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九章 乌合【早上好呀穿越者!】
    好的不灵,坏的灵。

    白元洁一路想着不要遇匪徒,可偏偏他们一行在路紧赶慢赶,过黑岭时还是拖沓到了天色已暗,到底是要夜宿岭间,这让众人心都带着紧张。

    众人在黑岭寻了一处山坳拴好车马地扎营,点起篝火坐到一旁吃些干粮,张永寿看众人如临大敌的模样不以为然地笑道:“要我说诸位不必如此惊慌,那遇袭的商贾不过十余人还尚有逃出去的伴当,我等一行二十人,各个携带兵器连鸟铳都有四,不,五杆,难道还会怕了区区山匪?”

    白元洁没有说话,陈沐笑道:“张小旗说的有道理,不过不怕归不怕,应有防备还是要的。”

    陈沐对张永寿挺有好感,不过单听他这话,料想将来其将来在武官仕途未必能有多少建树。其实如今一行人多多少少心里都带着警惕,偏偏张永寿没半点警惕,他那一小旗的旗丁也都围着篝火没半点防备。白元洁是真警惕,连这处驻防营地都是他选出来最好布置防备的地方,三面都是石头,即便夜晚遇袭也只需要防备前面一个出口够了。

    至于陈沐?陈沐是假警惕,真害怕。

    出发前往广州府时他还尚未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只觉得一路即便遇匪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狭路相逢依照他操练的阵形糊弄着冲杀过去算了。可正等事到临头,哪怕还没遇见匪徒,单是想想便让他知道一切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以谋财害命为职业杀人不眨眼的匪徒?

    即使有过从军经历,陈沐不是神经病也不是疯子,不害怕是假的。

    吃过干粮开始值夜,手底下六个旗丁都得了陈沐的嘱咐,连睡觉铺开的毛毡子都依照阵形为了突然遇袭能保持阵形直接投入战斗。尤其是邵廷达与魏八郎,心腹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这才让他能安心睡过去。

    众人都是紧张兮兮熬到很晚才睡去,包括白元洁在内一众尽管都是军户,可承平已久没有谁真的经历过战事,倒是石岐与张永寿旗下的两个旗丁及四个白氏家兵稍显镇定……他们才是真正杀过人的狠角色。

    夜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将陈沐唤醒,睁开眼便见昏暗的篝火映照着邵廷达的手在自己身推来推去,陈沐张口刚想说话便被捂住嘴巴,听邵廷达小声说道:“沐哥,林子里有人,别出声!”

    一句话将陈沐昏沉的头脑陡然清醒过来,浑身骤然紧绷,接着便见邵廷达伏低了身子捉刀在手,脸没有平日里那憨傻模样反而满是凶悍,目光透着危险望向密林。顺着邵廷达目光的方向,陈沐趴着便见到睡前白元洁布置在营地边沿的三堆篝火,间的篝火因无人添柴已经熄灭,两侧的篝火也光亮昏暗,映照着密林,但在陈沐眼并未见到有丝毫风吹草动。

    尽管不解,但看邵廷达的模样不似作伪,陈沐小心翼翼地将火铳放到身旁,又一手捂着魏八郎的嘴轻声叫醒他,接着转头望向白元洁的方向,居然发现白元洁侧身躺着也已经醒了,见他望过来,谨慎地点点头,握着拳头随后做出十四的手势,令陈沐心惊不已。

    十四是什么意思,白元洁发现有十四个盗匪?

    魏八郎醒了,听到陈沐的话瞪大了两只眼睛,不过这个半大小子什么都不懂,陈沐在他眼只能看到像那天对老瘸子行刑时一样的惊恐里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仿佛过了今天他是个真正的男人了一般。

    “待会别乱动,躲在后面给我鸟铳里装子药,听到没。”

    要不说死小孩傻,不停地点头好像陈沐说要给他的不是鸟铳而是糖豆一般。这小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不得不说,虽然陈沐一直觉得小八郎傻,但魏八郎的表现确实陈沐要好不少。

    白元洁醒的陈沐要早,自幼习武与家传的训练让他旁人睡眠要轻一些,何况露宿野外本让他休息带着警惕。尽管他仍然躺在那没动,但已经打发一名白氏亲兵借着马车的掩护去唤醒张永寿旗下的那几个火铳手,以期在稍后能拉出第二道防线。

    从他们休息时睡觉的方位便能看出白元洁的布置,陈沐小旗七人在最外侧,间是白元洁与四个亲兵,在最里面是张永寿小旗十一个人,他们与白元洁间,则放着马车,两侧拴着马匹。

    拿陈爷当盾牌使呢!

    陈沐这边没见什么动作,邵廷达悄悄叫醒一旁的石岐、陈冠时,陈沐盯着密林的目光终于发现灌木丛哗啦啦地动起来,后面确实有时隐时现的人影,才刚端起鸟铳便听身后发出叫喊。

    “贼人?贼人在哪!”

    一声惊叫,是张永寿旗下的旗丁惊醒发出的喊声,接着林间便有箭矢射过来,几个衣衫褴褛的身影便跃出灌木叫喊着举着刀剑冲杀出来,骤然间身前身后乱作一团,有枪响与惨叫从身后传来!

    “砰!”

    “啊!”

    刹那间马车后乱作一团,有个火手被钉在马车的箭矢吓到惊慌失措扣动扳机,接着火铳便打在身边同袍身,造成更大的混乱。

    陈沐顾不得身后发生的乱象,白元洁的亲兵已经在马车旁引弓射击这些冲过来的盗匪,邵廷达提着蒙皮木盾与锈迹斑斑的雁翎刀护在陈沐身前筋肉紧绷,魏八郎则腾地一下从毛毡子跃起到他身后飞快地打燃火镰满脸兴奋地举着火绳递给陈沐;两侧已经乱作一团,缺了手指头的陈冠也缺了胆气,丢下长矛抱着脑袋朝拴马的地方跑,石岐举着木矛朝陈沐凑过来,没来得及被叫醒的郑老头因骤然惊变闭着眼睛捧着长矛朝身后胡乱挥舞,陈沐胳膊火绳绕了好几圈却怎么也塞不进鸟铳插火绳的龙头!

    一群乌合之众。

    身前人影绰绰,陈沐似乎又回到老瘸子行刑时的那种状态,头脑发空耳朵失灵,四周到处叫喊却又听不到一点声音。火绳插进龙头,扑至近前的贼人刚被邵廷达举盾撞飞出去,转眼又一身影舞刀飞扑而来。

    举铳、开枪,像在清远卫磨练了百次的标准动作如今已成为肌肉情急之下本能反应。

    铳口冒出黑火药不尽燃烧的浓烟,嚎叫戛然而止。

    他杀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