,看样子他的小旗出现这种减员的状况应当只是个例,若是如此虽说卫所稍有废弛,但应当也还不算坏。否则要是各个小旗都似他这般,十个人的员额只有六个,那一个卫所五千六百人的员额岂不是只剩三千老弱病残?

    不过白元洁过来一开口便打消了陈沐的想法,“你们两个见过了?永寿,这便是兄长与你说过的陈沐陈二郎,所多有传闻那个喜爱田间操持火器不务正业的小旗是他。”

    向张永寿介绍了陈沐,白元洁这才转过头来对陈沐道:“这是张小旗,祖做过咱们清远卫指挥使,清远城隍庙西凤凰街那座指挥使卫衙是他祖修的。等咱们从广州府回来他可能升任总旗了,路相互照应着。”

    听到白元洁的话,张永寿矜持地笑笑,道:“祖的事早过去好几十年,都快没人记得了,劳烦静臣兄还记得。陈兄不必多虑,此去广州府尚需七八日脚程,那咱们路?”

    众人启程,只是张永寿又从他的旗丁那牵来一匹马给陈沐代步,几人骑马缓行,十几个旗丁则在车马前后护卫着踏前往广州府的路。

    虽说是不必多虑,可陈沐哪儿能不多虑?原以为大家都是白元洁的护卫,闹半天张永寿族也与武略将军莫朝玉有旧,合着这次是白元洁带着张永寿前去吊唁,唯独他是个护卫……这有点尴尬了。

    要不说有时候心思多的人活着不快乐,像邵廷达这种马大哈完全没有陈沐的困扰,一路引路在前可别提有多高兴了,明知道赶路二百里地却还像春游般松快的心性也真是让人羡慕。

    不过好在张永寿的性格极好,健谈又不目无人,一路交谈倒也愉快,让陈沐在半日里他与白元洁的交谈将他的家世差不多弄清楚。张永寿始祖张琳是徐达的参赞军务,到张贵则官拜清远卫指挥使,不过后来张氏家道落,族人有的去别的地方,有的试图读书科举做官,再也没出现过清远卫指挥使这样的三品大员。

    此次张永寿前往广州府,一是为了吊唁武略将军莫朝玉,二便是为了去广州府拜见亲族。

    其实说来,是为了跑官。

    至于白元洁要把陈沐带在身边也是两个意思,一来是为了让陈沐的小旗加以历练,将来若有立功的机会手边有可用之人,二来也是想让较亲信的陈沐多见见世面,总呆在卫所里也不是个事。

    一路走得是极为轻松,日行三四十里也不算太过辛劳,何况白元洁的马车也让随行旗丁放置粮食水囊等物,道途不算艰难。不过待到距广州府尚有八十里的黑岭一带,白元洁却紧张起来,一路催促他们尽快通过。

    “黑岭近日有道途商旅被劫,广州府曾发兵多次却不曾寻觅贼踪,陈二郎,让旗丁都拿好兵器小心赶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